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工商文化->文学天地

暖阳微醺

访问量:[]
发布时间:2017-12-05 09:08 来源:
分享:
0


  我的感觉里,冬天的阳光极其珍贵。坐在车上并没觉得太阳有多么好,直到下了车才发现天蓝地阔,温暖处处。阳光像惹人欢喜的萌宠般乖巧,充沛但不晃眼,更不烈毒,寒风中反倒夹杂些许暖和。天空绚丽多姿,颜色类似深海,瓦蓝,纯粹,干净。古树林在逆光的空疏中自由生长,粗枝大叶像海鱼在游弋,而细枝跟海草一样身姿妙曼。
  虽说河流枯水期会素面朝天,但仍隐约听见乐水河丰水季的声响。从长桥上望去,卵石阵铺满整条河道,就像敞开健壮胸膛的汉子。从莽山奔流至此,乐水河被前方一道喀斯特山峦挡住了去路。岩山崖立势绝,如铜墙铁壁。河流在这里不得不拐了一个大弯,形成宽阔的水湾,稍息、整理后,再继续向前。
  沿河两岸是树林和良田,由此形成两个自然村,一边是水尾村,另一边是曹家銮村。两个村庄同属贺家行政村,通过一座水泥桥连通。靠近水尾村的桥头堡有茂盛的古树林,河畔有整齐翠绿的竹林。太阳在林间并不张扬,束束光芒呈现出多彩的姿态,就像激光喷射,幻化出不可思议的立体图案,让人觉得仿佛到了一个别样的美好世界。
  水尾村有一座古宗祠坐落在村头,灰砖黑瓦,屋顶翘檐,马头墙曲线造型极为夸张,是典型的湘南民居。这座宏大建筑自成一体,如果一字排开一百多米长,圈围成一个长方形。旁边的高树斜逼蓝天,欲与古屋一争高低。阳光下的古宗祠很安静,与周围的溪流、树林和菜地极其和谐。在我看来,这座建于道光年间的建筑,风格上有些儒家含蓄内敛的味道,素雅中不失大气,虽不是浓墨重彩,却也风韵犹存。
  祠堂大门、侧门都紧闭着。“有人吗?”我屈指扣响侧门,空静的祠堂没人应答,只有寒风吹过耳畔。贴着门缝,看见院内支着一口大铁锅,忽然想起这里是族人举办重要仪式和红白喜事的场所,只有全族聚会宴乐时,才会有杀猪宰羊的热闹场面。
  古宗祠比较朴拙,一砖一瓦、一门一窗,都蕴涵着沧桑感和厚重感。阳光下某一立面与青藤已纠缠不清,使得破败感中多了一份生机。我围着古宗祠转了一圈,墙壁上的光影像几何图形,白一块、黑一块,深一块、浅一块,都是太阳的投影。由于墙壁侧面不同,又由于阳光照射方向的遮挡物各异,还由于墙壁上的钉子及细长电线无意间的搭接与斜跨,甚至由于一只飞鸟惊恐地掠过,呈现出的光影效果竟极其丰富。马头墙的月白,瓦的炭黑,枝叶的嫩绿,太阳的光芒,奇妙地勾画出祥和的暖冬图画,给我的眼睛带来绚丽而热烈的刺激。如此冬日,如此温暖,如此色彩,美得无法用文字形容。此时任何一个人按下快门,都会成为一名摄影大师。
  暖阳下,村民正架着通天梯修葺一座破旧寺庙。我从旁边经由菜园羊肠小道,走近岩石山脚。古树遮天蔽日,顿觉阴凉袭来。其间乱石杂沓,标青点翠。层崖多洞穴,且穴涌泉水,有农妇在淘洗,孩童们在捉迷藏。
  乐水河谷地处湘粤交界的湖南省宜章县天塘乡。如果说宜章是湖南通往广东的南大门,那么天塘就是南大门的南大门。由于与广东接壤,天塘的村民们去广东比到宜章县城更方便、更近。他们祖祖辈辈操着客家话,赶圩也喜欢赶广东的圩场。他们吃苦耐劳,胆子也大,老一辈人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就去了广东那边打工。打工挣了钱,就回来把老旧房屋扒了,一幢幢新房屋就这么立了起来,一般二三层,高的四层。砌好新房屋,他们又赶去广东挣钱,新房屋就被大量空置下来。暖阳下村街宽敞干净,很少见鸡狗,树木成林,一派宁静祥和气象。
  乐水河谷最大的景色,要数改变河流走势的岩山。无论从什么角度看,那横亘在对岸的巨大石壁,无疑都是一幅漂亮的山水画。倘若再把不同的丘陵、树林、山塘、小径、菜园、篱笆、溪流、房屋、草垛、桥梁,还有水蚀的痕迹、赶路的行人、劳作的场景,或者偶尔升起的一层雾气纳入视野,那又将是一番怎样的美景呢?
  正因为看中这里的原生态,宜章本土画家李春祥租下曹家銮村的空置民房及礼堂,创办了美术写生基地。河中竹筏,溪边水车,沿河小道旁的凉亭、石制条凳,利用废沙场建起的观景碉楼,像斗兽场造型的篮球场……都成为可能激发艺术家们灵感的元素。
  午后太阳很慈祥,我不想辜负这冬日暖阳,于是独自去散步。河畔无人,芒草已枯萎,显得出奇寂静。我顺着蜿蜒小道往下游走。前方开辟了简易码头,阳光下几艘电瓶游船安静地停泊在岸边,看管的人不知哪里去了,红砖墙壁上留着租船的手机号码。一切都是那么安静,微醺在这冬日暖阳中。

□湖南省郴州市工商局 杨戈平

(责任编辑:)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工商报社 版权所有

tempimg src="pic.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