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首页->信用建设

失信企业处处受限

——来自山东省济南市市场监管系统的信用约束故事

访问量:[]
发布时间:2019-05-21 10:21 来源:
分享:
0

济南市高新区市场监管局工作人员指导企业公示即时信息。□张鑫/摄


  

严重违法失信企业的无奈
  2018年12月11日8时许,济南市历城区市场监管局山大路市场监管所工作人员王建军正在做上班前的准备工作,一个背着双肩包的年轻人快步走进办公室:“你好,我要办理业务。”
  王建军问:“这么早就过来了,你要办什么紧急业务吗?”
  “要说紧急倒也谈不上,但是对于我们公司而言是一件大事。我是济南一家园林工程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我们公司前段时间与其他公司洽谈业务,签订合同时,对方发现我们公司被列入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拒绝签订合同。一个大单就这样失去了。老板多方打听,说是公司一旦被列入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得5年以后才能移出。公司哪能等得起啊!还好,老板昨天从网上看到省市场监管局发布的《山东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关于建立严重违法失信企业信用修复制度的实施意见》,赶紧通知我过来了解一下。我们需要准备什么材料才能修复公司的信用呀?”年轻人说。
  “省局确实印发了这个意见,但是企业必须满足条件才可申请移出。我先查一下你们公司是否满足条件。”王建军登录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输入公司名称查询,发现该公司由于未申报2014年度年报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届满3年未申请移出,于2018年7月27日被原省工商局列入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在此期间,该公司并未补报年报。
  “意见明确说明了被列入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的企业,因未在规定期限内公示年报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在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之日起3年内已补报并公示相关企业信息,未申请移出经营异常名录且没有其他‘黑名单’记录的,可申请移出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你们公司在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3年内并未补报年报,不符合移出条件。”王建军遗憾地说。
  “怎么会这样?还以为出了这个信用修复制度我们就能提前移出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了,难道真的得等5年吗?我们老板马上就过来,你一定得替我们想想办法呀!”年轻人正说着,一名中年男士推门进来。年轻人连忙介绍道:“这是我们公司法定代表人王总。”
  “我们公司能移出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吗?”王总刚进来就急切地问。
  “王先生,您的公司不符合移出条件,具体原因我刚才已经给这名年轻人解释过了。”王建军说。
  “有没有其他办法?”王总问王建军。
  “确实没有别的办法,这都是企业失信导致的后果!”王建军无奈地说。
  王总心情沉重地离开了。对于公司未来的发展,他一筹莫展,有谁愿意同一家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合作呢?

失信痕迹伴随企业终生
  “您好,我们想移出经营异常名录,最快需要多长时间?现在行吗?”2018年7月16日一大早,济南市高新区市场监管局干部王宝元刚来到办公室,在门口等候的某门窗工程有限公司的江先生就急着咨询。
  “您的公司是由于‘公示信息隐瞒真实情况、弄虚作假’,去年11月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的。”王宝元登录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到该公司的信息。
  “我们公司会计申报年报的时候填错了注册资本实缴时间,导致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现在有一个项目招标,招标方要求投标公司不能在经营异常名录和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里。您帮帮忙吧!”江先生语气很恳切。
  “企业年报可不能大意,一个小数点错了也不行啊!”王宝元边说边递给江先生一份年报宣传材料。
  “您看这样行吗?”几个小时后,江先生拿着移出经营异常名录申请材料又来找王宝元。
  “材料可以了,我们帮您申请加急办理。您关注一下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很快就能看到移出信息了……”王宝元话还没说完,江先生就急匆匆走了。
  7月20日,江先生再次找到王宝元:“我已经申请移出经营异常名录了,系统里怎么还有信息显示呢?是不是你们没有操作成功啊?”
  “我帮您查查。”王宝元登录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看,“没问题啊。您看这里显示的移出时间是7月17日,算是‘绿色通道’的速度了!”
  “这个列入、移出记录怎么还有呢?招标单位可是政府部门,对企业信用审查很严格,看到我们曾经因‘公示信息隐瞒真实情况、弄虚作假’被列入过经营异常名录,说我们不符合投标条件。”江先生显得十分焦急,“既然我们已经申请移出了,就把这条记录删掉吧。有这样的异常信息,对我们以后会有影响的。”
  “只要企业存续,这个记录就要伴随终生,是无法消除的。我们一般会在企业办理经营异常名录移出手续时提醒的,但那天您走得太急了……”王宝元说。
  一听这种情况,江先生急了:“我以为申请移出就能消除记录,没想到还伴随企业终生!我要仔细查查档案,看看问题是出在我们身上还是你们身上。不行我就申请行政复议。我干了这么多年企业了,年报公示啥的就没出过错!”
  “我理解您的心情。我可以帮您找出委托专业机构出具的审计报告和监管原始档案再核对一下。”面对情绪激动的江先生,王宝元很有耐心,“您看,公司章程里写的实缴出资时间是2035年,而企业年报上写的是2015年,很明显不一致!”
  “只是一个小失误,你们也太较真了,小题大做。”江先生还很纠结。
  “企业年报面向社会公示,必须对信息的真实性负责,这直接体现企业诚信度啊!”王宝元语重心长地解释,“您觉得是差几年的小事儿,但会不会因为这几年影响别人对您企业的评价就难说了。”
  随后,王宝元认真给江先生讲解企业信用方面需要注意的事项,江先生的情绪慢慢平复了。

