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法律法规->法律研究->研究思考

应用商品监管码遏制刷单炒信行为初探

访问量:[]
发布时间:2017-03-21 09:03 来源:
分享:
0

阅读提示
  
商品监管码是政府部门为加强质量监管工作,而在产品上添加的一组条形码。生产企业通过赋码系统对产品进行赋码,销售企业通过扫码系统对商品进行验收和销售,所有环节的信息全部回流到产品质量监管网络信息数据库,由此实现从工厂到终端消费者的全流程电子化监管。在电子商务领域,以监管码串联用户、订单、物流以及消费评价等各环节信息,有效甄别发空包、虚假评价、恶意删评等行为,对于遏制刷单炒信行为,应是一条可探索、可尝试的有效路径。

当前遏制刷单炒信行为的主要方式
  刷单炒信是指在电子商务及分享经济领域,以虚构交易、好评,删除不利评价等方式为自己或他人提升信用水平,谋取不正当利益的违法行为。目前,针对刷单炒信行为,主要适用《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九条,《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十九条以及《网络交易管理办法》第十四条、第十九条等予以规制。但是,这些条文仅设定了经营者的义务和责任,对参与刷单炒信的虚假买家、快递企业以及为刷单提供便利条件的平台开办者,都没有明确的罚则。
  去年10月,国家发改委、工商总局、中央网信办等七部门,联合阿里巴巴、腾讯、滴滴等八家互联网公司签署反“炒信”信息共享协议书,约定在政府牵头下,各互联网企业派出代表,组建反“炒信”行动联盟,通过信息共享,共同打击网络刷单炒信行为。具体措施是在协议框架下,建立共享炒信“黑名单”制度,执法部门对刷单炒信行为主体依法进行联合惩戒,平台企业则依据协议和自身内部管理制度,通过降级降权、删评删号、限制流量、关店封店等手段实施联合惩戒。笔者认为,上述反炒信机制对于权责划分缺乏张力和牵制,无法从根本上打破推诿扯皮、利字当头的藩篱,再加上过多依赖企业自我承诺、自我约束,打击效果有限。
  刷单炒信所造成的高信用等级、高好评假象,对于普通消费者具有极强误导作用。刷单炒信侵害的客体是消费者的知情权和选择权,但具体到个体消费者时,则难以认定具体损害数额。个体维权存在困难。理论界普遍认同以公益诉讼或者支持个诉的方式应对刷单炒信行为。2016年4月5日,浙江杭州市西湖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对简世网络(傻推网)的刷单炒信行为进行了立案查处,涉案金额近2640万元,涉及刷单的商家超过3000家。随后,阿里巴巴对傻推网提起民事诉讼,要求赔偿216万元。目前,该案仍在进一步审理中,不管赔偿金能否落地,该案都将成为通过民事司法途径打击刷单炒信行为的典型案例。

以商品监管码遏制刷单炒信行为应用分析
  在电子商务领域,以商品监管码串联用户、订单、物流以及消费评价等各种信息,可以从三个方面有效遏制刷单炒信行为。
  应用商品监管码可有效遏制发空包虚构交易行为。发空包是实施刷单炒信行为的主要方式之一。从某种程度上讲,杜绝了发空包就杜绝了刷单行为。为确保快递包裹不为空包,除了当面验货、现场封包之外,还可以将付运商品的监管码以及最后的成交金额与快递运单号相关联,事先规定相互之间的逻辑关系。其中任一环节出现问题,就可以初步判断可能存在发空包的情况。上述做法的前提是,全部流程中所有信息必须汇集整合到监管信息数据库。数据库里沉淀的数据,除了供生产企业调整生产、销售企业调整服务、消费者查询真伪之外,还可以帮助执法部门甄别空包,处置刷单炒信行为。通过数据库自动筛查比对,基本可以判定存在逻辑错误的某一单快递业务具有重大刷单嫌疑,从而为定向监测和专项打击提供精准支撑。
  应用商品监管码可有效遏制虚假评价行为。目前,国内主要的第三方网络商品交易平台对买家评价资格认定均制定有行业规则,即买家必须同时具有用户账号、订单号、运单号三个号码,才能确认收货并对商品和服务进行评价。无论用户账号,还是订单号、运单号以及商品本身自带的监管码,都是按照特定的逻辑关系和编码规则生成的一组数据,其背后都蕴含着丰富的信息,对于帮助执法人员了解商品、买家、卖家、快递等方面的基本信息具有重要作用。现行买家评价资格认定规则忽略了对商品信息的关注,本身就存在着制度上、逻辑上的漏洞。把商品监管码纳入评价资格认定体系,构建用户账号、订单号、运单号和监管码“三号一码”认证规则,不仅拓宽了买家评价资格认证维度,确保真实性,还能有效防止刷手虚假评价。
  应用监管码可有效遏制删评行为。在刷单炒信行为实施过程中,往往存在卖家以金钱、抵用券、现金券等形式贿赂买家,从而换取好评或者删除差评的现象,破坏了公平竞争的网络交易秩序。第三方网络商品交易平台出于内部管理的需要,对于删除信用评价的管理极为严格,轻易不予删评,而对买家删评却限制很少。总体来看,买家可以根据意思自治自由发表评价内容。对于贿买好评的情况,暂无良方,但是对于贿删差评,笔者认为可以引入监管码管理方式予以遏制。如前所述,所有以监管码串联的订单信息、运单信息、用户信息以及初评信息,最终都归集汇总到产品质量监管网络信息数据库中,即便存在删评问题,也能通过后台还原,达到遏制贿删差评的目的。

