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法律法规->法律研究->案例分析

安徽网络刷单炒信第一案办结

访问量:[]
发布时间:2018-03-29 10:00 来源:
分享:
0


  

案情简介
  办案机关:安徽省合肥市工商局
  处罚时间:2018年2月7日
  处罚结果:罚款5万元

  2017年年底,安徽省合肥市工商局网络商品交易监督管理局接到举报,反映当事人合肥驿路电子商务公司开办的电子商务培训网站涉嫌借培训指导中小电商之名行刷单炒信之实。接报后,合肥市工商局成立专案组并制定工作预案,于2018年1月5日一举查处当事人藏身在合肥市一居民小区内的作案窝点。执法人员现场提取大量经营数据,其中含涉嫌与刷单炒信相关的文档、表格以及聊天记录等。
  经查,当事人于2016年10月成立,主要从事电子商务培训和咨询。自2017年11月开始,当事人为其学员(商家)提供刷单服务。截至2017年12月31日,当事人帮助117名学员(商家)共计刷单4658笔,刷单流水金额56万元,获利2万元。当事人为其学员(商家)提供刷单服务,以虚构交易的方式增加商家的交易数量,以刷好评的方式提升商家信誉。执法人员经过大量的数据分析及调查,发现当事人的交易记录、银行流水、QQ聊天记录、刷单登记表、刷单利润表等大量证据均截至2017年12月31日。
  合肥市工商局认为,当事人的上述行为违反了《网络交易管理办法》和《反不正当竞争法》(1993年)。依据《反不正当竞争法》(1993年)第二十四条之规定,该局对当事人作出行政处罚。
  围绕打击刷单炒信行为、维护消费者合法权益,安徽省合肥市工商局近期查办网络刷单炒信第一案。此案案发与查办处于新旧《反不正当竞争法》实施交替期间,适用新《反不正当竞争法》还是旧《反不正当竞争法》查办是最为关键的问题。笔者针对此案查办过程、法律适用进行分析,给各地工商和市场监管部门查办同类案件提供借鉴。

办案人员谈体会——

适用新旧《反不正当竞争法》当依据案件实际

案件争议焦点
  本案案情比较复杂。办案人员在调查取证中遇到的种种问题均通过技术手段、协同监管等方式解决。本案的查办处于新旧《反不正当竞争法》交替之时,违法行为发生在新《反不正当竞争法》实施之前,立案查处在新《反不正当竞争法》实施之后。因此,适用新《反不正当竞争法》还是旧《反不正当竞争法》查办本案成为争议焦点。就本案来说,办案人员有两种观点。
  第一种观点:适用新《反不正当竞争法》处理。此种观点认为,法律适用应当坚持新法优于旧法的原则。同一机关制定的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规章,新的规定与旧的规定不一致的,应当适用新的规定。
  旧《反不正当竞争法》对刷单炒信行为规制不明确,且处罚较轻,不利于惩戒违法行为。该法第九条规定,经营者不得利用广告或者其他方法,对商品的质量、制作成分、性能、用途、生产者、有效期限、产地等作引人误解的虚假宣传。该法第二十四条规定,经营者利用广告或者其他方法,对商品作引人误解的虚假宣传的,监督检查部门应当责令停止违法行为,消除影响,可以根据情节处以一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的罚款。
  新《反不正当竞争法》对刷单炒信行为明确予以禁止,且处罚较重。该法第八条第二款规定,经营者不得通过组织虚假交易等方式,帮助其他经营者进行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该法第二十条规定,经营者违反本法第八条规定对其商品作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或者通过组织虚假交易等方式帮助其他经营者进行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的,由监督检查部门责令停止违法行为,处二十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处一百万元以上二百万元以下的罚款,可以吊销营业执照。
  第二种观点:适用旧《反不正当竞争法》处理。此种观点认为,法律适用应坚持从旧兼从轻的原则。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规章不溯及既往,但为了更好地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权利和利益而作的特别规定除外。如果行政相对人的行为跨越新旧规定实施时间,有连续或者继续状态的,一般情形下适用新的规定作出处理。
  旧《反不正当竞争法》虽然对刷单炒信行为规制不明确,但《网络交易管理办法》第十九条明确,网络商品经营者、有关服务经营者销售商品或者服务应当遵守《反不正当竞争法》等法律的规定,不得以不正当竞争方式损害其他经营者的合法权益、扰乱经济社会秩序。同时,不得利用网络技术手段或者载体等方式,以虚构交易、删除不利评价等形式,为自己或他人提升商业信誉。按照《网络交易管理办法》规定,违反该条款规定按照《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十四条的规定处罚。

适用法律分析
  笔者同意第二种观点。
  本案虽然案发于2018年1月5日,但从办案机关收集的证据看,行政相对人的违法行为在新《反不正当竞争法》实施之前已经终止。
  根据《立法法》规定的法律不溯及既往的原则,法律、行政法规、规章除非有特别规定,在一般情况下均没有溯及既往的效力,应当适用旧法。这是由于法律应具有普遍性和可预测性,人们根据法律从事一定的行为,并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如果法律溯及既往,即以今天的规则要求昨天的行为,等于对之前的行为用事后创立的法律进行惩罚,显失公平。
  “法不溯及既往”并不是绝对的,从有利于当事人角度出发,目前业界的普遍观点是“从旧兼从轻”的原则,即新法原则上不溯及既往,但新法不认为违法或处罚较轻的,则适用新法。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案件适用法律规范问题的座谈会纪要》对此有明确规定:“根据行政审判中的普遍认识和做法,行政相对人的行为发生在新法施行以前,具体行政行为作出在新法施行以后,人民法院审查具体行政行为的合法性时,实体问题适用旧法规定,程序问题适用新法规定,但下列情形除外:(一)法律、法规或规章另有规定的;(二)适用新法对保护行政相对人的合法权益更为有利的;(三)按照具体行政行为的性质应当适用新法的实体规定的。”这是实体从旧、程序从新的由来。也就是说,在没有特定的例外情形之时,相对人在是否享有权利或承担义务等实体性方面,从“法不溯及既往”的原则出发,适用旧法。

处罚应符合公正原则
  查办本案时,有办案人员提出,适用旧法会导致新法规定的较重的法律责任无法贯彻,法律的强制与惩戒作用无从体现,在一定程度上纵容当事人的违法行为。笔者认为,上述观点忽视了一个问题,强制与惩戒背后所体现的对公共利益和社会秩序的维护从来不是行政处罚的唯一目标。在能够达到预防或制止违法行为目的的前提下,办案机关适用对当事人影响小、损害低的法律规范更符合行政处罚的公正原则。
  在本案中,参与刷单炒信的人员多为90后。经过办案人员的普法宣传与教育,涉案人员一改案发初期拒不交代案件事实的态度,主动配合办案机关调查,已达到行政处罚与教育相结合的目的。
  对行政机关而言,公共利益和社会秩序的维护不能依赖于新法中较重的法律责任带给涉案当事人及社会公众的震慑感,而是应积极履行法定职责,及时发现、查处违法行为,通过“查办一起案件、规范一个行业”,促进行业健康有序发展,增强经营者守法经营、诚信自律的意识。
  当然,如果本案在行政机关对涉案当事人作出行政处罚后,当事人拒不停止违法行为且行为一直持续,行政机关应对当事人新发生的违法行为予以处罚。该处罚针对的是完全发生在新《反不正当竞争法》实施期间的新的违法行为,适用新《反不正当竞争法》就没有争议了。

□安徽省合肥市工商局网络商品交易监督管理局 唐小文

(责任编辑:)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工商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