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工商文化->工商史料

辉煌的历程 不朽的丰碑

——华北解放区工商管理工作追述

访问量:[]
发布时间:2015-08-12 13:44
分享:
0

华北解放区东临渤海,西接黄河,南以陇海路为界,北与绥、察、热、辽相接,是历史上兵家必争之战略要地,也是中国人民解放战争取得全面胜利的指挥中心。1948年,随着战争形势的顺利发展,中共中央逐步统一华北解放区政权和财政经济工作,1948年9月成立了华北人民政府,设立了工商部等19个政府工作机构。在存续的13个月里,紧紧围绕中共中央的决策部署,掌握重要战略物资,为解放战争提供物资保障,发展生产和繁荣经济,保护和发展工商业,加强市场管理,保障供销,平抑物价,为解放战争的胜利和新中国的经济建设和发展作出了重要的历史贡献。

一、华北解放区工商管理始终贯穿支援战争和繁荣经济的主线

华北人民政府工商部是由晋察冀边区委员会与晋冀鲁豫边区政府的工商管理机构发展而来。

(一)工商部成立前的工商管理机构

1946年5月,晋察冀边区委员会作出《各级政府均改设农林工商部门的决定》,取消工矿管理局,改设工商处,掌握工厂、矿山及贸易行政工作。边委主任宋劭文兼任处长,姚依林、江泽民任副处长。各级工商管理部门的职能较前有了明显区别,工商处(厅)不再是政府实业部门领导下侧重工商经销业务的部门,而是政府机关的组成部分,直接对边委负责,其职权范围以工商管理为主。具体职责是:组织工矿资源,工业地质调查,提出工矿业建设计划,扶植指导公私工矿企业,审批资金在亿元以上的公私新建工矿企业,管理扶植手工业作坊,管理商标注册,开展对市场、出人口贸易、商业情况的调查研究,决定调剂供给、平衡物价、扶植公私商业及合作社发展之施策,管理工商企业登记,管理度量衡,培养工商业干部,指导商会,领导集市管理委员会。1947年1月,撤销边委工商处和行署工商厅,建立边委财经办事处和行署(省)财经办事处,统一管理财政、会计,工商、金融、贸易工作。专署和县仍设工商科。11月13日,恢复原工商管理机构名称,边委工商处和所辖两个行署(北岳、冀中)的工商厅,撤销不到一年又恢复建立。11月18日,察哈尔省和冀晋行署合并建立北岳区行政公署,设立工商厅,厅长贾一波,副厅长刘毅、杨泽生。①

1946年6月,晋冀鲁豫边区政府重新设立各级工商管理机构,边区设工商管理总局,内设秘书长、工商行政科、税务科、研究科、总务科,8月任命范若一为局长、郭今吾为副局长。行署设工商管理区局,重要城镇设分局或市局,联合县设县局,边缘县设事务所。各级工商管理部门受同级政府和本系统的双重领导。10月,晋冀鲁豫边区工商管理总局与贸易总公司合并为边区贸易管理总局,迁驻武安阳邑镇,局长刘岱峰;行署以下工商管理机构仍沿前制,直到华北人民政府成立。1947年12月,边区贸易管理总局改为边区贸易厅,迁驻武安固镇,厅长林海云,副厅长郭今吾。②

1948年,随着解放战争的胜利发展,华北各解放区连成一片。适应形势发展的需要,6月12日晋察冀边区委员会与晋冀鲁豫边区政府搬迁至平山合署办公,成立晋冀鲁豫、晋察冀联合行政委员会。内设工商厅,厅长姚依林,副厅长林海云。林海云兼华北贸易总公司总经理,华北贸易总公司副总经理为王文波、郭今吾、梁耀。下设内贸部,部长为赵重德;进出口部,郭今吾兼任部长。③

