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工商文化->文学天地

穿越岁月的爱

——读沈从文张兆和书信集《不知为什么,我忽然爱上你》

访问量:[]
发布时间:2017-07-11 09:33 来源:
分享:
0


  “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沈从文的一句表白,成为几十年来流传的经典。这句话出自沈从文写给张兆和的情书,在《不知为什么,我忽然爱上你》(湖南人民出版社,2014年1月)一书中可见全文。
  《不知为什么,我忽然爱上你》是沈从文、张兆和的书信集,由张兆和编选,收录了沈从文与张兆和的家书,记录了他们相濡以沫携手走过近半个世纪的人世沧桑。透过无尽岁月的爱情与文字,我看到了不一样的沈从文以及他和夫人之间纯真隽永的爱情。这本书是我在湘西沈从文故居购得,是我对湘西之行的最好回忆。一路读来,一路濡染着我的思绪,与作者有着同喜同悲。
  这本书信集时间跨度很长,从1930年7月先生对张兆和女士的追求开始,一直到1961年7月张兆和致先生的那封“有许多话要说”的信截止,跨越30余年的时光。这30年正是祖国灾难深重、作者颠沛流离的时期,家不成家,国不成国,家仇国恨,让作者夜不能寐。愁绪苦闷徘徊化为文字,变成了一份最为唯美的回忆。
  对作者而言,这30年大约可以分成几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从先生对张兆和的追求开始,到两人终于结为夫妻,大约经历了三年零九个月的时间。这段时间应该是先生最幸福的时光,无论是怎样的书信现在看来都是甜蜜的,就是哀愁也是带着甜蜜的哀愁。
  第二阶段当为1934年,我一直觉得对于先生而言,这一年很重要。这一年的1月先生的母亲生病,他远别新婚的妻子返乡探母,在返乡途中写下了大量的家信,也画了许多速写,这就是后来散文名篇《湘行散记》的雏形。当年湖南战乱不断,作者故意用轻松的笔调写景写情,安慰远方的妻子,深深的眷恋尽在文字中,离愁别绪与惶恐不安也在深深浅浅的文字里。这一年的散文奠定了先生“世界乡土文学之父”的基础,应该是值得深深纪念与难忘的一年。小说《边城》也是在这一年的4月完成的。
  第三个阶段从1937年8月12日开始。这一天,沈从文和一批知识分子结伴化装逃出日本侵略者占领下的北平,辗转飘零最后到达昆明,留下夫人张兆和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苦守北平。张兆和的信里说:“在这种家书抵万金的时代,我应是全北平最富有的人了。”《飘零书简》中选取的就是这一时期的书信,集中在1937年到1938年间。值得一提的是,1938年8月沈从文的纪实作品《湘西》开始在《大公报》连载,这是先生自《湘行散记》之后的又一力作。
  1949年,对于祖国来说是喜庆的,对于先生却是悲情之年。这一年,正准备“好好的来写”一二十本文学作品的沈从文,从1月起就陷入精神失常,不得不中止了他深深热爱着的文学事业,走下了北大中文系的讲台。朋友的关心,家人的宽慰,祖国的喜庆,都未能缓解他的病情,他病了很久。《呓语狂言》汇集了先生病前病中直到病情逐步减轻的过程中留下的一部分文字,从那些断断续续的文字中,我们能感受到先生内心的苦痛与彷徨,也能感受到张兆和作为妻子,面临如此困境,对丈夫无微不至的关心与爱护。唏嘘不已的同时,让我想到了相濡以沫。
  《川行书简》与《南行通信》,是先生1951年至1952年赴四川参加土改时期的通信,以及1956年至1957年三次南行中的部分家书,这里面多是一些冷静中的思考。
  最后一个章节的《跛者通信》(沈从文曾用“跛者不忘履”表达他萦怀文学创作的心情),选了1957年至1961年间两人的部分通信。张兆和作为沈从文的妻子,更作为他的支持者、鼓励者与批评者,对沈从文一生的文学创作作出了巨大贡献,没有张兆和也难有沈从文的今天。夫妻恩爱,鹣鲽情深,尽在这一本薄薄的书简里。
  掩卷长思,心生敬意。遥望窗外,是一片苍茫的夜空。恍惚间,我看到先生深邃的目光注视着远方,那里有着一份穿越岁月的爱。

□江苏省盱眙县市场监管局 赵海洋

(责任编辑:)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工商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