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工商文化->文学天地

百年概貌 新诗书话

——读韦泱《百年新诗点将录》

访问量:[]
发布时间:2017-12-05 09:08 来源:
分享:
0


  韦泱先生是沪上资深的作家、藏书家,已出版的书话作品《旧书的底蕴》《纸墨寿于金石》《人与书渐已老》《跟韦泱淘书去》等,深受爱书人的青睐,也日渐成为爱书人着意收藏鉴赏的精品佳作。今年,韦泱将自己20多年来对新诗的研究成果《百年新诗点将录》(文汇出版社,2017年1月)推出,引起了文学界的广泛关注。
  韦泱是以诗歌起步于文坛的。他上学时正遇上“文革”,中学毕业后当过工人、团干部、秘书、编辑和记者。20世纪70年代后期他开始学写新诗,1983年发表自己的文学处女作。1994年3月,他的诗歌集《金子的分量》由百家出版社出版,初版初印1500册,窄窄小小的32开本,薄薄的一册,盈盈可握,但装帧清新淡雅,韵味十足。书前印有一段话,似乎可以看成是韦泱的诗歌宣言:“诗不是时装表演,无须故作高雅。粉饰气太重,怎能抵达普通人的心灵?”他对诗歌朝圣般的情怀跃然纸上。正因如此,他一路走来,对新诗,对诗歌的写作和阅读,一直充满敬畏,“倍觉艰辛”。
  《百年新诗点将录》收录作者的新诗书话60篇,并辅以60种珍贵的书影资料,集中展示了百年来新诗的概貌,是一部以史料为主的新诗书话集。这里既有百年新诗开山之作《尝试集》的作者胡适,也有“七月派”诗人鲁藜;既有名震海内外的大诗人徐志摩、俞平伯、胡风,也有被淹没、被遮蔽的诗人吕剑、徐放。无论是谁,韦泱以客观公正的笔触、开放包容的胸怀,为那些专心写诗并有自己特色的诗人,留下了温暖的一笔。他说:“当我对新诗理念有了较为清晰的认识后,我感到应该反观历史.……认真学习和梳理新诗的得失与成败。”(《百年新诗点将录》后记)
  韦泱的笔触带有“个人的视角”,但他绝不只关注那些新诗史册上声名显赫的诗人,也把大量的笔墨放在了几乎被遗忘或者一度显赫复归消隐的诗人身上,给他们以新诗发展链条上原有的位置。比如,对于宗白华,很多人都知晓他是著名的哲学家、美学家,他的美学论著《美学散步》一度成为不少人的案头必备之书。然而很少有人知道,宗白华同时也是我国“五四”时期第一代新诗人,1922年12月由亚东图书馆出版的诗集《流云小诗》,就确立了他在中国现代诗歌史上的地位。韦泱认为,宗白华的诗或多或少、或浓或淡地散发着一种时代音调,表达出诗对于净化灵魂的美学力量,以及向往美好的愿景。然而,宗白华的诗只是“青春期爆发式”的,1925年他完成学业,任教中央大学,以教授哲学、美学为主,基本不再写诗。
  当然,百年新诗,绝不止于韦泱笔下的这些人物,这本书是韦泱“一个人的新诗阅读史”,也是我们借此向百年新诗、新诗坛上的那些熠熠生辉的名家致敬的最便捷的读物。在韦泱的叙述里,不仅有大量的诗歌文本,也有诗人的音容笑貌;不仅有冷静的分析,也有感情的成分。他坦言:“在拙著中,我可以不完全按新诗的发展路径来写作,也可以不按诗人通常的新诗地位和影响来取舍。”因此,他的《百年新诗点将录》不受文学史条条框框的限制,写得轻松,抓住了人物的特点和性格,写出了特色,文字生动,语言精辟,充盈着作者饱满的“诗心”和对新诗的热爱之情。我们读这本书,感受到的是他奔涌而出的绵绵不绝的才情,正如他早年的“诗心”一样,燃烧着旺盛的生命之火:“我将真诚袒露在每一首诗中。结局或开始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继续写下去。这不单单是兴趣,更是一种信仰。”

□胡忠伟

(责任编辑:)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工商报社 版权所有

tempimg src="pic.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