1948年8月6日,中共中央批转了《华北金融贸易会议的综合报告》。报告制定了物价、对外贸易、内地贸易、私营工商业的工作方针和各项具体政策。

1948年5月17日,华北解放区工商业会议在石家庄召开。会议根据发展生产、繁荣经济、公私兼顾、劳资两利的指导方针,出台了实行中共中央保护与发展工商业政策的各项具体办法,并检查过去工作中的缺点,使原晋冀鲁豫及原晋察冀两解放区的工商业获得在统一政策与具体办法下迅速发展的基础。会议前后历时42天,出席代表共320人,政府、工会、公营企业的行政人员及职工、合作社和私营工商业资方和劳方都派有代表出席,其中私营工商业资方代表36人、劳方代表31人。会议由华北中央局指派晋冀鲁豫边区政府主席杨秀峰及晋察冀财办副主任姚依林主持,朱德、董必武、罗迈、滕代远等先后到会指导。会议最后由中共中央华北局薄一波同志作总结。会议在毛主席和中共中央正确保护工商业政策昭示下获得极大成功。会议讨论了工商业政策中的公营私营工商业关系、劳资关系、工商业负担、工商行政工作及纠正土地改革中某些侵犯工商业的偏向等问题。会议专门讨论了公营企业中的经营管理、工资制度及工人福利问题。在这些问题上,会议都规定了正确的方针与具体的实施办法。④

(二)工商部成立后的工商管理机构

1948年8月18日华北人民政府成立,姚依林为工商部长、林海云为副部长兼华北贸易总公司总经理。工商部下设秘书室、研究室、进出口商品办公室和行政科。秘书室的主任为周彬,副主任为刘文治。研究室的主任为马立克,副主任为陈涛。进出口商品办公室的主任为朱剑白,副主任为罗抱一。工商部是华北人民政府管理全区工商系统及经贸市场的行政职能机关。工商部成立是在平山的西庄,后搬迁至石家庄附近的南铜冶,华北贸易总公司搬迁至北铜冶。工商部负责全区民营工商矿业、市场、物价、外贸的计划、管理及奖进事宜。

华北人民政府成立初期管辖北岳、冀中、冀鲁豫、冀南、太岳、太行和晋中七个行署及石家庄、阳泉两市。1949年8月建省以后管辖河北、山西、察哈尔、绥远、平原五个省和北平、天津两市。按照华北人民政府关于统一规定各行署市府名称、组织机构并任命正副主任及市长的通令。各个行署设立工商处。冀南区行署:于1948年10月将工商局与贸易公司合属办公,建立行署工商处,1l月25日又将税务从工商处分出,单独建局。处内设秘书室、工商行政科、调查研究科。各专署设工商科;邯郸市、临清市设工商局,局内设行政科、调查研究科、生产指导科;县设工商科;5000人以上的23个城镇设工商事务所;镇公所配备工商委员,兼任集市委员会主任。冀中区行署:于1948年12月4日决定工商、税务分开办公,成立冀中行署工商处,12月13日任命行署副主任戴冀农兼任工商处长,张正亭任副处长,处内设办公室、金贸科、工业科、行政科。金贸科管理市场、庙会、银栈、贸易;工业科管理工业发展,处理劳资关系;行政科管理商标注册、核发营业证等。1949年3月全区4个专署(八至十一专)均设工商科,保定市设工商局,49个县(市)设工商科,80个镇设工商助理员。

在华北人民政府工商部领导下,建立了华北贸易公司,并在地区内各主要城市、县镇设立分支机构。主要任务是:按照分工负责接管敌伪、官僚资本的商业企业,大力发展国营商业,调运物资、稳定物价、打击投击商的非法活动,做好北平市民商品供应安定人民生活,发展和扶植生产、加强物资交流。

1949年2月华北人民政府所辖的察啥尔省和6个行署(冀鲁豫、冀南、冀中、冀东、太岳、太行)均设工商处;38个专署和292个县设立工商科(股);4个直辖市(北平、天津、太原、石家庄)和5个行署(省)辖市(张家口、阳泉、保定、秦皇岛、唐山)设工商局,13个县级市设工商科(股)。⑤

