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中国工商报

“全南大”向“全南大曲”索赔200万元——法院判决:全南大曲胜诉

访问量:[1]
发布时间:2015-01-21 02:22
分享:
0
    本报讯 5月2日,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就一起历时3年的商标权诉讼案作出判决:全南大曲与全南大商标不构成相同或近似,不会使相关公众产生误认和混淆,驳回彭福荣、刘长娣的全部诉讼请求。

    2005年4月14日,案外人赣州市托福酒业有限公司申请的全南大商标被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核准注册,核定使用商品第33类,包括米酒、黄酒、烧酒、白兰地等。2006年5月7日,彭福荣、刘长娣通过转让取得该注册商标专用权。

    2010年12月底,彭福荣、刘长娣认为江西省全南县酒厂(简称全南酒厂)未经其许可,在生产、销售的全南大曲酒的商标、包装上,突出使用“全南大”字样,“全南大”的字体、排列方式与注册商标全南大也相同,侵犯了其注册商标专用权。二人向江西省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全南酒厂立即停止生产、销售全南大曲酒,赔偿其经济损失200万元。

    全南酒厂的注册商标为福满堂。酒厂始建于1957年,一直生产全南大曲酒。被告代理人在法庭上称,“全南”是地名,“大曲”是酒类商品的通用名称。根据《商标法》规定,全南大曲不能注册为商标,全南大曲并非任何人的商标。“全南大”是毫无意义的3个字的组合,与“全南大曲”所表达的意思完全不同。全南酒厂生产的福满堂牌全南大曲酒在江西省有一定的影响力,酒厂主观上没有侵害全南大注册商标的恶意,客观上也未使用全南大注册商标。被告代理人表示,彭福荣、刘长娣的行为损害了全南酒厂的在先权利,法院应驳回其诉讼请求。

    赣州市中院审理认为,1991年以来全南酒厂一直使用全南大曲、全南大粬、全南大麯商品名称、商品包装或标签,福满堂牌全南大曲酒被评为赣州市重点保护产品并获得不少荣誉。彭福荣、刘长娣受让全南大注册商标后未使用该商标,亦未对该注册商标进行广告宣传。比对全南大商标和全南大曲商品名称、商品包装或标签,全南大注册商标为文字商标,除彭福荣、刘长娣认为该注册商标具有全南区域很大的含义外,并无其他特定的含义和显著性;全南酒厂生产的全南大曲,包括了全南县名和全南酒厂生产的大曲酒两层含义,体现了地名“全南”和商品属性“大曲”的组合,且“大曲”为酒类商品的通用名称。因此,福满堂牌全南大曲商品名称、商品包装或标签与全南大注册商标不存在含义和概念上的混淆,不会使相关消费者或相关公众认为两者存在某种联系导致误认误购。据此,赣州市中院判定,全南酒厂在其商品上使用全南大曲商品名称、商品包装或标签并进行广告宣传的行为,属于在先和正当使用行为,不构成对彭福荣、刘长娣全南大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犯。2012年12月底,法院依法判决,驳回彭福荣、刘长娣的诉讼请求。

    此后,彭福荣、刘长娣上诉至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江西省高院认为,我国习惯以地名加酒曲类对酒命名,本案全南大曲的名称中包含该酒的产地全南县及曲类“大曲”,多年以来已为广大消费者接受。全南酒厂的全南大曲名称延续使用至今,在江西省区域范围内具有相当的知名度,应认定全南酒厂对全南大曲名称享有在先权。彭福荣、刘长娣的全南大商标不具有任何知名度,根据相关消费者对白酒命名的认知习惯,不会将全南大曲理解为“区域很大”或系全南大商标加“曲”的组合,应当认定全南大曲与全南大商标不构成相同或近似,不会使相关公众产生误认和混淆。江西省高院于今年5月2日宣告驳回彭福荣、刘长娣的上诉,维持原判。□邹征优 温雪岩

(责任编辑:)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工商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