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工商文化->文学天地

在苦难中升华的坚定信念

——读高莽《高贵的苦难》

访问量:[]
发布时间:2018-03-26 09:47 来源:
分享:
0


  2017年10月6日,一生专注于俄罗斯文学的翻译家高莽先生去世。俄罗斯文学其实是一部苦难史,然而,正是由于这些伟大的作家们在苦难中的挺立和闪耀,才使它们流芳千古。高莽所著《高贵的苦难——我与俄罗斯文学》(河南文艺出版社出版)一书,就是对那些苦难的忠实记述,再现了那一代作家在苦难中走过的心路历程。
  陀斯妥耶夫斯基是一个“病态”的天才,他患有癫痫、肺气肿和结核三种疾病,但他怀着对小人物的无限同情,在作品中毫不留情地对各类人物的心理进行挖掘,进行残酷的拷问。高尔基称他是一个“凶恶的天才”。鲁迅评价他:“对于这位先生,我是尊敬、佩服的,但我又恨他残酷到了冷静的文章。”陀斯妥耶夫斯基自己说:“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这样一个痛苦而不安的灵魂,满怀着悲悯,为我们贡献了《被侮辱与被损害的》《死屋手记》《罪与罚》等不朽名著。
  在极权主义统治者的高压下,俄罗斯经历过一段漫长的苦难岁月。所幸的是在这样的环境里,诞生了几位文化巨人,帕斯捷尔纳克就是其中之一。他以一部辉煌巨著《日瓦格医生》,向世人讲述了那个时代的苦难,记录了一个知识分子在俄国革命前后所走过的心路历程。然而,这样一部伟大的作品,由于意识形态等方面的原因,在国内出版受阻,作家本人也受到了生命威胁。1958年,瑞典皇家科学院宣布将本年度的诺贝尔文学奖授予帕斯捷尔纳克。在获得这一荣耀的同时,作家苦难的命运也开始了,四天以后,帕斯捷尔纳克被剥夺作家称号。他说过一句话:诗人与沙皇是彼此敌对的,一个带着子弹,另一个带着言辞;子弹在一瞬间取胜,而言辞则永恒地取胜!
  白银时代的最后一位女诗人阿赫玛托娃,一直背着一个苦难的十字架。面对打击,阿赫玛托娃没有屈服,她坚定地写道:我们知道,以后进行评审时/每个小时都将证明无罪/世界上不流泪的人中间/没有人比我们更自豪,更纯粹。1966年,历尽沧桑的阿赫玛托娃与世长辞,她生前表示:倘若有朝一日,祖国有人想为她树纪念碑,她希望不要在她出生的大海之滨,也不要在她爱恋的皇村公园,而是在监狱门口。历史终于给了这位苦难的诗人最后的公正。
  帕斯卡尔说:“我只赞许那些一面哭泣一面追求的人。”读俄罗斯文学,常有严重窒息的感觉。陀斯妥耶夫斯基、阿赫玛托娃、叶赛宁、帕斯捷尔纳克、曼德尔施塔姆……他们所受的苦难,既是他们自身的苦难,也是整个国家的苦难。“茫茫雪原,苍白的月亮/殓衣盖住了这块大地/穿孝的白桦哭遍了树林/这儿谁死了?莫不是我们自己?”(叶赛宁)为了捍卫真实、捍卫良知、捍卫人类理性的尊严,他们在苦难中昂起自己的头颅,把苦难转化成了可贵的精神资源,发出了自己的声音。
  读《高贵的苦难》这本书,我们感受到的是深刻的痛苦、不屈的尊严、浩瀚的激情、美丽的呼喊,他们整个的生命被忧郁的呢喃和屈辱的呻吟所穿透,他们在精神上独自咀嚼人类苦难所得到的升华,使生命拥有了浓郁的苦难魅力。

□唐宝民

(责任编辑:)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工商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