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工商文化->文学天地

十二亩土地

访问量:[]
发布时间:2018-04-02 09:22 来源:
分享:
0


  童年的秋天,我随父亲在阴屲那块一亩二分的沟地里刨拾滚圆的洋芋,跟母亲在阳坡那块不足两亩的地里掰取饱满的苞谷。少年的夏天,我跟着大哥在后沟垴挖半亩僵硬的山地,领着四弟在北山的六分坡地一把一把拔掉熟透的胡麻……三十年前,这十二亩土地是全家六口人唯一的生存依靠。
  最好的三亩川地是母亲抓阄得到的,一头依着稠泥河腹部,一头偎在村庄脚下。那年正值盛夏,欣喜若狂的母亲翻出家里仅有的一点儿麦面包扁食,让我们美美地吃上一顿,以示庆贺。起初几年,苞谷产量高,母亲毫不犹豫地在川地上种满了苞谷,后来改种小麦。坡地、山地种得杂,除种苞谷和小麦外,胡麻、黄豆、洋芋、白菜、萝卜都少不了。这些经济作物和粮食作物,支撑起我们这个靠天吃饭的家。一粒粒种籽播种入地,受阳光雨水滋润破土而出,茁壮成长,再到金灿灿或绿油油的一大片展现眼前,最后人担畜驮,热火朝天地搬进场院,细细打碾后入仓廪、下地窖。简单的劳作,浸透着一家老少的汗水,散发着果实的芳香。
  父母亲对待庄稼,就像爱护孩子一样用心,碰上风吹雨打,总要伤心好一阵子。他们围着十二亩土地汗流浃背地过日子,既有日出而作的勤劳和艰辛,又有日落日息的舒坦和安静。每逢庄稼生长或收获关键期,父母亲总是起早贪黑,小心侍弄。我们弟兄四个常常在双亲的引导下,按年龄大小分配农活。我排行老三,承担拾麦穗、拾羊粪、摘苦蕨、扫树叶之类的工作。无论拾了多少麦穗,捡了多少羊粪,扫了多少树叶,总能得到母亲的夸奖,夏天暴晒、冬天阴冷的苦便顿时消弥。
  十二亩土地,每一亩都盛着茂盛的庄稼和丰硕的喜悦,每一亩都浸着咸咸的汗水和殷殷的心血,每一亩都洋溢着一家人劳动的快乐和幸福的甜蜜!

□甘肃省清水县工商局 陈赟平

(责任编辑:)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工商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