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工商文化->文学天地

爱与希望常在

——读卡勒德·胡塞尼《灿烂千阳》

访问量:[]
发布时间:2017-08-08 09:01 来源:
分享:
0


  有种力量无坚不摧,那是爱;有种力量无孔不入,那是希望。
  继《追风筝的人》之后,美籍阿富汗裔作家卡勒德·胡塞尼又一部力作《灿烂千阳》获得极大关注。这是一个关于不可饶恕时代里不可能的友谊以及不可毁灭的爱的故事,讲述了战争背景下两名阿富汗女性玛丽亚姆和莱拉的坎坷经历。玛丽亚姆是个私生女,15岁那年执意要去山下看父亲,母亲的绝望自杀、父亲的冷漠给了这个少女致命的打击。在父亲几个妻子的安排下,她嫁给了老鳏夫拉希德,终日忍受家庭暴力。她的世界没有希望,也没有哀伤;没有梦想,也没有幻灭;无所谓未来,更不在乎过去。莱拉比玛丽亚姆小十几岁,本是个美丽善良的小女孩儿。在阿富汗的战火中,她失去了疼爱她的双亲。在拉希德的谎言下,她以为挚爱的恋人死去了。为了生存,她被迫嫁给了拉希德。
  命运让莱拉与玛丽亚姆走到同一个屋檐下,却彼此敌视。莱拉的女儿阿兹莎的降生和拉希德非人的折磨,又让她们走到了同一战壕,像母女一样亲密无间。玛丽亚姆如死水般的内心,生出了希望的嫩芽。最终,她在一次争执中帮助莱拉打死了拉希德,让莱拉带着孩子与曾经的恋人远走他乡,自己平静淡然地接受死刑。这是她几十年来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为自己做主。
  纵观整部小说,太多的痛苦和离别,太多的暴力和流血,太多的贫穷和灾难,压抑而悲切,像一张巨大又密不透光的黑布,把一切包裹在里面。绝望是唯一的感受,像小时候一样在屋顶看月亮、在树下看落叶,都成了一种奢望。直到阿兹莎的降生,给这块黑布撕开了一道小口子,无数希望喷涌而出。最终,莱拉得到了爱,玛丽亚姆完成了自我认知和自我救赎。战争结束了,干旱结束了,和平和希望重新降临这个国家,平等和自由再次亲吻这片饱受30年灾害的土地。
  “人们数不清她的屋顶上有多少轮皎洁的明月,也数不清她的墙壁之后那一千个灿烂的太阳。”对于新书取名《灿烂千阳》,胡赛尼解释说,该书的书名源自一首有关喀布尔的诗,其末尾“一千个灿烂的太阳”正适合这本小说想要表达的主题。本该像太阳一样灿烂的阿富汗女性,在战争的大背景下,她们并不是完整意义上的“人”。她们没有自我意识,没有独立人格,她们人生的意义只剩下做家务和繁衍后代。玛丽亚姆和莱拉是作者虚构出来的两个人物,她们代表了成千上万受苦的真实女子,这些女子不像莱拉这样幸运。莱拉成长在一个开明的知识分子家庭,受到了良好的教育,尽管战争让她失去了一切,但她依旧保持独立思考。大多数女子像玛丽亚姆一样,蒙昧无知,她们对自己的定义来源于社会、家庭和丈夫。她们只是可有可无的附属品,没有人给她们希望,也没有人愿意为她们牺牲。她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生活在苦闷的罐子里,如行尸走肉一般,无所谓爱与希望,只有辛劳与忍耐。
  有人说,这世上的一切都借希望而完成。农夫不会剥下一粒玉米,如果他不曾希望它长成种粒;单身汉不会娶妻,如果他不曾希望有孩子;商人也不会去工作,如果他不曾希望因此而有收益。小说的结尾,干旱许久的喀布尔河再次奔涌,莱拉回到了喀布尔,成为一名传播知识与爱的老师。像《追风筝的人》一样,这是胡塞尼的一贯作风,即在绝望中埋下希望的种子。
  千阳灿烂。愿每个生活的苦难中的女性都能像莱拉一样,做一堵耸立的城墙,尽管伤痕累累,依旧傲然耸立,呵护内心爱与希望的嫩芽,冲破重重阻碍,成为“灿烂的太阳”,照亮整个世界。

□江苏省南京市六合区市场监管局 乔丽文

(责任编辑:)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工商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