法院冻结期变更股权也是失信
  2018年11月22日,济南市历下区市场监管局行政审批大厅像往常一样忙碌。10时左右,行政审批大厅迎来一名特殊的办事群众。
  “我们公司增资是合法合规的,你们如果把股权比例恢复到以前,就是违法。”历下区某经贸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张先生向20号窗口工作人员吼道。
  听到吵闹声,行政审批大厅服务中心主任陆芳和工作人员张继匀赶到20号窗口。
  看到焦急的张先生,陆芳连忙安抚道:“先生,您好,请问您遇到什么问题了?”
  “我是××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姓张。我们公司之前依法办理了增资注册手续,谁知刚接到你们的告知函,说是要将公司的股权比例恢复至2016年5月18日法院冻结初期的状态。我们公司原注册资本220万元,增资后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增加的注册资本都是货币投资,增资后,公司的经济实力明显增强。虽然我们是在法院冻结拍卖期间作的股权变更,原股东在公司股权比例有所变化,但是股权的实际价值不仅没有减少,反而有所增加。”张先生着急地说。
  张继匀听了张先生的描述,心里明白了,原来这名先生就是她最近正在寻找的法院执行案件的被执行人。
  “张先生,您好,之前我们给贵公司发了告知函,既然您今天来了,正好跟您沟通一下案件处理情况。我们已跟法院对接,了解到您向法院提出执行异议,法院表示有结果后再作相应处理。我们是协助法院执行,具体情况您可以再跟法院沟通。”张继匀耐心地解释。
  听完张继匀的解释,张先生的神情稍微缓和了一些,说:“我们公司增资变更已经一年多,新股东对公司有了大量投入。这些投入已经融进公司经营活动中,根本无法分离。请你们一定帮帮忙。”
  “我们很理解您的心情,相信法院会依法办事,最终给您一个公平公正的答复。我们也将继续跟法院沟通,如果有最新消息,会第一时间通知您,也希望您积极配合。”张继匀微笑地说。
  听完工作人员的解释,张先生离开了。
  经过商议,并与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沟通,行政审批大厅将这家经贸有限公司的股权比例恢复至法院冻结初期的状态,之后进行了股权变更,将被执行人原股权过户至申请执行人名下。
  2018年12月29日,张先生和执行人来到行政审批大厅领取营业执照。张先生对张继匀说:“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通过这次的事情,我们也深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不应该在法院冻结期间未经法院准许,擅自将持有的股份进行变更,这样不仅违法,也是一种失信行为。以后我们再也不做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了。”

撤销登记难“撤销”
  2018年12月14日,济南××天然矿泉水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张先生和委托人戴女士到济南南部山区管委会市场监管局审批办,咨询办理公司撤销变更登记的事宜。
  这家公司2015年8月变更了股东和法定代表人,但是原来的一名股东彭先生因签字问题起诉该公司。法院判决2015年的变更无效,因此二人拿着法院的判决书到登记机关申请撤销变更登记。
  审批办工作人员蔡晓蕾帮助张先生完善撤销登记所需材料后,在办理撤销登记手续的时候却出现了新的问题。在撤销登记时,需要将法定代表人信息撤销至2015年8月之前,也就是张先生担任法定代表人的时候,但是,工作人员录入信息的时候,发现张先生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信息被锁定,撤销程序就这样被“卡”在半路上。
  蔡晓蕾向张先生说明了这个情况。张先生也着急了,说:“起诉公司的股东多次催促我们赶紧撤销变更登记,法院判决也有,怎么我自己的事情还影响到公司的撤销登记呢?”
  蔡晓蕾解释道:“国家38个部门签署了《失信企业协同监管和联合惩戒合作备忘录》,对失信被执行人有任职资格限制。现在各个部门都对失信被执行人有所约束,不光是不能当法定代表人,还会限制坐飞机、高铁以及高消费等。”
  张先生又问:“虽然我出现了这个情况,但是有法院的撤销变更登记判决书,并且是撤销到原来的状态,我可以联系原来的股东,撤销完毕之后再变更法定代表人,主要是起诉的股东要求我尽快把法院判决执行完毕。”
  蔡晓蕾说:“您别着急,您这个情况比较特殊。关于任职资格的锁定是上级设定的,我们尽快请示上级局,看看您的这个问题如何处理。”
  随后,南部山区市场监管局专门就此事向济南市局报送请示,又通过市局向山东省市场监管局汇报。山东省市场监管局企业处、信用监管处,济南市局企业注册局,南部山区市场监管局审批办的相关人员一起专门研究,对这起涉及失信被执行人、法院裁决的特殊案例进行了沟通协调,最后决定,在本着方便企业又不违反《失信企业协同监管和联合惩戒合作备忘录》的前提下,为企业开放特殊后台进行撤销和变更登记,保证企业完成撤销登记的同时变更法定代表人。
  目前,该企业的有关业务已办理完毕。张先生得知整个过程后也十分感慨:“没想到我一家企业的变更登记需要这么多级的联动处置,让登记机关也犯了愁,真是‘一处失信,处处受限’。现在我被这么多部门限制,对我是一个警醒。下一步,我会积极和法院方面进行协调,尽快从这个失信名单中移出来。”

