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工商文化->文学天地

故乡的早春

访问量:[]
发布时间:2017-03-21 09:03 来源:
分享:
0


  初春时节,北方的风脱掉戎装,换上便装,一下变得清新自然柔和了。空旷淡定的天空中,自西向东飘来一朵朵洁白而舒缓的云。离云最近的是山,高高低低,错落有致,把大地分隔成丘陵和盆地。故乡就在山的那一边,顺着云飘来的方向望去,那个安静、美丽、迷人的小村庄似乎正从冬日的酣睡中一点一点苏醒了。
  七叔家的大公鸡最先探知了春的讯息,它的报晓声高亢清亮,充满了自信。于是,东院有了开门声,西院有了打炭声,南院灶火冒出了烟,北院的墙头上一只猫悄无声息地走过去了。大伯家的羊圈里传来羊儿咩咩的叫声,几只从鸡窝里跳出的草鸡慢慢悠悠地走向灰沙坡,而冬天里刚出生的一窝小狗仔正在你压倒我我压倒你地玩着“摔跤”游戏。
  不一会儿,南门外就站了一圈人。有挑水的,有抽烟的,有端碗的,有倒圪垴的,有下地的,有出门的。电线杆上的喇叭里播放着新闻,挑水的把两只桶放在地上,手托扁担擦着汗;抽烟的点上旱烟,深深吸了一口;端碗的一边嚼着饭,一边还用筷子往嘴里扒拉着……太阳渐渐升高了,娃儿们背着书包出门了,羊倌挨家挨户把羊赶出圈。也不知谁家的牛,在通向田野的大路上,拉下一堆热气腾腾的牛粪。
  烂叉沟的红嘴乌鸦一家飞回来了,牛叫咕、蒿雀、山雀也相继归来。山沟里渐渐热闹起来:岩鼠一蹦一跳地蹿上石崖,高度警惕地晒着太阳;猫头鹰在崖壁的石洞里,眼睛瞪得溜圆;一只灰兔不知受了什么惊吓,蹦起老高;黄土色的雉鸡冷不丁地怪叫着飞起来,吓得人心惊肉跳。
  黄风刮起来了,甜草苗、泼油子、酸麻子、马茹和一些不知名的草都笑了。黄风是信使,从此它们就可以痛痛快快地活动筋骨了。耕牛在田里来来回回穿梭着,一只白白胖胖的核桃虫被犁出土来,眼尖的喜鹊一个俯冲就把它叼在嘴里。
  山梁崖畔的桃花开了,一团团、一簇簇,粉粉的、白白的,犹如灿烂群星。它们带来了希望,带来了遐想,奏响了春天交响曲……
  地质勘探队来了,井架搭起来了,巨大的铁架从下往上、由大到小,一层一层的,像一个巨人站在山野里。钻机白天黑夜轰鸣着,一天两天,一周两周,钻出了青石头,钻出了红石头,钻出了黑石头,最后终于钻出了乡里人最想要的东西——煤。
  多少年了,不论身在何处,乡情一直在心中激荡,如春风般轻轻柔柔,又令人怦然心动。那个生机勃勃的村庄好像就在眼前,那山、那沟、那路、那院、那墙、那人,既远又近,如幻似梦。故乡是一首歌,交织了过往的人、事、物,留住了岁月的真、美、醇,越是日久年深,就越是回味无穷……

□山西省大同市工商局南郊分局
高进宝

(责任编辑:)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工商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