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工商文化->文学天地

爱上一座城

访问量:[]
发布时间:2017-11-28 09:19 来源:
分享:
0


  我会迅速地爱上一座城,大连是,广州也是。大连有海,红墙绿树蓝天,明媚如动画里的王国。广州有江,一条江穿城而过,一座城婆娑有致。我常常感叹,今生无缘于这样的秀水清山,来世就生在这清山秀水间。这样的思想很强烈,背叛了那个生我养我的小村庄和那片我赤脚走过的黄土地,让我心神不安起来。这样的思想太潦草,但它真实地存在,甚至会在很长的时间里左右我的情绪。
  广州市北京路,一些细碎的女子和柔软的风。女子大都是单薄娇小的,简单,素雅,没有浓妆,没有高跟鞋,没有姹紫嫣红的衣着,让人感觉都很舒适。舒适,是这座城的气象。潮湿的地面,如海绵般吸附着这湿漉漉。那些一着地就能生长的花草,艳得不成样子,绿得不成样子。这里很柔和,空气柔和,街面上摆满花草的木头架也柔和。在这柔和里,我少了些个性的棱角和咄咄的言辞。
  我北方家里的客厅,摆着些从南方移植过去的花草,点缀了我近十年的青春。我至宝般呵护着它们的枝叶,它们却终究敌不过北方大漠烈日的烘焙,日渐凋零。置身广州的越秀公园,这里的绿,和我沾了啤酒擦拭过的客厅里的植物叶子一样绿。公园里有山,有树,是花草的统一,幽静清爽。有女子在花园一处平台上练瑜伽,伸臂耸肩,弯腰提腿,肢体在垫子上如花瓣般舒展。
  木棉已过了花期,枝上挑着零零星星的花儿。木棉花和这里的女子有些像,清丽,不妖,不媚,不招摇。羊城木棉,我曾经在一个好友的博客里看到。我们同一系统的,在内部的论坛里有交流,也彼此留下了联系的电话,说好我来广州要约见她。而当我真实地来到她生活的地方时,却不想打扰她。我从上了开往机场的大巴那一天起,就独享了无事烦扰的清静,这是一个人的清欢。
  一个城市的气息会改变一个人的气息。我烈火般的性情,在脚踏上广州的瞬间,便沾染了柔和的气息。一条江,穿城而过,这条江便是全城人生命里的山水。我喜欢这里,喜欢珠江穿过的地方。我生活的凉州太干太烈,达不到与我性格的调和,我的性格需要水的滋养。
  珠江,曾经是地理课本里的一个词,一直在我心的边缘。不识珠江水,不知珠江事。真切地面对珠江时,甲板上的我却不知所措。夜里的珠江有些浮夸,游轮,霓虹,万紫千红的灯……水波荡漾,万千的星星跌落在珠江,江面一片繁华。
  站在400米高的广州塔上看广州,一片灯火。在塔顶,我找一个背对着珠江的窗口,自拍下一张照片。未来的日子太长,我要拿一辈子来回忆。
  远处的小蛮腰,轻摇曼舞在广州的街头。那是着了旗袍的女子,和电影《花样年华》里张曼玉饰演的苏丽珍一样,风情全在腰间。
  肠粉,这细腻的打成卷的面食,裹着些定味的食材,鸡蛋、牛腩、肥肠,又嫩又滑,也是一副柔和的样子。三五个打着卷的肠粉,再加一碗瘦肉粥,就是好些人的晚餐。这样的晚饭比起凉州的打卤面、炸酱面、炒拨鱼、牛肉菜面来,要单薄得多。同行的人吃肠粉要醋,要辣子。老板很坚定地说,没有醋。不由想起外地人在凉州吃面皮子,竟然在汤料里加开水。此时,广州老板和凉州老板一定是同样的表情。
  广州人喝早茶,茶是红茶,这里湿热,红茶驱寒。粥有瘦肉粥、皮蛋粥,是磨碎的米熬的。北方人吃牛肉拉面,进店按各自口味点毛细或二细。广州人喝粥,也是随意点。粥是白米粥,瘦肉、皮蛋盛在另外的盘子里,按客人的需求在白米粥中加不同的料熬。凉州人吃“三套车”,拉面、枣茶、卤肉。茶、粥、甜点,这是广州人的早茶“三套车”。
  找到地铁口,往下走,拐一个弯,再往下走。选一条线,再选一个站,用支付宝,用十元五元的纸币,购地铁票。挤进站台,挤进地铁门,再挤,终于有了落脚的地儿。一号线转乘五号线,再乘284路公交。晚上七八点了,还是下班的高峰。地铁里,大多是年轻人,都在为将来,为生活奔波。
  员村、二横路、陈家祠、杨箕……我记下这些名字,是想记下关于这个城市的一些符号。阳花国花园、中石化第五建设公司,我在地图上找到这两个地方,把中间的路标出来,记下来。这样的感觉很好,把自己从现实中剥离出来,以独立的个体存在,山高水长,我自飞扬。
  有人说,爱上一座城,是因为那城里有你爱着的人。其实不全是。在火车上一天两夜,一睁眼,发现我已在西部。薄薄的绿色点缀着博大的黄土高原,有苍凉以外的苍凉,我的心里却满是绿色和柔软。我知道,我已经爱上了那个珠江穿流而过的城市。

□甘肃省武威市工商局 李 英

(责任编辑:)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工商报社 版权所有

tempimg src="pic.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