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工商文化->文学天地

我的爷爷

访问量:[]
发布时间:2018-05-14 09:39 来源:
分享:
0


  爷爷走了20多年了。爷爷的事,我知道的并不多,只知道他很小的时候就没了爹娘,跟着别人长大。从小忍受没有爹娘的苦楚,不知他是怎么过来的。
  在4个孙子中,我不是最大的,也不是最小的,爷爷却最疼我。奶奶去世后,大人们经过商量,决定让我搬到爷爷家陪住。那时候,我上小学三年级。或许大人们想,小孩虽小但终归大小是个人儿,凡事总能有个照应。现在想来,跟爷爷一起住的那几年,我不但没起到什么“照顾”的作用,反倒是给爷爷添了很多事做。我早晨睡不醒,爷爷像闹钟一样,每天准时叫我起床去上学。农村的炉子跟炕是通着的,做饭、取暖两不误。冬天的早晨,我起来后,炉台上一定会有爷爷头天晚上睡觉前给我烤上的馒头片。有的焦黄,有的原色,但不管什么样儿的,全都是香香的,一咬嘎嘣脆,好吃得很。我吃的第一根香蕉和第一个橘子,都是别人孝敬爷爷的。我吃这些东西的时候,爷爷往往嘱咐我快吃,以免让别人看见有意见。
  为了给爷爷理发,父亲买了把推子,理发师是我。无论冬夏,爷爷只理秃头,大概是不想为难我吧。每次理发,爷爷都坐在椅子上,任由我围着他转着圈儿“加工”。
  爷爷喜欢赶集听说书,逢集必去。后来,父亲给他买了村里第一台收音机,他依旧去集上听说书。他说,如果他不去,人家可能会说,咋看不见宋村那个老头儿了,是不是死了?他不想让人这么说。爷爷评书听得多,所以会讲的故事也多。秦琼、黄三泰、蔡京等,我都是先从他那里听说的。他喜欢把听来的评书、故事、家长里短讲给我听,有的甚至讲过好多遍,我就一遍一遍地听。我往往是一边听,一边纳闷儿,他怎么就能把故事讲得一字不差呢,即使穿插其中的有他自己加上的骂娘的脏话。
  后来我初中住校,爷爷便一个人住。有次周末回家,爷爷正生病,我很惶恐,小心翼翼地去看他。他正睡觉,我便轻轻地扫地。爷爷醒了,睁眼看我,眼睛很浑浊。我照顾他喝了点儿水,守了他很长时间。这是我记忆中为爷爷做的最后的事情。
  爷爷去世了。我请假回家,跟着大人们哭。可是,我不会像他们那样嚎,只会抽泣着流泪,偶尔也会控制不住呜呜地哭出声。爷爷出殡那天,我也不懂得像堂哥那样抢着去拉灵车,只知道跟在父亲身边一个劲儿地哭。每逢过年,家里总要把爷爷奶奶的画像摆上,放一桌子供品。我总趁大家不注意的时候,盯着爷爷的遗像看。为什么这么怀念他,我也不知道。
  爷爷的名字叫周书香,但的的确确一个字都不认识。即便如此,他肯定是村里听书最多、最会讲故事的老头儿。

□周 山

(责任编辑:)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工商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