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工商文化->文学天地

杨慎:君子如玉亦如铁

访问量:[]
发布时间:2018-03-09 15:04 来源:
分享:
0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当苍劲豪迈的《三国演义》电视剧片头曲响起时,你眼前是否会浮现“壮士横槊,对酒当歌”的慷慨形象?这首被罗贯中作为小说开篇的引词,纵横千古,意境阔大,历来备受赞赏。可惜,原词作者杨慎却少有人知。此人是谁,又有什么故事?不妨让我们来穿越历史,对杨慎其人多一点了解吧。

三大才子居首位

在民间传说中,明朝“江南四大才子”唐伯虎、祝枝山、文徵明、徐祯卿名头很响。特别是唐伯虎,作为才子代表,在一些影视作品中多有出镜。这四人的诗书画都不错,又因为主要在苏州一带活动,所以被合称为“吴中四杰”,也的确各领一时风骚。但是,和真正被后世推崇为明朝的三大才子相比,这四人还略逊一筹。

明朝三大才子的排名是杨慎、解缙、徐文长。先看解缙,他是出名的神童,7岁能诗善文,民间有不少他对对联的故事。比如“天作棋盘星作子,谁人敢下?”解缙脱口而对:“地作琵琶路作弦,哪个能弹!”后来解缙担任“世界有史以来最大百科全书”《永乐大典》的总纂官,可见其博学。徐文长号“青藤”,更是一个奇才,他在诗文、戏剧、书画、军事等各方面都能独树一帜,郑板桥对他极为佩服,自称愿做“青藤门下走狗”;齐白石恨不得早生三百年,为徐文长磨墨理纸。

相比解缙和徐文长,杨慎(号升庵)的名气似乎要小一些,为什么才气能排在首位呢?《明史》记载,明代“记诵之博,著作之富,推慎为第一”。杨慎存诗约2300首,所写内容极为广泛,山水之景、民生之情、羁旅之思,往往构思新颖,别致清新。除诗作之外,杨慎对文、词、赋、散曲、杂剧、弹词,都有涉猎。其文古朴高逸,笔力奔放;其词情挚意切,时婉时激;其曲清新绮丽,华美流畅。特别是他的长篇弹唱叙史之作《二十一史弹词》,叙三代至元明历史,文笔畅达,广为传诵。杨慎还在考论经史、诗文、书画,研究训诂、文学、音韵、名物、地方志,检录天文、地理、生物、医药等方面留下大量著作,仅四川省图书馆所编《杨升庵著述目录》就达 298种。这些著述或有独到之见,或可补史阙,有很高的学术价值。其中,《升庵诗话》《词品》《画品》等对后世影响很大,开创了文艺评论的美学范式。

明后一些著名学者对杨慎给予高度评价。王夫之称赞其诗“三百年来最上乘”,李慈铭叹服“有明博雅之士,首推升庵;所著《丹铅录》《谭苑醒酬》诸书征引广博,近世所罕有”,陈寅恪夸其“才高学博,有明一代,罕有其匹”。

杨慎之才,从小就有不凡表现。他出身名门望族、书香府第,父亲杨廷和13岁即中进士,后来成为四朝重臣,当过宰辅;叔父当时也为兵部侍郎,执掌大权。杨慎12岁写的诗,令时任内阁首辅李东阳“见而嗟赏”。杨慎24岁时参加科举,高中状元。在历朝历代777名文武状元中,杨慎是为数不多对文化传承有卓越贡献的状元。他站上了无数学子梦寐以求的制高点,也为自己赢得了一条通往政坛的阳光大道。殊不知,杨慎性格中最大的特点也在他登上政治舞台后展现出来。而这,恰恰导致了其后半生的颠沛流离。

清正风骨一脉传

中国传统文化历来重视气节。所谓“君子比德于玉”,古人常佩玉以示志向高洁。从屈原怀瑾握瑜不媚权贵,到苏武持节饮雪不屈逆境;从陶渊明归去来兮不为五斗米折腰,到文天祥大义凛然誓不苟且偷生,“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清正风骨一直被世人称颂。

