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工商文化->文学天地

寻诗“第一山”

访问量:[]
发布时间:2017-11-14 09:32 来源:
分享:
0


  我要走访的“第一山”,不是山东省的泰山,而是位于江苏省盱眙县城区北部的“第一山国家森林公园”。泰山红门前有一块“第一山”碑刻,是明嘉靖年间曾任巡按山东监察御史的李复初所书;而盱眙的“第一山”则得名于宋代大书法家米芾所题。泰山岱庙内也有米芾“第一山”的碑刻,是因20世纪50年代初平阴少岱山庙宇被拆毁,“第一山”碑幸免于难,被运至岱庙保存。
  盱眙“第一山”的由来是这样的。北宋哲宗绍圣四年(1097年),米芾赴任涟水知军,由国都汴京(今开封)经汴水南下就任。此行一路平川,入淮时忽见奇秀的南山,米芾诗兴勃发,写下了名扬千古的《第一山怀古》:“京洛风尘千里还,船头出汴翠屏间。莫论横霍撞星斗,且是东南第一山。”从此,南山易名“第一山”,盱眙古城便筑建在此山怀抱之中。所以,“第一山”是盱眙的标志,也是盱眙的名片。
  这个重阳节恰逢周末,我来到这座历史文化名山,不为登高,只为寻诗。
  车在东门前停下,此处正是“第一山”的山巅。早在汉朝,孔子的后裔孔安国为临淮太守时,就在此创立了“崇圣书院”,历朝历代文人墨客极为推崇。民国时,在书院的基础上建立了省立中学,新中国成立后历次更名,现名为盱眙中学。我曾在此参加高考,经历了人生的涅槃。儿子亦曾在此求学,三年时光,寒暑冬夏一路相伴。这里留下了我几多难以忘怀的记忆,每次路过,触我长思,远去的时光浮现眼前,恍惚听到教室里传出的琅琅书声。
  过东门向西俯瞰,满山皆绿,偶有秋色斑斓。淮水悠悠,不舍昼夜。望着这千里长淮,想到淮河源的桐柏山,也想到淮河中游的荆涂峡。前不久才从涂山回来,那山,那水,那人,那情,景,怎不令我思绪万千?我想到晶莹的红玛瑙,想到欢快的花鼓灯,还有大禹的美好传说。往事历历在目,再忆起恍若梦境。
  沿石阶一路而下,魁星壁前,北宋四位大家米芾、黄庭坚、苏轼、蔡襄的雕塑静立,正对斜阳。最南端的是米芾雕塑,紫铜雕成,仙风道骨,长须飘髯,一看便是吴为山大师的作品。我在南京博物院参观过吴为山大师雕塑展,千秋人物尽在大师的拿捏之中,令我记忆深刻。
  到“第一山”,第一要铭记的就是米芾,没有他,也就没有“第一山”的今天。除写下《第一山怀古》一诗外,米芾后来在盱眙的青山秀水间流连忘返,还赋得“盱眙十景”诗,意境飘逸,如梦如画,为盱眙人传诵。眼前的雕塑,正面对长淮,环视山岚烟霞,以笔指点江山。
  除米芾雕塑为紫铜外,其余三个皆为大理石雕塑,写意的线条,凝练传神。在米芾右手边是黄庭坚,他以诗文受知于苏轼,与秦观、张耒、晁补之同为“苏门四学士”。黄庭坚在盱眙留下过《次盱眙》《初望淮山》《清平山》等诗作。清平山在仇集,我去仇集多次,却不曾登临,有机会当去了此心愿。
  黄庭坚右手边是苏东坡,他是盱眙人民的老朋友了。东坡多次逗留盱眙,游历南山,斜风细雨之中,尽享人间清欢,留下了几十首脍炙人口的诗词。他的《行香子·与泗守游南山作》《浣溪沙》《淮上早发》,千百年来一直为人们传诵。让我难忘的还有一首《泗州僧伽塔》,东坡在诗里回忆了当年扶柩归去途经泗州时的情景。治平三年(1066年),苏洵病逝于京师,苏轼扶灵柩途经泗州,同船的还有妻子王弗的灵柩。即便豪放如东坡,遇到这样的不幸也是心有哀戚。“我今身世两悠悠,去无所逐来无恋”,这是怎样的一份哀痛啊!
  最北面的是蔡襄。我读蔡襄的诗不多,知道他是缘于我寻惠安女不遇,在洛阳桥畔流连忘返。作为中国古代四大名桥之一的洛阳桥,就是蔡襄蔡大人在泉州任上所修。蔡大人不但诗写得好,还是北宋时期著名的书法家、政治家、茶学家。他在盱眙留有《龟山夜泊书事》的墨宝,至今仍在“第一山”的秀岩上闪闪发光。
  过雕塑北行,一条青石路高低不平。行不过百米,便是西域寺,也称“半边庙”。寺不大,容不得人蜗居,因紧贴崖壁,“半边庙”之称最为妥帖不过。儿时登临此山,我不明白为何叫西域寺。后来读到宋代郑汝谐的《题盱眙第一山》诗,诗曰:“忍耻包羞事北庭,奚奴得意管逢迎。燕山有石无人勒,却向都梁记姓名!”我才明白其时宋金对峙,淮河为界,难怪寺名“西域”了。我在寺前眺望淮河,不由得追思怀古。
  过秀岩到玻璃泉,我在赵孟頫书写的“重建泗州普照禅寺灵瑞塔碑”前驻足流连。泗州考古遗址挖掘出这座碑的龟趺与碑额,从此让这座碑不再孤单。玻璃泉水清清,难忘年少月白风轻时。
  最终来到大成殿,在孔子像前献上我的景仰。转过回廊,只见檐角高挑,竹叶青青。我心有所慨,吟得《重阳节过大成殿》一诗,以附庸风雅,不枉此行:“大成殿里闻书声,檐角飞挑竹叶青。圣人面前拜三拜,也学风雅乱吟咏。”
  半日时光很短,千百年来诗人留下的篇章又太多。早有隋代杨广的《早渡淮》,后有唐宋元明清历代诗人的精美华章。骆宾王的《早发淮口望盱眙》、宋之问的《初宿淮口》、崔颢的《晚入汴水》、李白的《僧伽歌》、白居易的《问淮水》……诗作广为传诵;王昌龄、韦应物、温庭筠、皮日休、欧阳修、司马光、王安石……诗人更是不胜枚举,太多太多。“第一山”满山皆诗草,俯拾皆是,哪里还需寻呢?
  黄昏渐临,斜阳西去。我站立在“第一山”山巅,看悠悠淮水东去,感叹多少往事,多少沧桑,随风去,又入梦来。

□江苏省盱眙县市场监管局 赵海洋

(责任编辑:)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工商报社 版权所有

tempimg src="pic.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