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工商文化->文学天地

梦中的哈德森

访问量:[]
发布时间:2017-07-11 09:33 来源:
分享:
0


  我们是听着赵雷演唱的《梦中的哈德森》上路的,刚满一岁的小橙子在我怀里高兴坏了,嗯嗯啊啊,手舞足蹈。这是她第一次出远门,也是我近两年来第一次出行。假日的空气暖暖的,风里都散着花香,小橙子小手指着窗外,一刻都不舍得休息。
  车窗外是曾经走过无数遍的路。上大学期间,乘大巴车往返于芜湖与家之间,每一次都是风风火火,好像有使不完的劲儿。和老公聊着10多年前的事,说话间就到了,安顿好一切,一家三口前往我的母校。
  因为中江桥整修,我们绕行了一段才渐渐熟悉路,用小推车推着小橙子,行走在平整的水泥路上。“师大书店一条街”,人文书店、方伦书店、二手书摊,当年读书时在街边走走,总要带几本书回去,人文书店的女老板总是很文雅地翻找我需要的书,细声细语地跟我说她儿子经常听学校教授的讲座。如今的人文书店没有了昔日的熙攘,书店门前的二手书摊却还是那么红火,有的老板靠在躺椅上边看书边等着生意上门,有的则在跟学生谈着价钱。那个哑妹还在,当初经常在这个书摊卖书,每次我在纸上写写画画给她,她便能准确地拿出我想要的书。10多年过去了,哑妹的身边多了男人和孩子,她还是面带微笑地朝我递过一张纸,我写上几个字,再用手比画,一本八九成新的书就递到了我手里,温暖,熟悉。
  我跟老公说,这街边还有我最爱吃的米线,不知道摊位是否还在。说话间,白色的手推车就到了面前。说来也怪,十几年了,米线店的生意还是很好,老板没有租赁门面另开新铺,连位置都没有变,一直在书摊边,供读书闲聊的朋友来一点饱腹之物。夏天的时候,再添上一杯冰红豆酒酿,躲在遮阳棚下畅饮,甚是凉爽。老板还是留着一字须,在书店和学校边待久了,连说话都变得慢条斯理:“要辣吗?”“带走还是在这儿吃?”“五分钟之内就要吃哦,不然味道就变了。”一边说一边把调料拌匀,油亮的米线在大碗里翻腾,夹着花生的浓香和黄瓜丝的清爽,再加上醋、辣椒、姜、蒜,一下子碗里变得丰富起来。我坐在小桌边等着,在初春的阳光下,好像要匆忙吃完,赶回学校上下午的课。
  因为时间紧,我们只得在校园里大致走了走,小橙子躺在小推车里睡着了。三个人在田家炳楼前留下一张合影,小橙子的脚露在推车外。晴空下,我们笑着,一如当初一起走出校门。背景里的田家炳楼闪亮地矗立着,“厚德、重教、博学、笃行”几个红字熠熠发光。记得那一年暑假,我和室友都没有回家,在田家炳楼里复习功课,准备考研。现在,挥洒过汗水的地方,坐着陌生的身影,熟悉的人却天各一方了。还记得当初四个女生大半夜把门诊老爷爷的门敲开,只为给我看病吗?寝室隔壁的你,十字绣是否绣完?当初说好,谁先结婚送给谁的。总是拿奖学金,却每次考完试都说没考好的你,是否还对自己要求颇高?是否还记得四个人轮流看完一本《穆斯林的葬礼》,四个脑袋挤在电脑前看完一部《女人花》?
  夜色渐浓,归途中《梦中的哈德森》的歌声又响起。有人说,哈德森是个美人;也有人说,是那些未曾实现的梦想和梦想里的人。我们在高速上飞奔,吉他的和弦四散飘逸,梦想的味道似苦实甜,今天的回望正是曾经的祈盼,歌里唱的美好一路相伴。

□安徽省池州市贵池区市场监管局 高梦颖

(责任编辑:)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工商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