1949年2月华北人民政府迁入北平。11月1日,在华北人民政府工商部、中央商业处的基础上,成立中央贸易部。

二、华北解放区工商管理树立了不朽的历史丰碑

华北解放区经历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残酷斗争,工农业生产遭到严重的破坏,经济基础受到了很大削弱。为建设巩固的后方基地,提高和改善解放区人民的生活水平,支持日益发展、扩大的解放战争,夺取全国革命的伟大胜利,必须尽快恢复和发展生产,进而开展有计划的经济建设。华北人民政府的工商管理工作主要任务就是掌控重要战略物资,保护和发展工商业,加强市场管理,保障供销和平抑物价,发展经济,保障供给,为夺取全国的胜利提供物资保障,为新中国的经济运行奠定基础。

(一)统一财经工作领导规范华北区工商管理

华北人民政府成立后,为使各项财政经济工作迅速走上规范化、制度化的轨道,建立健全各项财政经济工作的法规制度和宏观管理体制,在金融贸易方面统一管理制度,加强调控,为新中国成立后确立新民主主义的财政经济宏观管理体制奠定了基础。

工商部成立后,改变两区合并前工商政策各有差异甚至是各行其是的状况,对有关政策作出了统一规定,确定了管理华北大市场的原则,要求全区工商管理部门在统一政策的基础上做到:认真掌握市场客观规律,允许物价适应供求关系的变化在适当的范围内平稳浮动,严厉打击囤积居奇、哄抬物价的投机商人,保持物价基本稳定,防止暴涨暴跌。1948年12月18日华北人民政府颁布了《华北区工商业申请营业登记暂行办法》。1949年2月8日,《工商部关于执行华北区工商业申请营业登记暂行办法的指示》指出,颁布《华北区工商业申请营业登记暂行办法》的目的是为了弄清华北区工商业的情况,划分行业,掌握批准开业权,从这些方面来实施市场管理,取缔投机操纵活动,实现国家的统计与监督。还特别规定,在颁发营业执照时,对审查批准工作不能草率从事,特别是对于大的商业必须经慎重细蜜调查研究才能予以批准;对新开的工商业者,申请登记必须严格审查其经营商品种类营业范围,及经营方法资金数额等项,对其中制造与贩卖奢侈品的工商业一般不应批准。各行业必须专行专营,不得跳行乱行。1949年6月11日,《华北区商标注册办法》和《华北区商标注册办法施行细则》颁布,工商部还下发《华北人民政府工商部商标注册应行注意事项》。随后,各项法规、办法陆续颁布,如1948年12月20日的《华北区奖励科学发明及技术改进暂行条例》,1949年1月18日的《禁止在各大矿区续开小窑挖煤令》,1949年1月28日的《对工矿区附近政府应协助工矿解决困难的训令》,1949年3月15日的《华北区对外贸易管理暂行办法》,1949年6月18日的《关于内地贸易问题的几项规定》,1949年6月27日的《为奖励土产品出口、降低土产品出口成本的几项决定》,1949年7月5日的《关于市场管理物资交流的几点规定》。这些法规、办法使工商管理工作更加制度化和规范化,不仅保证了当时经济工作的健康运行,也为新中国成立后的经济立法工作提供了蓝本。⑥

(二)发挥职能作用保护发展工商业

全党的工作重心从乡村转移到城市以后,工商业的恢复和发展逐渐上升到主导地位。1948年2月27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工商业政策》的指示,明确对城市中地主、富农经营的工商业予以保护,并坚决执行发展生产、繁荣经济、公私兼顾、劳资两利的经济工作方针。⑦

华北人民政府工商部按照这一经济工作方针,发展解放区的工商业,保护工商业者的财产所有权、经营自由权,正确处理私营工商业中的劳资关系,打破各解放区间的关税壁垒,取消内地物资交流中的各种不必要的限制,改善经营管理,提高生产能力,满足了解放战争和人民生产、生活的需要。