失信企业迁移难落户
  2018年8月29日9时,山东××包装有限公司的隗先生来到济南市商河县市场监管局玉皇庙市场监管所。工作人员唐寅忙站起来接待:“请问您办理什么业务?”
  隗先生说:“我是山东××包装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今年年初,我的公司从开发区搬到玉皇庙镇,昨天我去税务部门办理迁移手续时,被告知企业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您能帮我看一下是怎么回事吗?”
  经查,山东××包装有限公司于2017年9月12日因为通过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被济南市高新区市场监管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这个情况您知道吗?”唐寅问。
  “去年由于环保督查力度加大、生产成本增加等原因,我们公司决定寻找新的厂址,9月份之前就关掉了在高新区的厂子,直到去年年底才决定搬到商河,因此我不了解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的事情。”隗先生解释说,“您快帮我看看怎么能从经营异常名录中移出来吧,我们等着办齐落户手续跟客户签合同呢。”
  唐寅说:“我们要去您的新公司住所实地核查。”
  “现在去可以吗?”隗先生问。
  “可以。”唐寅回答说。
  唐寅跟随隗先生来到该公司位于玉皇庙镇民营产业园内的新住所,填写了实地核查记录并对办公和生产环境拍照取证。
  隗先生问:“现在可以提交移出申请了吗?”
  唐寅解释说:“您的公司是被高新区市场监管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的,跨区域移出经营异常名录需要到县局办理。”
  当天15时许,唐寅接到隗先生的电话:“都办好了,多亏你的优质服务,没有耽误我们跟客户签合同。太感谢了!”

信用不良影响孩子入学
  2018年7月16日早上,一名男子带着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来到济南市槐荫区市场监管局兴福市场监管所服务大厅,进门就说:“孩子上学报名审核通不过,我现在该怎么办啊?”
  “您先别着急,慢慢说。”工作人员郭长安接待了他。
  “我姓陈,是甘肃人。2015年我在槐荫区绿地中央广场开了一家面馆。我的小孩9月份要入学,符合外来经商人口在当地经营满一年的条件。我给孩子去学校报名,可是学校工作人员说我的营业执照被标记为经营异常状态,审核通不过。我现在怎么办啊?如果错过时间,要等明年才有名额了。”陈先生说。
  “您不要着急,我先查一下你是由于什么原因被标记为经营异常状态的。”郭长安登录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看,发现该个体工商户2015年11月6日设立登记,2015年度、2016年度、2017年度共计3次因为未报送年报被标记为经营异常状态。
  “陈先生,您连续3年没有报送年报。”郭长安说。
  “年报?什么是年报?我不懂啊。”陈先生焦急地问。
  “商事制度改革以后,取消营业执照年检,改为报送年报。请看你的营业执照正本下角,上面有年报的网址和要求年报的时间。”郭长安耐心地解释。
  “我好像接过这方面的短信通知,但是没有在意,时间久了就忘记了。”陈先生十分后悔。
  郭长安解释道:“根据《个体工商户年度报告暂行办法》的规定,个体工商户应当于每年1月1日至6月30日通过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报送上一年度的年报,或者到经营场所所在地的市场监管部门报送上一年度的年报,逾期不报将被标记为经营异常状态,在很多方面受到限制,您目前就是这个状态。您现在应该先补报2015年度、2016年度和2017年度年报,然后向辖区市场监管所提交申请。市场监管所工作人员核实后会将您恢复为正常经营状态。”
  “现在很多地方为方便外来人口,出台了外来人口子女就近入学的政策,只要在当地有营业执照,就可以申请上学,槐荫区就是这样规定的。一些家长备好了各种手续排队给孩子报名,却被告知审核没有通过,多数原因是因为未报送年报,被标记为经营异常状态,造成信用不良,教育部门自然不会审核通过了。这个教训十分深刻啊!”郭长安说。
  “是的,以前我不知道年报的重要性,今后一定按时报送年报。”陈先生满意地离开了。

□策划 王国明 商海春 胡艺萌
  撰稿 商海春 胡艺萌 赵丽娜 张 鑫 张祥敏 蔡晓蕾 唐 寅 王秀芳 张绍雪
本版由山东省济南市市场监管局组稿

(责任编辑:系统管理员)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市场监管报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