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市场时评

客观看待 理性分析 依法应对

——浅谈让职业索赔负能量降到最低限度(下)

访问量:[]
发布时间:2019-03-07 11:15 来源:
分享:
0


  笔者认为,政府各职能部门(包括司法部门)以打击假冒伪劣产品作为主要职能,这才是真正的职业打假人。现在讨论的职业索偿人其实属于职业线人范畴,因其有一部分公益成分,社会公众才称呼他们为职业打假人。然而,他们如果一味以死缠烂打的方式投诉举报、滥用行政资源从而获取利益,那最终受害的还是社会公众。笔者希望以下三点能够得到重视:
  陈明利弊,引导公众正确看待。现阶段职业索偿人从成本角度核算,把寻找经营者瑕疵与政府部门工作纰漏作为牟利首选目标。因此,政府各职能部门(包括司法部门)从依法行政、保护经营者合法权益的角度出发,适时出台了一些遏制该类行为的政策。但由于投诉举报内容不可任意公布,社会公众也无法看到实质,造成隔阂,让一些人产生了“政府不鼓励打假”的错觉。而事实上,如果任由该现象蔓延而不加遏制,反而是依法履职的缺位。笔者建议,各地各部门举办一些政府部门开放日之类活动,邀请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法学代表从政策研究的角度调研,分析现阶段职业索偿现象利与弊,引导公众正确看待。
  对适用惩罚性赔偿条款作合理阐述。《食品安全法》第一百四十八条规定:“消费者因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受到损害的,可以向经营者要求赔偿损失,也可以向生产者要求赔偿损失。”笔者认为,损失不是指支付商品的货款,而是指人身受到伤害后产生的损失,不能因目测看到过期或有杂质,就要求惩罚性赔偿。这也是职业索偿人故意损害食品或者调包过期食品借机索偿的原始动机。因此,立法机关应对此进行释义,让惩罚性赔偿条款不再只是解决一些表象问题。《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五十五条规定:“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笔者认为,惩罚性赔偿指的是消费者因认知不足受骗后获得的额外赔偿,而非部分社会公众所理解的只要经营者有任何失误,消费者就可以获得惩罚性赔偿。职业索偿人更是“揣着明白装糊涂”,频频以“演员”身份扮“无辜”,不符合条件也要制造条件,以期获得高额赔偿。近阶段,法院系统已有司法指导与判例见于报端,笔者认为,这是司法机关正面引导“何为欺诈赔偿”的开始。希望立法机关也能尽快对此进行释义,让社会公众能正确行使惩罚性赔偿条款所赋予的权利。
  对高额处罚条款作统一指导。行政处罚权是立法机关赋予行政部门的监管武器,《广告法》《食品安全法》的高额处罚相当于“重武器”,在日常监管中,更多的还是需要“轻武器”,否则就会误伤无辜。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只能使用《行政处罚法》第二十七条“搭桥过河”,来做减免处理。如果各地频繁使用该条款,说明立法机关在“过罚相当”的尺度上存在一定争议。笔者认为,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杭州最好吃的瓜子”行政诉讼案作出的判决,是类似案件中影响力最大的一件,其结果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了司法部门的观点。虽说我国不是判例法国家,但其指导意义显而易见。
  职业索偿现象有其存在的现实土壤,不可能消失,但如果法律能过罚相当、切合实际地对违法行为进行分类处置,就会让大量无效投诉举报自动减少,而让存留下来的职业索偿人在获得“私利”的同时带来“公益”,让其提供的线索更有价值。这样,既可节约行政资源、精准查处违法行为,又可引导社会公众正确行使投诉举报权利,形成良好的携手共治环境。曾经,彭宇案的不恰当处置,引发了社会公众对法官及法律的片面理解,不希望再出现一个职业索偿事件,让社会公众误以为打假主角发生错位,否则那将是法治社会的又一个遗憾。

□张 立

(责任编辑:)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市场监管报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