华北人民政府工商部成立后第一件事是纠左。工商部长姚依林主持召开纠“左”会议,传达杨家沟会议中央有关领导关于纠“左”的指示和5月董必武主持的华北金融贸易领导干部纠“左”的要求。会议最后作出决议,禁止挖地主浮财,对地主兼工商业者只没收土地,不没收商业,已没收的地主商业应予发还,对私营工商业要保护。这次会议后,土改中“左”的错误逐步得到纠正。

1949年1月15日,解放军攻占天津后,毛主席派当时负责指导城市接收工作的刘少奇到天津视察,处理公私关系和劳资关系,传达七届二中全会精神和经济政策。在天津,刘少奇发表了著名的鼓励资本家要继续搞好生产的“天津讲话”。天津市的工商界人士均受到莫大鼓舞,打消了担心企业被没收等顾虑,决心努力恢复和发展生产,为国家民族的复兴贡献力量。⑧

1948年12月12日,唐山解放。中央对开滦确定了“维持其开工,维持职工生活”的方针,采取了一面监督、一面扶植的政策。1949年2月20日,中共中央专门发出《关于开滦问题给华北局的指示》,明确指出:“首先应该设法增加车辆运煤,以争取出口”,“在目前,政府应以合适的价格,购买一批煤炭,一方面既可掌握铁路工厂的供给,另一方面又可使煤矿生产不致停滞。”根据中央的一系列指示精神,政府有关部门采取了许多措施,对开滦的生产和经营进行援助。1949年4月18日,在北京召开的开滦劳资双方代表协商会议上,华北人民政府工商部长姚依林宣布了政府援助开滦的七项措施:1.贷款人民币3亿元,2.华北贸总代开滦向东北购窑柱(即坑木)170万根,3.将开滦特许出口税由30%降为15%,4.进口税以实物缴纳,5.平津路局近期日运量提至1万吨另订协议,6.滦煤价格按物价上涨情况适当调整由天津燃管会确定,7.同意开滦积极出口。1949年6月4日,华北人民政府工商部再次召集开滦劳资双方开会。姚依林部长宣布了政府继续援助开滦的计划。人民政府的援助,是开滦得以渡过困难的决定性因素。1952年5月17日,人民政府宣布代管开滦煤矿。人民政府代管开滦特别是代管开滦之前所作的种种努力,是中国共产党取得政权之后,对涉外企业所采取的特殊策略。它不仅维持了企业生产,保证了职工生活和社会稳定,也为全面改造企业,使之为新中国的经济建设更好地服务创造了条件。此次事件的正确处理可称之为新的人民政府妥善处理的第一起劳资纠纷。⑨

(三)掌控重要战略物资支援人民战争和生产

华北解放区处于东北、西北、华东、中原等解放区的中心地带,人口众多,物产丰富,有较长的建设历史,群众基础好,是解放战争时期,特别是转入大反攻以后比较巩固的后方基地。所以在华北人民政府成立之时,中共中央就把继续组织大量人力、物力、财力支援前线作为其当前的头号任务。

工商部通过吸收和储备粮、棉、布匹、煤炭、食油等战略物资,随时将物资调运前线,支援战争,保障解放战争的物资供应,同时进行区内调剂,支援解放区生产生活。淮海和平津战役中人民支援前线的物资有担架93900副、大小车辆813970辆、牲畜1006300头、粮食943000斤。在平津外围地区,华北贸易总公司设立了多处军工器材采购站,积极采购军需物资,为解放太原、天津的战斗提供物资准备。

