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首页->维权

押金问题给共享行业敲响警钟

企业内抓管理外树形象+监管部门适时引导规范才是治本之策

访问量:[]
发布时间:2018-12-27 09:33 来源:
分享:
0

  共享行业大干快上之后留下一地鸡毛,押金问题就是其一。近日,共享单车ofo押金难退、共享电单车享骑押金难退、共享汽车TOGO途歌押金难退……共享行业频繁曝出“烂尾”事件引起社会关注。
  中国消费者协会日前发布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数据报告2018》显示,共享单车押金难退已成为今年消费者投诉的热点之一。
  一系列押金退还问题损害了消费者的利益,抹黑了数字经济等新业态。对此应该反思的不该只有运营者一方,社会管理和行政管理部门同样不容缺席。
  对于部分共享单车企业来说,海量用户历经退押金难后的“粉转黑”无疑是一种警示:企业现在或许经营困难,但创业者任何时候都应该有底线,都应该有契约精神。别忘了——现在为退押金抓耳挠腮的大量普通消费者,当初可都是你们的热心支持者。
  同时,在共享经济环境下,如何确保对新型市场业态的科学监管,如何形成科学高效的市场竞争机制,如何防控市场风险等,都有太多的思考空间。

“共享经济”模式经受考验
  从12月中旬开始,“ofo总部用户组团退押金”以及“ofo线上排号退押金”等语句陆续冲上了社交媒体的热搜榜单,引发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
  12月17日,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ofo共享单车)官方微博公布了退押金的新措施。上述措施称:将线上和线下登记合并在一起,按照用户申请顺序退还押金。据了解,目前线上排号人数已经突破千万,后续申请的数量还在持续增加。若以每位用户99元押金计算,待退押金至少有10亿元。ofo的办公地点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互联网金融中心。有目击者称,寒风中,可以看见排队退押金的队伍一直绵延到互联网金融中心大楼外的大街上。
  很快,距互联网金融中心20余公里的东四环西侧的嘉泰国际大厦,成了小黄车ofo“退款风波”之后的又一“风暴眼”。
  12月20日,共享汽车TOGO途歌的开发商北京途歌科技有限公司前台的2名工作人员面对着众多聚集在这里要求退押金的用户和途歌的供应商,显得独木难支。
  据了解,从12月18日开始,很多途歌用户来到北京总部,要求退还自己的1500元押金。登门要账的,不仅是用户,还有途歌的地勤、供应商、合作商等。一名途歌共享汽车的用户表示,最近半年从途歌App使用了共享汽车,交纳了1500元押金,此前曾退过2次押金,都很顺利,但11月11日申请退押金后,原定7个工作日的退款账期被延期了10多日,客服电话也无人接听。12月18日下午,途歌紧急发布了《关于TOGO途歌退押金提醒》。
  该提醒称,近期涉及TOGO途歌押金退还用户可以登录TOGO App申请押金提现,“途歌会遵循押金退还流程,对用户的使用车辆和相关的交通违规信息进行核实,在确认用户没有任何违约行为之后,会将押金如数退还给用户的。”然而,有多位用户表示,早已在途歌申请退押金并通过了审核,可过去两个多月了,押金依然没有到账。对于这个问题,途歌通过官方微博回应称“还需要时间”。
  在ofo和途歌出现退押金难的情况下,很多消费者开始担心共享单车行业的另一巨头,即摩拜单车也会重演这一幕。
  《2018电商行业消费数据报告》显示,共享行业部分企业频繁曝出挪用资金、企业倒闭、退款难等问题,共享行业的投诉量在2018年呈现上升趋势。
  经济学者、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盘和林表示,共享单车的“类金融”模式有利于企业的规模扩张,但其对企业自身经营构成的潜在风险不可小觑。比如说,如果企业出现意外资金缺口,或者爆发负面舆论时,就很可能出现挤兑的情况。同时,“押金盈利模式”对消费者和社会也会带来不小的风险。

