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工商文化->文学天地

父亲的手

访问量:[]
发布时间:2017-07-13 09:01 来源:
分享:
0


  我打算给父亲买一双舒适的运动鞋,可平时遛弯儿穿。回家和他商量是买大网眼还是小网眼时,父亲只说了一句:“不愿意穿系带的。”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午饭时,我看着父亲夹筷子的手在微微颤抖,送进嘴里的饭偶尔会有几粒米粘在嘴唇上。妈妈提醒他,他回头照着镜子,用手推了两次,才把米粒重新送进嘴里。这时我才意识到,父亲的手已经不再灵活,十几年前的脑血栓终究还是留下了后遗症。
  饭后,我倚在父亲身旁,拉过他的手,抚摸着他那宽宽的手掌、温热的手心。父亲的指甲长了,我找来指甲刀,帮他修整。他说:“剪剪右手的吧,左边的我自己可以。”他左手的指甲看似剪过,但并不整齐,我能够想象父亲自己剪指甲时那吃力笨拙的样子,不禁觉得好心酸。
  “心灵手巧”常常用于形容聪慧的女子,但我的父亲确实有着一双巧手。过去家里盖房子、建猪舍、砌院墙,都是父亲自己动手,从没请过砖瓦匠;自行车坏了,都是父亲自己找工具修,从未求过修车师傅;家里的水、电、门、窗,哪里出问题了,父亲的手就像神仙的手,总能让这些问题迎刃而解。
  父亲的手,还能写得出行云流水的百尺长卷,写得出苦乐年华的无数文章。父亲爱好文学,在我的记忆中,他在家的大部分时间是在读书和写作,家里存着他发表的稿件就有厚厚几摞。他退休前写的一份回忆录也有十几万字,他的论文获奖证书更是不计其数。
  父亲的手,不仅仅是书生的手,也是庄稼汉的手。父亲下乡8年,在农村春种秋收,练就了一双宽厚有力的手。回城后,他每年都要打理家里的小菜园,我总也不能忘了他支起的豆角架和西红柿架,还有那两棵不爱结果的葡萄树。父亲的手还会做木匠活儿,小时候家里的沙发、茶几都是父亲的杰作。我儿时的第一个自行车坐椅,也是父亲连夜做的,现在还能想起他双手推刨子的情景。
  正是父亲的手,为我们撑起了几十年的幸福生活。如今,父亲病了,虽然头脑还算灵活,但性情大变,不再侃侃而谈,也不再事必亲躬。他的那双手也变“懒”了,懒得不再读书,不再写字,连健身球都不爱转,衣服扣子都系不好,系带的鞋都不爱穿了。
  握着父亲已不再灵活的手,我的心在颤抖。我要做他的手,做他的脚,做他的眼,让他度过一个幸福的晚年!

□辽宁省阜新蒙古族自治县市场监管局 吕 丹

(责任编辑:)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工商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