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法律法规->法律研究->案例分析

关于第12124800号Lipovitan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书

访问量:[]
发布时间:2017-08-29 09:15 来源:
分享:
0


  

商评字(2017)第0000046884号

  申请人:大正制药株式会社
  委托代理人:北京林达刘知识产权代理事务所(普通合伙)
  被申请人:郭振宇
  委托代理人:北京方韬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
  申请人于2016年6月28日对第12124800号Lipovitan商标(以下称争议商标)提出无效宣告请求。我委依法受理后,依照《商标评审规则》第六条的规定,组成合议组依法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的主要理由是:
  一、在争议商标申请注册前,申请人的力保健LIPOVITAN商标以其卓越的品质和良好的信誉,在中国乃至世界上拥有极高的知名度和影响力,为中国的相关公众广为知晓。争议商标明显是对申请人驰名商标的复制、模仿,极易误导公众,而致使申请人的利益受到损害。争议商标的注册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以下称《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三款的规定。
  二、争议商标与申请人第12109303号LIPOVITAN及图商标(以下称引证商标)构成使用在类似服务上的近似商标。
  三、被申请人作为我国大型制药企业的高管,与申请人同为制药行业的竞争者,且与申请人的高层同为世界自我药疗产业协会的高层领导人,多次同时参与国际大型会议,通过这些关系而得知申请人商标的存在,并将该商标进行恶意抢注。争议商标的注册违反了《商标法》第十五条第二款和第三十二条关于“不得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之规定。
  四、被申请人有大规模抄袭抢注他人知名商标的一贯恶意,其搭便车、不正当利用他人商誉的主观恶意十分明显。争议商标的注册违反了《商标法》第七条、第十条第一款第(七)项、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
  综上,请求依据《商标法》第七条、第十条第一款第(七)项、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第十三条第三款、第十五条第二款、第三十条、第三十二条、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四十五条第一款等相关法律规定,宣告争议商标无效。
  申请人向我委提交了以下主要证据:关于申请人及其力保健LIPOVITAN商标产品的介绍资料,关于申请人商标及其产品的使用资料,关于申请人及其产品的广告宣传资料,类似案件的裁定书和判决书,被申请人注册商标信息,其他国外知名品牌的相关介绍资料等。
  被申请人在我委规定期限内未予答辩。
  经审理查明:
  1.争议商标由被申请人于2013年1月31日向商标局提出注册申请,指定使用在第35类广告、进出口代理等服务上。在法定期限内,争议商标被提出异议申请,争议商标经商标局(2015)商标异字第58064号决定准予注册,注册公告于2016年1月14日刊登在1487期《商标公告》上,专用权起止日期为2014年7月28日至2024年7月27日。
  2.引证商标由申请人于2013年1月28日申请注册在第35类药品零售或批发服务、药用制剂零售或批发服务上,专用权期限由2014年7月21日至2024年7月20日。
  3.被申请人在多个商品或服务类别上申请注册170余件商标,其中包括Bausch&Lomb、NatureMade等知名品牌。
  以上事实有商标档案在案佐证。
  我委认为,《商标法》第七条已体现在《商标法》的具体条款中,我委将适用《商标法》的具体条款审理本案。
  经合议组评议,我委认为,本案有以下焦点问题:
  一、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是否构成《商标法》第三十条所述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服务上的近似商标。
  争议商标Lipovitan与引证商标LIPOVITAN在字母的构成、呼叫上完全相同,两商标已构成近似商标。争议商标指定使用的服务广告、进出口管理等与引证商标核定使用的服务药品零售或批发服务、药用制剂零售或批发服务在服务对象、服务特点等方面存在一定关联。加之,引证商标具有较强的独创性和显著性。被申请人将与之完全相同的争议商标申请注册在类似服务上,且综合考虑被申请人在多个商品或服务类别上申请注册170余件商标,其中包括Bausch&Lomb、NatureMade等知名商标,其主观难谓善意。如若两商标同时使用在类似服务上,易导致相关公众对服务来源产生混淆误认,已构成使用在类似服务上的近似商标。因此,争议商标的注册违反了《商标法》第三十条的相关规定。
  二、争议商标的注册是否违反了《商标法》第十三条、第十五条第二款和第三十二条关于“不得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之规定。
  《商标法》第十五条第二款和第三十二条关于“不得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之规定所保护的商标一般为未注册商标,鉴于申请人已在类似服务上在先取得引证商标的注册,且我委已适用《商标法》第三十条对引证商标进行保护,在此情形下,无论引证商标驰名与否,均不影响本案结论。故本案不再适用《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三款、第十五条第二款和第三十二条的相关规定进行审理。
  三、争议商标的申请注册是否违反了《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七)项、第(八)项的规定。
  申请人主张争议商标的注册和使用违反了《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七)项,但争议商标对其核定使用的广告等服务的质量等特点没有进行超过固有程度的表示,不会使公众对服务的质量等特点产生错误的认识,争议商标未构成《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七)项所规定的情形。《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所指的具有不良影响是指商标本身的图形、文字或其他构成要素对我国政治、经济、文化、宗教、民族等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产生消极的、负面的影响。本案中,争议商标不属于上述条款所指的情形,申请人依据上述法律规定所提无效宣告理由不成立。
  四、争议商标的注册与使用是否违反了《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
  《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以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是指争议商标注册人在申请注册商标的时候,采取了向行政主管机关虚构或者隐瞒事实真相、提交伪造的申请书件或者其他证明文件,以骗取商标注册的行为,或基于不正当竞争、牟取非法利益的目的,恶意进行注册的行为。基于不正当竞争恶意注册的行为指除《商标法》第十三条、五条、第三十二条等条款规定之外的其他违反诚实信用原则恶意注册的情形。申请人提供的在案证据尚不足以证明被申请人存在上述行为,故申请人该项主张不能成立。
  另,申请人的其他理由均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
  依照《商标法》第三十条,第四十五条第一款、第二款和第四十六条的规定,我委裁定如下:
  争议商标予以无效宣告。
  当事人如不服本裁定,可以自收到本裁定书之日起三十日内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起诉,并在向人民法院递交起诉状的同时或者至迟十五日内将该起诉状副本抄送或者另行书面告知我委。