杨慎博学通古,为人正直,延续了君子风骨。早在明武宗时期,杨慎便因武宗荒淫游乐,犯颜直谏。武宗没有接受忠告,杨慎为此怒而罢官。四年后明世宗即位,杨慎重回官场,依然刚直不阿,劝说皇帝励精图治。世宗一意孤行,违反礼制行事,对请愿的大臣严厉处置。这更激起了杨慎不谄媚奉上、不同流合污的决心,他高呼“国家养士一百五十年,仗节死义,正在今日!”,带领群臣哭谏抗议。杨慎的耿直清正,既失欢于皇帝,又结怨于权奸。最终世宗逮捕了杨慎,并对他施以两轮廷杖,将其发配到云南永昌卫,“永生不得录用”。杨慎胸中的凌云壮志以及拳拳报国之心,竟因匡扶正道、竭心苦谏而无处依托。

在向滇越之地南行的路上,杨慎的身影不禁令人想起千年前因进忠言而遭放逐的屈原与伍子胥,同样是一片赤心,同样被昏聩的君王错待。杨慎的政治才能没有得以充分施展, 不得不说是明帝国一个莫大的遗憾。

作为世家子弟,杨慎本可随波逐流,高官厚禄,悠哉度世。他却因心洁如玉,不容尘埃,又铁骨铮铮,不委曲求全,被当朝罢黜。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杨慎这首代表作,咏景抒怀,于苍凉沉郁中多了一份超然旷达。正如文天祥所歌:“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文天祥和杨慎都是名垂后世的状元,其才、其文、其志、其节,一脉相承,令人仰止。

诗家不幸山川幸

杨慎36岁被贬云南,从1524年到1559年,他本应光照朝堂的人生变得风雨飘摇,茕茕终老。一代才子,35年苦旅羁绊、天涯思想是酸楚的,但秀丽的彩云之南却因这位状元郎的交游、题咏、授徒、教化,山川更为明媚多姿,文化注入勃勃生机。

杨慎不像苏东坡几起几落,辗转多地。他终身放逐云南,所到之处,以文会友,探幽访胜,怡情于湖光山色之中:“通海澄江湖水清,与君连日镜中行……只少楼台相掩映,天然图画胜西湖。”在杨慎笔下,被视为“不毛之地”的云南,山色湖光竟酷似西子。在众多描写云南的诗歌中,杨慎一句“天气常如二三月,花枝不断四时春”,让昆明有了“春城”的雅号。安宁有温泉,杨慎经过观察体验,认为此泉有七大特色,胜过骊山华清池并题书誉为“天下第一汤”,赞美道:“温柔真此地,难老是何乡。”

杨慎谪戍途中因舟车劳顿生了一场大病,险些不愈。当他好转之后望着滇野荒陌景象,决心努力改变现状。他开馆讲学,研讨学术,形成“杨门七子”;他亲近少数民族和下层乡野人士,在云南民间留下许多“杨状元”的故事。杨慎还帮地方官制定利民的经济政策,促使云南地区长久而稳固地发展。
后人研究云南,绕不开杨慎。他所写《滇程记》《滇载记》《云南山川志》,是记载云南风物的重要著作;他收集的《古今谚》《古今风谣》以及创作的大量诗文,均与云南有密切关系。正如李一氓在《题升庵纪念馆》的题词中所说:“升庵功业,当以在云南推行中原文化,使汉族文化与边疆少数民族文化相结合与融化,对中华民族的成长有贡献。”

杨慎的一生充满曲折与无奈,但他始终保持清正风骨和独立精神,不阿谀于君王,不盲从于他人。对理学大师朱熹和同时代的心学大儒王阳明,他都有中肯分析和合理批判,表现了深厚的学养。杨慎临终遗言“临利不敢先人,见义不敢后身”集中反映了他的高风亮节。1559年,杨慎归葬故土四川新都,明世宗朱厚熜直到杨慎老死也没有让他再回京城。如今几百年过去了,“是非成败转头空”,帝王将相皆化为尘埃,文化的传承却穿越历史,历久弥新。新都桂湖公园建有升庵祠,静立着杨慎雕像;昆明升庵纪念馆中有香橼树一株,相传为杨慎所种。时代不断向前,“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杨慎的博学、清正和才情,形成独特的文化魅力,值得人们永志纪念。 (黄润一)

(责任编辑:沈沉)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工商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