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工商文化->文学天地

一条街的气质

访问量:[]
发布时间:2017-03-20 10:02 来源:
分享:
0


  

开栏的话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旅行和读书一样,可以拓展我们的眼界,增长我们的见识,扩充我们的知识,它本身就是一种活的阅读。中华悠久的历史文化,赋予了大好河山和名胜古迹浓郁的文化色彩。为此,本版开设《文化之旅》栏目,内容为文化游记类散文,记述与风景名胜有关的社会历史文化及旅行中的见闻感想,以浓厚的文化气息带给读者美的享受。

  夜风习习,一条林荫路向前伸展,梧桐树还没有发新芽,整齐有序地排列着,等待着春天里的萌动。十字路口向西一拐,就到了多伦路文化街。
  黄色的灯光柔和地笼罩着这条街,红砖或青砖构筑的墙壁越发显得斑驳。老街只有500多米,与众多上海老街没有多少差别,然而在新中国成立前,这里的文化名人扎堆,演绎了一段变幻的历史风云。
  踩着黄色光辉浸染的方石路,置身古色古香的博物馆,我仿佛在旧时光里穿梭。那是20世纪二三十年代,黄包车夫正在街上穿梭,抹着口红、提着小包的小资女人扭着腰肢顾盼神飞。突然,一群人来了,我看到了鲁迅、瞿秋白、茅盾、郭沫若、巴金、丁玲、叶圣陶、夏衍……他们神态各异,有的面带微笑,风度翩翩;有的目光如炬,神色凝重;有的坦然自若,神采飞扬。看鲁迅先生,短寸头发,精神矍铄,目光深邃。我正准备喊先生时,一阵风吹来,一片落叶在眼前飘飞,定睛一看,原来这群人画在墙上。我有点目瞪口呆,震撼于绘画艺术的高超,给人带来穿越的冲动。
  这条街打上了文化名人的烙印,我此行正是为寻觅这段风云而来。夜风那么轻柔,高耸的教堂在柔和的灯光下明暗有致,夜祷的乐声从常青树树梢拂过。夜风还送来了书香,那是从一个老书店里散发出来的气息,两间临街门面,向里延伸得很长,摆着的全是一摞摞老书。一位戴着老花镜的老人坐在灯光下,一边守着摊,一边津津有味地看着一本线装书。书架边框上贴了一副对联:“寻寻觅觅几十回,不如到此访一家。”虽然口气有点夸张,但进了书店,还是会淘到不少宝贝的。一条这样的文化街,倘若没有这样的书店,而被那些所谓的纪念品商店充斥,想必会俗不可耐。
  书店对面传来了音乐声,是咖啡馆的浪漫气息扑来,一个女子在咖啡馆前的平地上翩翩起舞,像一只夜蝴蝶在街上飞旋。转着转着,这只夜蝴蝶竟一下子转到了咖啡馆内,给路人留下了短暂的视觉停留。咖啡馆点亮了多伦街的温馨浪漫,那一抹红云般的灯光,衬托着老街人幸福的生活。这个咖啡店是当年鲁迅先生喝咖啡的地方吗?也许他逛书店累了,会在咖啡馆小憩,喝着咖啡文思泉涌甚至如汪洋恣肆。
  踏着先生留下的足迹,我在多伦街上漫步。“中国左翼作家联盟成立会议地址”,一个箭头指示牌挂在一垛灰色的墙上,在路灯下特别醒目。顺着箭头右拐,是一条里弄,上海人称街巷为里弄,锅碗瓢盆在这里奏响生活的乐章,处处散发着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味道。里弄的入口处有一个宣传栏,几十张“上海大妈”的笑脸映在宣传栏里,笑容灿烂无比。正在我欣赏笑脸时,里弄里传来喇叭的声响。是谁在用地道的上海本地话宣传防火防盗讲卫生?只见一位身材高大的大妈,手拿喇叭走过来打招呼。得知我要找“中国左翼作家联盟成立会议地址”,她很兴奋地为我指路。
  很快,我找到了这幢老式建筑,墙体密密麻麻布满岁月的沧桑。“中国左翼作家联盟成立会议地址”的木牌挂在拱形的大门边,绿色的字体在灯光下闪着亮光。拱形石门里面是一条几米长的长廊,一盏灯在墙壁上亮着,映照着“中国左翼作家联盟简介”的牌匾。长廊的尽头是两块紧闭的木门,门上刻有雕花。整个庭院庄严肃穆,仿佛有人正在屋内开会。
  我轻轻地踏上通向长廊的台阶,生怕惊醒了屋内开会的人。我想象着87年前屋内的情景:先生正在发表著名的《对于左翼作家联盟的意见》,话语慷慨激昂,为左翼作家们指明了“文艺要为工农大众服务”的方向。1930年3月2日,是一个让人难忘的日子。就是这一天,就在这里,中国左翼作家联盟成立了,给春寒料峭的中国大地带来一抹暖色。于是,一面革命文艺的旗帜在白色恐怖的中国社会竖起,一部部左联刊物应运而生,《萌芽》在含苞欲放,《前哨》带着匕首和投枪奔赴前方。
  我立在木门边,向屋内窥视。里面寂静无比,先生到哪儿去了呢?我退了几步,抬头望去,“多伦路201弄2号”的门牌赫然入眼,今天看来,它背后的风云际会显得无比厚重。沉思中猛然抬头,看到里弄上空那片深邃的天空,星星挂满天幕,温暖了夜空。一颗十分明亮的星星在北方闪耀,不远处就是形如斗勺的北斗七星。一年四季,北斗七星绕北极星旋转,帮助人们辨别方向。20世纪30年代,多伦路上的左联作家,会不会也同我一样仰面望着北斗七星,萌发了创办《北斗》的想法呢?正是这本左联的机关刊物,为当时社会中人们混沌迷茫的思想指明了方向。
  走出拱形石门,绕行这幢大楼。尽管一垛围墙把我与里面隔开了,我还是看到一棵树从墙内伸出了枝丫,夜色中格外高大,满身的翠绿显出勃勃生机。走着走着,围墙就融入了一片民居中,里弄的幽深,掩盖了围墙有形的轮廓。我想,这正符合先生“文艺要为工农大众服务”的思想吧,左联的脉搏和工农大众一起跳动。
  出了201弄,重新回到文化街上。眼前就是耸立的石门,“里弄上海”的字迹已有些模糊不清,但石门对面的两块牌匾很显眼,“鲁迅纪念馆”和“鲁迅公园”的字体遒劲有力,这是当年周恩来总理的墨迹。纪念馆白天是热闹的,晚上门关了,寂静得只能听见丝丝风声。“躲进小楼成一统,管它春夏与秋冬”,先生在那时白色恐怖迫害下,以“自嘲”的形式进行“呐喊”,现在他不用再东奔西走,可以安静地躺在这片树荫遮盖的地方了。
  鲁迅公园外的路上车水马龙,喧嚣并没有夺走园内的安宁。尽管站在公园的门前不得而入,夜色中仍然可见园内绿意盎然的树丛,一条林间小路一直往里延伸,直到融入远方闪烁的灯光。两棵无比高大的白玉兰,掩映着鲁迅公园的入口。我坐在树下,抚摸着粗糙的树干,回望弧形的多伦路。夜风吹拂,我仿佛看到一面永不褪色的旗帜在高高飘扬。

□湖南省岳阳市工商局 张晓根

(责任编辑:)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工商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