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工商文化->文学天地

六月无穷好

访问量:[]
发布时间:2017-07-13 09:01 来源:
分享:
0


  窗外不知是什么鸟,或许是麻雀、燕子、相思鸟,也或许是画眉、百灵、金翅雀,每天天麻麻亮就在树叶间拉开欢唱的序幕,从春一路唱来,一点不疲倦。好听是好听,可那个时辰睡意正浓,只好跌跌撞撞爬起来,关了玻璃窗继续迷迷糊糊地睡。鸟儿似乎并不懂我的心事,依旧在枝叶间撒欢鸣唱。没有掺杂人声的鸟鸣很纯粹,还是一阵阵穿透玻璃窗,进来和我嬉戏。
  可我并不恼它们,每次再醒来时,会回味一番那鸟鸣,只是这时已有其他声音夹杂,再也没有鸟鸣境幽的意境了。很多次,我会在心里做着打算:“明早听到第一声鸟鸣,一定就坐在阳台上认认真真地听个够。”只是这么想着,第二天并没有去听个清楚明白,生活就在这缠人的鸟鸣声中日复一日地继续着。
  初夏其实是个大胆的季节。你看,除了鸟儿们在桂树、香樟、玉兰树间扑棱棱毫无顾忌地穿梭,还有那些红的黄的白的花儿,也大大咧咧地不管不顾地开着。首推蔷薇,藤藤蔓蔓趴在窗台上,大朵大朵艳红的花挤挤挨挨,似调皮的孩童般向屋内张望,探头探脑,窃窃私语。极红的花,极绿的叶,强烈的色差冲击着人的神经,总是让人想入非非。那一树一树的玉兰,花开得比小孩的手掌还大,它却毫无违和感,只相信自己的直觉,恣意地开着。还有那雨后的美人蕉,一蓬蓬,一簇簇,红的黄的花艳俗交织,直迷人的眼。
  更有这六月黄梅雨,滴滴答答,硬是不肯落下帷幕。我倒是对这梅雨偏爱了些,万木葱茏总是因为这些雨水的滋润,那些逼人的绿是须经雨水的冲洗才会有亮泽的。而且,天空总是变幻莫测,特别是雨后的傍晚真是神奇得很,那大团大团翻涌的乌云,一会儿变幻化作蓝白相交,这让我想起作家张爱玲家瓷器上的冰纹。有时雨将下未下之际,又有一块绸缎般的暖橙色镶嵌在整块绛紫色的天幕里,和《红楼梦》里宝钗家居时穿在玫瑰紫二色金银鼠比肩褂里的那件蜜合色小袄一般,真想扯下来披在身上,看到底有多美。待到雨点儿劈头盖脸打下来,也没多少淋漓之苦,倒有不少雨趣在其中。听说梅雨季就是长霉季,我竟也不以为然,倒是觉得那霉绿也是一种极好看极有古韵的颜色,让人想起张爱玲说的那着了霉绿的香炉。
  不是所有的故事发生在夜晚才美丽,白天也有白天的美妙。大概是吃过午饭的时候,人还坐在餐桌旁,外面的雨就起劲儿地下起来。于是,寻了那神秘园《下雨的时候》来听,让那来自心扉的声音穿透生命的表层,直抵灵魂最深处。再来一曲低音长笛《薰衣草的阴影》,柔缓绵延,如月如水,系住心魄,释放回忆。这种坠落心涧的声音,激荡起内心的涟漪。都说雨天适合发呆,适合怀旧,这种低音长笛恰好将那种思念情怀在楚楚动人的音色里挥洒得淋漓尽致,听的人在这样的雨境里沉沦一次也是不错的选择。
  六月,我一直有一种并不奢侈的情结作祟,那就是一定去找一方荷塘,看那“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不知是因为那弹筝女西湖追苏公,从此“一朵芙蕖开过尚盈盈”;还是因为“惟有绿荷红菡萏,卷舒开合任天真”,那天真让我不能释怀,一直惦记着六月的一池青荷。
  仍是个有雨的日子,驱车几十公里,真的寻了那方荷塘。硕大的荷叶里有透明的水在晃,碰一下,晃一晃,我竟是喜欢得不得了,却忘记了要看那凌波仙子荷花。青青的荷叶真是招人喜爱,荷花也开得甚是欢欣。有的含苞伸向空中;有的开得正盛,花瓣一不小心便落了塘里;还有初长成的莲蓬,藏在叶下悄悄私语。那一片青荷呀,真的迷人,迷了我这般远道而来的赏荷人。天际处,有灰白色的云,乱搭的效果往往绝妙,好一个水沉香里、锦云深处!
  雨后的荷,有着难以言说的韵味。绿盖半篙新雨,红香一点清风,徜徉荷塘间,我竟当自己是仙子了。忍不住偷了易安居士的词风,吟出几句:湖上风来波浩渺,夏才至,红稀香少;一场新雨洒过,习习风,任逍遥。莲子初成荷叶俏,清露洗,蘋花汀草;水光柳色与人随,说不尽,无穷好。
  六月,真的无穷好。我还迷上了蒋勋,他的声音里仿佛下了蛊,以致我在荷塘流连时,竟也有红楼里紫菱洲的错觉了。

□安徽省东至县市场监管局 徐铁云

(责任编辑:)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工商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