引入监管码遏制刷单炒信行为面临的问题
  监管码承载信息有限,容易篡改复制。监管码本质上是一维码,呈现形式为条形码,即将宽度不等的多个黑条和空白按照一定的编码规则排列,用以表达一组信息的图形标识符号。监管码的长度一般为16位数或20位数,2008年以前申请的监管码是16位,之后申请
  的都是20位。这些数字主要包涵产品代码、包装批次、生产日期等基本信息,总体数据信息量较小,一般情况下数据容量只有几十个字节,最多不会过百。相比之下,二维码的数据容量则更大,如果扫码设备允许,其容量可以达到近万个字节,是一维码的百倍左右。此外,监管码主要由黑白两色及显性数字组成,像素固定,颜色单一,模仿复制相对简单,甚至可以通过直接推演而以假乱真。
  监管码应用范围有限,容易造成监管盲区。监管码与二维码以及其他一维码的不同之处在于其官方性,监管码由政府主管部门管理并使用。监管码实行一物一码,是商品的“身份证”。生产企业必须首先获得产品质量入网资格,取得赋码权后方可自行印制监管码,对产品赋码贴标后再上市销售。绝大多数工业产品,尤其是药品及医疗器械,均实行最为严格的监管码管控制度,每件上市流通的产品均含有证明其身份信息的监管码,基本可以实现追溯监管。然而,在电子商务领域还广泛存在着不需要赋加监管码的农副产品、手工制品等非工业标准化的产品,在产品质量监管网络信息数据库根本找不到这些产品的任何信息,如果不对监管码管理制度加以完善,这部分商品很可能成为监管盲区。

对策分析
  探索构建具有独立性的数据库管理体系。独立性是建立产品质量监管码管理机制遏制刷单炒信行为的关键所在。只有具备独立性,才可能具有中立性和公正性。因此,在电子商务领域探索构建以产品质量监管码为核心的网络交易客体信息管理体系,必须确保独立设计、独立运行、独立维护。虽然可以将系统开发建设任务外包,但是知识产权、自主管理权必须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否则监管机制的中立性和公正性将受到严重影响。就目前来看,因为没有法律强制规定,寄希望于平台企业主动、适时上报交易数据,可能性几乎为零。唯有通过政企协作,实现网络交易客体信息管理系统与第三方平台对接,对所有交易数据实行同步镜像,才能达到全面准确掌握交易数据的预期。
  探索构建全品类监管码管理体系。产品监管码管理机制对于工业标准化商品而言,相对成熟,具有可操作性。但是电子商务领域还存在大量非工业标准生产的农副产品、手工艺制品、定制产品等,有必要对监管码管理机制进行创新和拓展。在工业标准化产品质量监管码管理机制的基础上,建立涵盖农业、手工业产品以及软件、游戏等服务项目的全品类产品质量监管码体系。提高监管码载体的技术含量,推动监管码由单一条形码向二维码甚至多维码转变。就当前而言,建议可由第三方网络交易平台或者有条件的社会中介组织运用数据容量更大的二维码,探索建立农副产品、定制产品等非标产品的监管码管理机制,逐步把所有网售商品纳入监管码管理体系,实现网售商品和服务全品类全流程电子化监管。
  构建全网级的炒信“黑名单”惩戒体系。“黑名单”管理制度是社会诚信体系建设的主要抓手,也是解决电子商务领域诚信问题的重要方式。探索构建以监管码为核心的全网级炒信“黑名单”惩戒体系,通过对物编码,实现以物寻人,最终认定行为,全网抄告,实现全网级遏制的目的。对于直接参与炒信等失信行为的主体,以及为炒信行为提供账号服务、数据服务、技术服务、物流服务、资金服务的单位、个人、网站,均纳入网络交易失信“黑名单”进行联合惩戒。对于失信行为主体,可采取封号、销号、禁止申请新号等措施,限制其从事网络交易行为;为炒信行为提供帮助或服务,情节严重的,也应限制从事相关行业经营活动。

□江苏省宿迁市工商局网络交易监管局 陆 浩

(责任编辑:沈沉)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工商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