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首页->准入

“解”开更好看的“视”界

——信源编码标准故事(三)

访问量:[]
发布时间:2020-09-15 09:17 来源:
分享:
0


  

再拓展:走出国门竞争世界标准舞台
  在AVS的发展过程中,与国际同行标准的竞争一直是绕不开的话题。在打破国外标准的专利壁垒之后,AVS主动出击,开启了自己的“走出去”之路,也实现了从标准输出到产业输出的关键转变。
  2010年10月6日,国庆长假还未结束,黄铁军就搭上了飞往广州的航班。
  黄铁军此行,是为了参加10月7日开始举行的第94次MPEG国际会议和第53次JPEG国际会议。MPEG是ISO/IEC运动图像专家组的缩写,其任务是制定面向数字电视和网络视频等领域音频与视频的技术标准。JPEG则是联合图像专家组的缩写,其任务是建立静态数字图像的压缩国际标准。这两方面内容,正是AVS进军国际标准的主攻方向。
  作为我国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音视频标准体系,AVS从2002年6月21日诞生起,就担负着一项神圣的使命:在国民经济第一大产业的数字音视频领域,发出中国人自己的声音,毕竟正是由于DVD产业发展的沉痛教训和MP3、MP4标准的话语权不强,我国相关音视频产业的发展才步履维艰。
  在2006年2月成为国家标准之后,AVS迎来了冲击国际标准的机会。
  2006年4月4日,国际电信联盟(ITU)启动IPTV(交互式网络电视)的标准化制定工作,并成立了网络电视重点小组,以协调和推动全球IPTV标准的起草和制定。得到这一消息后,黄铁军的工作更加忙碌了。因为他知道,音视频编解码标准是IPTV技术标准中竞争最为激烈也是最重要的标准之一。
  AVS高清解码芯片、编码器、机顶盒等关键产品的开发生产已经掀起热潮;基于AVS的IPTV、数字电视、手机电视等应用系统或将进入试验阶段。
  黄铁军也清醒地认识到,与国际竞争对手相比,AVS标准在产业化进程上的差距清晰可见,而国际化是产业化的加速器,AVS要与国际上的标准竞争,就必须走上国际化道路。因此,促进产业发展和进军国际领域成为摆在AVS面前亟须解决的问题。
  为了在世界标准竞争中抢占有利位置,AVS工作组决定兵分两路,成立FG-IPTV特别工作小组和MPEG-C提案工作小组两个特别工作小组,一方面参与ITU的IPTV标准制定,使AVS进入ITU的IPTV标准;另一方面参与ISO和IEC,共同推动出台新一代视频标准MPEG-C。
  2007年5月7日至11日,国际电信联盟IPTV FG第四次会议在斯洛文尼亚召开,明确AVS视频编码标准成为与MPEG-2、H.264、VC-1并列的可供IPTV选择的标准之一。
  2009年7月,凭借性能先进、价格合理的优势,AVS正式成为新一代音视频国际标准,AVS和ITU-T H.264(MPEG-4 AVC)、SMPTE VC-1共同成为三个视频编码国际标准!“AVS成为国际标准,一方面充分说明了AVS本身的发展已经得到全世界的广泛认可,中国的标准已经具备和世界其他音视频标准共同竞争的实力,必将进一步促进AVS在国内相关行业的应用。”黄铁军说,“另一方面,也表明我们当初坚持开放做标准的思路是正确的。中国标准应该是开放的,这为大规模产业化提供了很好的条件。”
  事实上,从标准制定之初,AVS就一直关注标准的产业化问题。为此,2005年5月25日,AVS产业联盟在北京宣布成立,目的就是为了加速AVS的产业化进程。更重要的是,AVS已经形成从上游芯片到终端接收设备的完整产业链,为我国构建“技术→专利→标准→芯片与软件→整机与系统制造→数字媒体运营与文化产业”的产业链条提供了难得的发展机遇。
  “工作组制定标准,产业联盟做市场工作,合力推动标准产业化。但产业化和标准制定不能脱节,必须相互协调起来,市场意见必须及时反馈给工作组。如果这块工作做不好,反而会耽误产业化进程。”AVS产业联盟行业主管汪邦虎说。
  2013年3月18日,中古哈瓦那数字电视示范区建设竣工仪式在古巴首都哈瓦那举行,采用中国AVS标准的数字电视正式落户古巴,哈瓦那数字电视示范区覆盖200万人口,下一步还将推进数字电视在古巴的全覆盖。此前,中国AVS标准已经在柬埔寨、老挝、缅甸等国落地,斯里兰卡、吉尔吉斯斯坦等国家也都在使用中国的地面数字电视标准,这代表中国的数字音视频编解码技术标准(AVS)正逐步走向海外市场,AVS正成为中国标准走向海外市场的一个典型象征和重要抓手。
  “中国的科技企业和科研工作者一定要积极参与国际会议及国际标准的制定。只有这样,中国的产品才能更好地融入海外市场。”上海大学通信与信息学院王国中教授从2002年起参与AVS标准研发。他认为,伴随着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春风,AVS这样的中国自主标准将迎来更好的前景,未来,他们将进一步把AVS标准推向全球。
  有了AVS标准的经验,AVS2的国际标准冲击之路就显得顺利得多。在AVS2制定过程中,工作组一方面密切关注国际同类标准的制定情况,并进行技术“比武”;另一方面也与国际标准组织保持密切联系,一些国际标准组织的专家和负责人经常来工作组交流访问,对AVS2的技术称赞有加。
  在相继成为行业标准、国家标准之后,AVS2同时提交了IEEE(美国电气电子工程师协会)国际标准(标准编号为IEEE 1857.4)申请,由于前期沟通顺畅,标准很快就获批发布。而为了更好地将AVS2翻译成英文,黄铁军还专门联系了知名的语言学者大山,邀请他进行标准翻译工作。
  “除了很好地解决了AVS英文版本的问题,IEEE 1857系列标准的颁布,在打破国际音视频标准对我国的垄断制约的同时,还加强了我国自主知识产权AVS标准的国际竞争力,标志着我国科学家在音视频编码技术领域已经具有引领性的组织能力和国际影响力,是我国高新技术领域实施创新战略的一个重要里程碑。”黄铁军说。
  (摘自中国标准出版社出版的《中关村标准故事2》作者:徐建华)

(责任编辑:)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市场监管报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