为便利生产、生活和支前,1948年冀中贸易公司自8月至12月交付陕甘宁边区贸易公司的皮棉500万斤、华东区土布500万匹、华北实物库和陕甘宁边区土布12366280匹;接收冀中行政公署粮食43895028斤,渤海区粮食960万斤,冀南、石家庄、冀鲁豫区白油50万斤,石家庄、正太铁路的煤炭2550万斤;调剂冀中本区人民生活资料和种籽共大米、小麦14433187斤、粗粮32170235斤。⑩

(四)加强市场管理保障供销和平抑物价

在工商部的领导下,按照对敌贸易管制和内地贸易自由政策,各地各级工商部门通过积极组织生产,加强对外贸易出入口管理,调剂供求,平抑物价,保障供销,使商业贸易工作走上正轨,促进了各解放区商业贸易的繁荣,增强了解放区新民主义经济力量。

一是市场管理。1948年7月19日,晋冀鲁豫边区政府、冀察冀边区行政委员会发布《关于取消集市交易所统制交易特权的通令》指出,现在由于解放区日益巩固扩大,工商业日益发展,物价日益稳定,为便利商民成交,保障内地贸易自由,过去集市交易所统制之特权必须加以取消。其中第一条规定:自通令之日起,全区所有集市一律准许自由成交。任何交易所、私人行栈及交易员(牙纪),均不得加以限制。1949年7月,华北人民政府颁布《关于市场管理物资交流的几点规定》,指出市场行政管理任务,主要是配合金融贸易机关,适当调节供求,防止争购争售,以免发生暴涨暴跌的现象。⑪

二是内地贸易管理。1948年10月,随着新棉的上市,冀南临清市云集了来自解放区内外的众多客商,当时济南解放,华北、华东解放区的货币开始等价流通。因华东地区物价高企,而冀南棉花丰收后价格较低。于是华东区商人大量前来抢购临清市场的棉花,运回本地赚取厚利。这引发了华北贸总下属临清华茂公司和冀中、冀南、冀鲁豫华东、渤海、胶东等区公营贸易公司以及其他机关开设的公营商店争先抢购棉花的风潮。十几天内,使棉花价格上涨57%。棉价的上涨引发了其他商品价格连动上浮。

华北人民政府工商部和华北贸总积极采取措施平抑物,帮助下属单位总结经验教训,认清在维护正常的社会经济秩序中,公营商店所肩负的重大责任。临清棉花风波所引发的树立全局观念的思想政策教育对工商系统进驻平、津大城市在经济工作中加强纪律性、提高正确执行政策的自觉性方面,起了很好的引导作用。1949年2月,华北人民政府工商部向华北各地工商处、局及贸易公司发出指示,规定凡贸易公司所属商店一律不得到临区采购物资或利用私商采购。1949年6月18日,华北人民政府发布了关于内地贸易问题的几项规定。

三是对外贸易管理。当时主要是指对解放区以外地区包括蒋管区的贸易,其主要任务是推销各种剩余土产,采购各种军用器材、重要生产资料和一部分民用的必需品,争取有利交换,并实行了“奖出限入”的方针,各级都分别建立了出入口管理委员会,以便统一步调,加强领导。1949年颁布了《华北区对外贸易管理暂行办法》对进出口商、出口贸易和进口贸易做了详细规范。

四是掌控物价。华北人民政府在物价政策上,采取了抑制上涨势头,保持相对平稳的方针,以利于发展生产,保障战争供给以及安定人民生活。掌控物价是工商管理的重点工作。1948年冀中贸易公司关于平津战役开始后下发的关于掌控物价的指示。“现平津战役已经开始,支前大车来往频繁,草料需用量加大,估计车户因急需急购,价格上涨,为了解决支前车户需料困难和掌握战地物价,因此凡处于交通要道之总分店对当地红粮合豆价格要注意掌握,一面要注意使粮贩多加调运,另面在价猛涨时可随市坊出售,既解决车户需要又可稳定粮价望即研究。”

