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市场时评

从“吉大人”到“桑大人”

访问量:[]
发布时间:2018-12-03 09:30 来源:
分享:
0


  34年前,我被招入江苏省高邮市工商局。
  工作半年后的一天,股长跟我说:“走,下乡查个案子去。”我应声准备找自行车钥匙。股长却说:“坐汽车去。局里刚买的车。”我愣住了,之前下乡都是骑自行车的。
  乡下的道路,朽同烂绳,车走过,黄尘弥漫。若是雨天,泥巴阻滞车轮,寸步难行。男同志用肩扛着自行车艰难跋涉,那简直是车在骑人。我呢,则会选择将自行车留在附近的老乡家中,自己徒步赶路,完成工作。这次是我第一次坐汽车去办案,觉得很惊喜。上了车,我忍不住摸摸这,碰碰那。
  其实这只是辆破旧的老式军用吉普车。军绿色的车身斑斑驳驳,顶蓬的帆布已经发白。车窗关不严,外面的黄尘想方设法“挤”进车内,灌得人满耳满鼻都是。但我们还是很喜爱这辆车,给它取了个名儿叫“吉大人”。
  司机老李对“吉大人”喜爱有加。平时没事的时候,他就用块油腻的抹布,不停地擦车,把车身擦得闪光。特别是车的大灯,雪亮得如同巨鲸的眼睛。可无论怎么爱惜,也抵抗不了“吉大人”的衰老。终于,“吉大人”寿终正寝,躺在了汽车修理厂的废旧仓库里,老李满眼不舍。
  后来,局里买了一辆二手的伏尔加。伏尔加耗油量大,且后备箱过小,不能装货。用了一年,领导给换了一辆长安客货两用车。我们出去查办案件,将查扣的违法物资搬入后面拖斗内,人迅捷钻入轿厢,就可以走了,方便了许多。
  有一年,我们接到举报说某村有一个生产毒粉丝的加工点,于是决定夜晚入村侦查。我和经检大队队长吴晓明坐着老李驾驶的长安执法车驶向村里,耀眼的车灯将黑夜撕开一个缺口。到了地方,我和吴晓明大步走入加工点,老李则拎着相机紧随在后。
  屋内有两台粉丝加工机器,地上堆了一些原料和加工好的粉丝,屋角堆着两袋碳酸氢铵。我们将涉嫌违法物资运至屋外。夜幕中,我看见一辆小货车疯狂地撞向我们的执法车,将车撞到田埂下。看到我们出来,小货车马上一溜烟儿跑了。回头再看执法车,已然变形。
  我们几个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车推上田埂,老李启动发动机,居然还能走!我们窝在车内,车在路上慢慢蜗行。一个小时后,我们找到一家夜间修理厂。老板说这辆车抗震性能差,不耐乡间小路的颠簸,能开到这里已属万幸。但是限于条件,那时我们只能将就着继续用那辆车。
  不久后,省里给我们基层局配发了几辆桑塔纳。那天,领导让我陪着老李去接车。只见白色的车身上印着“工商”两个蓝色大字,时尚又威严。老李一踩油门,车子启动,像一头海豚缓缓举鳍滑行,无声但是迅捷无比。
  此后,我们下乡办案,都坐着这几辆“桑大人”。在“桑大人”的脚下,原本凸凹不平的道路像抹了油似的光滑起来,在车轮下缎子似的延伸。
  有一次追踪传销团伙的头目,对方的小面包车专找障碍物多的坑洼路走。“桑大人”巧妙地左避右让,像只灵敏的猫在路上舞蹈。最后,两辆桑塔纳前后夹攻,小面包车动弹不了,只得束手就擒。传销头目还不服气地说:“是你们的车赢了我们的车。”
  后来,局里又配置了十座的依维柯,可以坐人,也可以载物,还可以跑宣传。
  执法车的演变,印证了市场监管事业的不断发展和进步,也成为我难忘的回忆。

□江苏省高邮市市场监管局 朱 玲

(责任编辑:)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工商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