退押金风波给行业敲响警钟
  让消费者遭遇退押金难,ofo并不是独一家。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很多共享单车用户经历了共享单车押金退不回来的遭遇。中消协调查发现,70家共享单车平台中有34家倒闭,而其中仅对酷骑单车的投诉就多达21万次,涉及金额10亿多元。
  针对共享单车押金问题,相关部门出台的《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指出,共享单车平台对向用户收取的押金应实行专款专用,接受交通、金融等主管部门监管。但实际情况是,仍有部分平台的押金未交由第三方机构监管,多数企业平台对此多含糊其辞,相关信息披露严重不足。
  《2018电商行业消费数据报告》显示,对于共享单车“退押金难”、共享汽车“多收费乱收费”及“大数据杀熟”问题,消费者投诉最多。报告在共享行业投诉中抽取了最具代表性的共享单车、共享汽车两类。其中共享单车投诉量占比最大,达67.5%;其次是共享汽车投诉量,占比为21.8%。
  国元证券的研究报告指出,目前共享单车的收入主要来自单车单次使用费用和押金所带来的金融收益。但由于共享单车的高损坏率,目前其发展主要还是依靠资本投入。一旦发展遇阻,资本停止烧钱,企业很容易出现触碰押金资金池红线的情况。在共享行业中表现突出的共享单车,包括悟空单车、3Vbike单车、卡拉单车、小鸣单车和酷骑单车等,早在2017年就出现运营、资金问题甚至跑路倒闭。
  共享汽车的入局者中,大玩家不仅有宝马、北汽、比亚迪等诸多汽车厂商,也有上汽集团旗下的环球车享EVCARD、首汽集团旗下的“Gofun出行”、海航旗下的小二租车,以及新兴的互联网巨头滴滴等。但目前,这些企业尚无一家宣称实现盈利。
  可以说,市场尚在培育期,退押金风波给行业敲响了警钟。

政府部门应适时引导规范
  事实上,当共享单车兴起并主推押金模式时,就有不少学者专家对用户的押金安全产生了担忧,并呼吁政府对其进行监管。监管部门在2017年年中也开始意识到这一行业存在的押金风险。2017年8月,交通部等十部委发布的《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以及北京、上海出台的试行指导意见等,均明确要求收取押金的企业开立用户押金、预付资金专用账户,由银行存管,并由金融监管部门加强账户监管,防控用户资金风险。
  可以说,监管部门基本上把准了行业发展的“病脉”,并且开出了“药方”。但从后来的情况看,这剂“药方”并没有发挥太大作用,无论是小鸣单车、酷骑单车,还是小蓝车,都在出现经营困境后,让大量消费者的押金打了水漂。
  解决押金难退问题,有效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确实需要包括政府部门在内的各方认真研究。比如政府管理部门应该提前做好研判工作,及时引导和规范市场行为。不可否认,在市场经济环境下,的确需要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鼓励企业通过竞争优胜劣汰。但当这一业态直接关乎消费者资金安全等社会公共利益时,作为政府监管部门就必须适时出手,对失灵的市场机制加以矫正。
  同时,在具体的监管层面,应当更加关注法规、制度的贯彻与落实。以共享单车为例,就有不少人感到疑惑:上述指导意见中有关押金监管的规定是否沦为了一纸空文?目前,除摩拜、哈罗单车基本实现免押金运营外,在共享汽车等其他共享经济领域,仍普遍运用押金模式。那么,这些领域的用户押金是否处于绝对安全状态?能否真正实现“即租即押、即还即退”?从一些新闻报道看,情况未必乐观。
  当然,新的经济业态会产生新的管理难题。比如网约车行业,就涉及交通、公安、工信等部门;共享单车行业因为有押金存在,对其监管还涉及金融部门;共享住宿行业涉及公安、消防、卫生管理部门等。那么,究竟由谁来牵头对涉及消费者权益的问题进行监管,所谓齐抓共管,最终会不会变为“九龙治水”——谁都不管?
  进一步探究,如果说在传统经济领域,以往我国监管部门可以向发达国家借鉴这样或那样的先进管理经验,那么在互联网经济领域,我国已是全球网民最多、互联网经济发展速度最快的国家之一,可供我国政府管理部门借鉴和学习的现成样本很少,这显然对我国的政府管理提出了非常现实的考验。
  总之,面对形形色色的共享经济模式,乃至以后还将不断出现的新的互联网经济业态,作为政府管理部门,还是要及早研判。如果其中牵涉公共利益,事关公众资金安全,那么监管部门还是应当适时出手给予引导和规范,尤其在“把准脉”开出“药方”后,还要及时督促经营者“按方服药”,从而收到促进行业健康发展之功效。
  作为新生事物,共享单车和共享汽车等确实给消费者的生活带来了很多便利。但众多共享单车企业的接连倒闭、共享行业押金难退等现象,确实也暴露出这一新兴领域内的很多问题。幸运的是,这一阶段,共享单车和共享汽车并没有受到大多数用户的排斥。这一点,从企业发布的市场需求调查数据和用户数据中就可以得到证明。只要共享行业痛定思痛,真正从保护消费者权益的高度出发,持续地对内严抓管理、对外诚恳待人,再加上监管部门适时引导与规范,还是能够促使这一行业健康有序发展的。□卓 木

(责任编辑:系统管理员)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市场监管报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