(五)接收官僚资本组建国营贸易机构

天津解放后,为迅速恢复社会秩序,顺利接管城市,1949年1月15日成立了天津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华北贸易总公司派出干部组成军管会对外贸易接管处和贸易接管处,接收国民党驻津外贸管理机构、四大家族等驻津官僚资本企业以及国民党官办企业,组建华北对外贸易公司,总经理郭金吾,副总经理曹中枢、胡仁奎。同时,还组建了天津贸易公司,经理王文波、副经理梁耀;组建天津市第一批国营专业商贸企业,如天津花纱布公司、华北盐业专卖局、天津煤建公司、天津市信托公司、天津土产公司、天津粮食公司、天津百货公司、天津零售公司等。这些专业贸易公司既是天津最早的国营贸易机构,也是新中国成立后各专业进出口公司的雏形。它们成立后,立即组织城乡物资交流,各自开展专业对口的经营批发业务,保障供给,平抑物价,发展生产,为建立新型的城乡经济关系,开拓新中国外贸事业奠定了扎实的基础。

北平解放后,工商部于1949年2月迁至北京,办公地点在北平御河桥的国民党中央信托局大楼,接收了北京海关以及东交民巷一带的外国商行、外国银行办事处。同时在周恩来的指示下,开始处理外事方面的许多工作。进京后国内贸易工作主要是筹备迎接全国解放工作。在天津还成立了华北对外贸易管理局,利用私人资本家关系搞对外贸易。当时以工商部为基础建立了中央商业处,由姚依林负责。商业处属中财委领导,调东北南满分局书记陈云同志为中财委主任,薄一波为副主任。商业处和工商部实际是一批人员两块牌子,华北人民政府工商部是地方机构,这时开始为全国性的商业工作安一些总公司的架子。陈云同志说:“二白一黑是国民经济中最主要的。”“二白”,即直中国粮食公司、中国花纱布公司,一吃一穿。“一黑”,即直中国煤炭建筑器材公司,有吃有穿,饭还需烧熟。此外还接管了主要搞出口的中央信托局的一些公司,如中国茶叶公司、中国丝绸公司、中国药材公司、中国土产公司、中国百货公司、中国盐业公司、中国油脂公司,以及靠进口的中国石油公司等等。⑫

三、华北解放区工商管理核心内涵和精神的传承弘扬

半个多世纪的风风雨雨,“两个务必”就像桅杆上的一盏明灯,照亮了新中国的航程。西柏坡不仅是中国革命历史的永恒记忆,更是一种精神所在。华北人民政府工商部在13个多月的时间里完成了支援战争和生产建设两大任务,发扬革命精神、严守纪律和自我牺牲精神,压倒一切敌人,压倒一切困难的精神,坚持革命乐观主义、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的精神,取得了伟大的胜利。

传承红色工商精神,必须发扬爱党爱国的精神,坚决贯彻党的决策部署,围绕党的中心工作,充分发挥职能作用。解放战争转入反攻以后,华北解放区处于后方基地的地位,华北人民政府成立时,中共中央就明确赋予继续以人力、物力、财力支援解放战争的使命,同时着手恢复和发展生产,繁荣经济,进行必要的生产建设,为新中国的政权建设和经济建设摸索、积累经验。华北人民政府工商管理工作就是紧紧围绕这两大基本任务开展的,通过吸收和储备粮、棉、布匹、煤炭、食油等战略物资,随时将物资调运前线,支援战争,保障了解放战争的物资供应。通过保护和发展工商业,加强市场管理,保障供销平抑物价,保障生产和经济工作的正常运行和发展。红色工商辉煌的历程为我们揭示了一个为实践所验证了的认识真谛:工商行政管理要始终围绕党的中心工作,发挥职能作用,服务经济建设,把服务发展作为第一要务。

