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工商文化->文学天地

明月映关山

——写在陈璞小说《关山明月》获奖之际

访问量:[]
发布时间:2017-03-20 10:02 来源:
分享:
0



  我和陈璞是同事,也是老乡兼文友。2016年年底陈璞出版长篇小说《关山明月》,时隔一年便获得“甘肃黄河文学奖”,很是替他高兴。“甘肃黄河文学奖”是经甘肃省委宣传部批准,由甘肃省文联、甘肃省作家协会共同主办的全省文学专业奖项,能获此殊荣,绝非易事。
  文学创作是一条坎坷曲折、永无止境的路,须守得住清贫,耐得住寂寞,甘于淡泊,不为名利诱惑,有时还要忍受打击和痛苦。陈璞所学并非中文专业,走上这条道路,其中艰辛可想而知,但他抱定了一颗恒心,笔耕不辍,天道酬勤,终有收获。《关山明月》70余万言,陈璞用数年时间,几易其稿,出版后得到甘肃省文学界的充分肯定。
  读《关山明月》,勾起我心中淡淡的愁绪,每读至哀婉处,禁不住泪流成行,深埋于心的伤感之情汩汩而出。大多数文人心中有一份欲吐不能、欲说还休的情结,或英雄,或悲情,或旷达,或哀怨,或寄情于山水,或寄情于笔墨。陈璞用一支秃笔,抒发着他胸中的大块垒、真性情。他笔下的关山,就是一幅烟雨沧桑、愁绪万千、古香古色的画卷。陈璞最擅长写景,极力追求一份美的意境。他常把人物活动融入景色描写中,把故事搁置在春花秋雨中,下笔千言,一气呵成,似溪流潺潺,读来如饮甘醇,愈久弥香。他是这样描写秋景的:“月挂中天,风清星稀,月光似水银泻地,葫芦河潺潺流淌,关山如卧钟倒悬,秋之神送一丝寒意,凝露更显夜色肃穆。”又写道:“秋日的阳光,已是步履蹒跚,慢得叫人能看清它的脚步。”这些文字素白洁净,却引人遐思,情意绵绵。陈璞笔下的春秋景色,如女子般风情万种,却又愁绪万端,读来令人泪湿衣襟。这样的笔墨随处可见,大美如素,让人身临其境。陈璞笔下的景物是活的,仿佛伸手可触,又觉得只要吹一口气,便可见清涟微漾,叫人心驰神往。
  读《关山明月》,可以感觉到陈璞胸中怀有一份英雄情结。他笔下的人物虽是平凡百姓,却带了一股豪侠之气。自古英雄美人,秋月春花,都是文人骚客笔下的至爱,唯有大手笔才有大格局。陈璞把故事搁置在关山方囿,以一座旧时陇上随处可见的堡子为舞台,大胆铺陈,随兴延展,或明或暗地再现了民国年间陇东黄土地上跌宕起伏、荣辱兴衰的人间悲喜剧。这让我想起在我的家乡,方圆几十公里就有大小堡子十几座,每座堡子都流传着不一样的故事,都是我儿时难以忘怀的记忆。如今读《关山明月》,往事历历在目,伤感中带出亲切来。
  文学作品必然解剖人性,而人性是最难把握、极其复杂的,没有绝对的好,也没有绝对的坏。即便在一个人身上,彼时坏,此时又变好了,展现出善的一面。在这个问题上,我认为陈璞的处理很高明。书中第一主人公程宴秋遇事优柔寡断,有儿女情长的一面,也有绝情莽撞的一面。程宴生这个人物,作者想表述他的冷酷无情,但故事发展到后面,当面对共同的“敌人”时,他又表现出人性温情的一面。这完全符合人的本性。刘举才是个狡诈奸猾的角色,但他又是个讲求孝道的人。陈璞用他的笔,为我们勾勒出一幅宏大广阔的人性的画卷。
  陈璞不只小说写得好,在散文诗歌方面也颇有造诣。每有陈璞的作品发表,我都会认真拜读,仔细品味,犹如品尝一桌美食,酣畅淋漓,很是享受。陈璞的每一部(篇)作品就像他的人品一样,真实、朴素、低调。他立足生于斯养于斯的黄土地,他的文章散发着浓郁的泥土芬芳,孕育着生命的希望。
  《关山明月》是一部语言精美、情节跌宕、引人入胜的作品,在当前这个浮躁的社会,弥足珍贵。我有幸和陈璞成为朋友,素日无话不谈,颇有受益。希望他能够沿着这条道路坚定地走下去,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以飨读者。

□甘肃省工商局石峰

(责任编辑:沈沉)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工商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