合议组成员:孙 莎
  马 静
任 航

 

 

 

 

解读

北京市柳沈律师事务所 郑 鹏

  这份商标无效宣告裁定书主要涉及一个重要的问题,即商标申请人的“恶意”如何认定,以及如何适用相应的《商标法》条款对商标申请人的恶意作出判定。
  对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相同或近似商标而言,通常来说有两种情形。一是在后的申请者并无恶意,只是单纯的商标设计撞车;另一种是在后申请人明知在先商标存在,出于攀附他人商誉的目的,而故意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申请注册相同或近似商标。后一种情况,在后的商标申请人的恶意就成为商标评审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因素。虽然《商标法》第三十条的条文并未规定恶意的要素,但第七条第一款明确指出:“申请注册和使用商标,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诚实信用原则贯穿于《商标法》的始终。对于能够证明商标申请人有恶意的情形,在适用《商标法》第三十条时,可以对商标近似和商品类似的判断适当放宽,从而保护在先的引证商标、遏制恶意抢注的行为。
  商标申请人的恶意有哪些表现形式呢?这份裁定书提到的几种恶意的情形,正是较为常见的典型:
  (一)引证商标具有独创的设计和显著性
  商标按照其显著性程度的强弱可以分臆造商标、任意商标、暗示商标和描述商标。显著性越弱的商标,他人在构思和设计商标时与之“撞车”的可能性较大;反之,独创性和显著性越强的商标,则在后的申请者就缺乏合理的理由解释为何会与之相似,认定在后的近似商标申请具有故意造成混淆的恶意的可能性就越大。
  本案的引证商标为LIPOVITAN,并非常见的英文词语,除作为商标外没有其他含义。争议商标Lipovitan与引证商标在字母的构成、呼叫上完全一致,其申请人很难合理解释为何两件商标设计会“撞车”。因此,商评委在裁定中认定“引证商标具有较强的独创性和显著性……(被申请人)其主观难谓善意”。
  (二)引证商标具有高知名度
  引证商标的知名度越高,则在后的商标申请人知悉引证商标的可能性就越大,善意的单纯设计“撞车”的可能性就越小。本案中,引证商标所有人提供了大量关于其商标知名度的证据,证明争议商标所有人具有恶意的可能性很大。
  (三)在后的商标申请人与在先的商标权利人处于相同的行业
  本案中无效宣告请求人提出争议商标申请人与其是相同行业的竞争者,基于行业关系而对引证商标非常了解,故主张其注册争议商标构成《商标法》第十五条第二款的情形。虽然“处于相同行业”并非《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六条规定的“商标法第十五条第二款中规定的‘其他关系’”,商评委也并未支持此条请求,但该情形也能在一定程度上证明争议商标申请人的恶意。
  (四)大规模抢注他人商标行为
  本案认定争议商标注册人具有恶意,还有一个关键点,即其在多个商品或服务类别上注册了170多件商标,其中包括Bausch&Lomb等知名商标,因此商评委认定其主观难谓善意,并依据《商标法》第三十条的规定对其予以宣告无效。
  大规模抢注他人商标是商标申请领域的顽疾。由于我国采取“在先申请”原则且商标申请费用较低,因此出现一些大量抢注他人的知名商标囤积以牟利的“职业注标人”。大规模抢注行为,既损害了在先商标权人的利益,也浪费了宝贵的商标资源和行政资源,损害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
  为遏制这种大规模抢注行为,工商总局商标局、商评委和各级法院一直在不断探索,从早期援引《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的“不良影响”,到现在法院普遍接受适用《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的“其他不正当手段”。2017年发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四条明确规定:“以欺骗手段以外的其他方式扰乱商标注册秩序、损害公共利益、不正当占用公共资源或者谋取不正当利益的,人民法院可以认定其属于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规定的‘其他不正当手段’。”这是对大规模抢注行为较为明确的规定。
  在本案中,商评委为何将大规模抢注行为作为适用《商标法》第三十条时考虑恶意的一个因素,而没有适用《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呢?笔者认为,根据经验,在《商标法》第三十条已经能够予以规制的前提下,商评委会更倾向于使用相对条款作出裁定,毕竟本案主要涉及在先权利人的私利,通过大规模抢注行为认定其恶意,从而对商品类似的认定适度扩张,已经足够保护在先商标权人的利益;而《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涉及社会公共利益,在适用时需要更加慎重。
  除上述几种情形外,能够证明恶意的行为还包括:曾经有过商标侵权行为,曾故意以在先商标或在先商标权利人的名义进行虚假宣传等。
  这份裁定书也提示我们,作为商标权利人在提起异议或无效宣告时,可以尽可能搜集对方恶意的证据。如果证据充分,则商标局或商评委会更倾向于认定商标的类似和商品的近似,从而适用《商标法》第三十条对在先商标予以保护。作为商标申请人,在设计和申请商标时要注意规避在先注册商标,特别是在先的有一定影响力和知名度的商标,不要怀有侥幸心理,试图“打擦边球”。这种行为最终难逃法网,只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北京市柳沈律师事务所 郑 鹏

(责任编辑:沈沉)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工商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