传承红色工商精神,就要牢记党的宗旨观念,坚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始终做到执法为民,惠及民生。随着解放战争形势的顺利发展,全党的工作重心从乡村转移到城市,工商业的恢复和发展更逐渐上升到主导地位,成为全面恢复和发展生产、全力支援前线、开展大规模经济建设的关键一环。工商部按照“发展生产、繁荣经济、公私兼顾、劳资两利”的新民主主义经济指导方针,正确处理私营工商业中的劳资关系,同时改善经营管理,提高生产能力,满足解放战争和人民生产生活的需要,始终牢记宗旨,体恤民生,给我们带来深刻的启示。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我们党的根本宗旨,是我们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做好工商行政管理工作,就必须始终把人民的利益放在首位,心里时刻想着群众,一切为了群众,执法为民,关注民生,着力做好市场监管、消费维权、打假治劣等事关国计民生的监管工作,为百姓营造安全放心的消费环境,努力维护人民群众的合法权益。

传承红色工商精神,就要继承和发扬实事求是的优良传统和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优良作风以及敢于斗争、敢于胜利革命精神。华北人民政府工商部从平山一路前行,勇于面对国民党反动派疯狂的军事反扑和满目疮痍的经济状况,正确分析当前形势和工作,适时做出战略调整,克服重重艰难险阻,百折不挠,坚定革命信念,以大无畏的革命英雄气概和坚强意志,积极贯彻中共中央经济政策,认真执行华北人民政府的施政纲领,保护发展工商业,实行对内贸易自由和对敌贸易管制措施,维护市场稳定,促进了解放区经济的大发展,有力地支援了全国解放战争的胜利。光辉的红色工商史告诉我们,工商行政管理工作常常会遇到各种艰难困苦,发展的道路上还需要实践探索,但只要我们在困难面前迎难而上,坚持不懈地加强高素质队伍建设和过硬的作风建设,励精图治,百折不挠,艰苦奋斗,敢于胜利,必将奏响工商行政管理事业未来的新乐章。

传承红色工商精神,就要发扬与时俱进、创新发展的开拓进取精神。华北人民政府工商部成立后,适应形势发展的需要开展了统一华北解放区工商管理的工作,使贸易管理、市场管理、工商企业登记管理、商标广告管理逐步走上制度化轨道,保证了当时经济工作的健康运行。随着工商职能的变化和转型,我们会遇到新情况、新问题、新困难,这就需要我们不断地探索工商理论、研究工商实践、完善工商法规,实事求是,与时俱进,完成党赋予工商行政管理的光荣使命。

党的十七届五中全会绘就了“十二五”以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为主线的经济社会科学发展的蓝图。值此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之际,在“十二五”时期开局和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关键之年,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应认真贯彻落实党的十七届五中全会和全国工商行政管理工作会议精神,进一步发挥职能作用,不断创新手段,不断提高服务发展的能力和水平,更好的服务科学发展。面对新形势新任务,国家工商总局提出各级工商机关要深入贯彻落实党的十七届五中全会精神,努力做到“五个更加”。我们坚信,在老一辈工商人和他们所取得的伟大功绩的激励下,新时期工商行政管理工作必将取得新的更大成绩。

 

参考文献:

①《河北省工商行政管理志》,民族出版社,1993.11

②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史料小组主编:《晋冀鲁豫地区革命根据地的工商行政管理》,工商出版社,1986.6

③林海云传记组:《林海云传》,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出版社,2000.6

④《人民日报》,1948年7月29日

⑤《河北省工商行政管理志》,民族出版社,1993.11

⑥中央档案馆编:《共和国雏形——华北人民政府》,西苑出版社,2000.3

⑦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著:《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一卷(1921——1949)上册,中央党史出版社

⑧《人民日报》,1949年7月4日

⑨《人民日报》,1949年4月26日

⑩晋察冀边区革命史编纂委员会:《晋察冀边区革命史编年》,河北人民出版社

⑪河北省工商局编:《河北省工商行政管理史料选编》(晋察冀部分),1986

⑫姚锦:《姚依林百夕谈》,中共党史出版社,2008.12

(责任编辑:沈沉)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市场监管报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