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工商文化->文学天地

百卉谢芬芳

访问量:[]
发布时间:2017-09-26 09:26 来源:
分享:
0


  新买了一张书桌,在整理旧书刊时,一封书信不经意间飘落出来,拾起一看,熟悉的字体让我的思绪瞬间像打开的潘多拉魔盒,汹涌不止。
  两年来,为了忘记你,我刻意将你的音容笑貌埋成心冢,将你的书信物件束之高阁,不想还是遗留下一封,也许是天意吧!是的,我怎能忘记你?没有你的日子,即使在夏日的阳光下,我也会感到心寒。
  那年冬天,我们一起被县工商局录取。报到那天,胆怯的我早早赶到局里。有人告诉我,还有比我来得更早的!这时,坐在角落里的一个秀发披肩女孩扭头对我灿烂一笑,站起来落落大方地说:“你好,我叫姜兰芳。”你那明媚的笑容立刻缩短了两人间的距离,我们一见如故地攀谈起来。
  我那时是一个很土的女孩。母亲年事已高,亦无姐妹为伴,没有人指点我穿戴装扮。于是,你就充当了我的姐姐,帮我购买化妆品,选择适宜的服饰,领我走进时尚之门。
  记得有一次,母亲的好友去了一趟深圳,给我带了一件当时十分时尚的蝙蝠衫。我穿上给你看。“这件衣服太漂亮了,但是跟你的气质不搭。你应当穿得典雅一些。”你说,“不如拿到我姐姐的店里卖了,另买一件泡泡沙的连衣裙。”
  第二天,你又从乡下赶来,拉着我逛街。那时,你已经分在三垛工商所工作了。我俩到一家家店试衣,直到店家快打烊了,你才帮我挑了件红白格子的连衣裙。我穿上它犹如一朵蓬勃纯洁的杜鹃花,不禁开心地笑了。后来我才知道,那件衣服还没有卖掉,是你垫的钱。
  我那时也在乡下工作,有时遇到烦心事无人倾诉时,就将心里话让邮寄员带给你。每一次,你都耐心为我排解。
  有天早晨,我正打扫办公室,一位中年妇女突然闯进来大声嚷嚷:“三黑子黑心肠哟,1斤半肉少了3两,你们工商局管不管啊?”我用公平秤一秤,确实少三两。我知道三黑子蛮横是出了名的,什么事都敢干。我去能解决问题吗?但是看到屋里没其他人,我只能硬着头皮说:“走,看看去。”
  到了那里,果然见三黑子张牙舞爪地在对周围群众说,不管是谁,我也不怕。我将那块肉放在他的肉案上说:“三黑子,怎能短斤少两呢!《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你没看吗……”话未说完,三黑子睁圆双目,舞着杀猪刀说:“一个黄毛丫头还想管我?老子就少了,你想怎么着吧?”我当时就气得噎在那里,泪水直在眼眶里转。这时,所长冲过来,指着三黑子说:“三黑子,你又犯病了!”三黑子见了所长,突然像泄气的皮球,蔫了。事情解决后,我拔腿就跑回宿舍,抱着被子大哭。所长在外敲着门说:“这点儿小事就哭鼻子了?你是缺乏锻炼,历练历练就好了。”
  我把这事写信告诉了你,你接信的当晚就骑车赶来。那时乡下还没有通公共汽车,你也刚学会骑车。乡下的路狭窄不平,还没有路灯,你克服了多大困难呀!当你站在我面前时,我疑是神从天降。我俩关在宿舍里,躺在一张床上,窃窃私语。你说:“我也遇到过类似的事。个体工商户也是人,你何不平时就注意与他们多交流,增进感情呢!”后来我按你说的去做,果然逐渐打开了工作局面。
  后来我调到局里工作,你也调到纪委工作了。我们书信少了,改用电话联系。你那絮絮低语的声音,一直滋润着我的心灵。
  我一直自顾自地向你倾诉着感受,却忽略了你也是一个有喜怒哀乐的女性。这么多年,我竟然从未听你发泄过不良情绪!直到那一天,你到我办公室,消瘦无比,像只瘦弱的鸽子惹人爱怜。我问你为啥这么瘦,你轻描淡写地说:“我脑袋开了刀,切除瘤子。”我一下子愣在那里。看着我的样子,你笑弯了腰连声说:“不用怕。”那天分手时,我坚持要送你回家。你说:“我这不是已经好了吗!”粗心的我竟然信以为真了。
  此后我们一直保持着联系,你依然没有流露出一丝病痛的情绪,甚至在病床上都发出银铃般的笑声。我也以为你好了。直到你弥留之际,电话打不通了,我赶去看你,你已经紧闭双目深睡不醒……
  你走了,走得比湖水还要平静,天堂里不会有病痛再让你憔悴,愿你在天堂里快乐无比。
  我一无所长,只能用这无华的文字来悼念已远去的好友。

□江苏省高邮市市场监管局 朱 玲

(责任编辑:)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工商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