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工商文化->文学天地

劳作的童年

访问量:[]
发布时间:2018-06-11 09:20 来源:
分享:
0


  我出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的农村,童年里几乎没有歌舞,多半时间都在劳作。正如范成大诗中所言:“昼出耕田夜绩麻,村庄儿女各当家。童孙未解供耕织,也傍桑阴学种瓜。”
  我最早的劳动是带妹妹。那时我大概四五岁,两个妹妹一个两岁,一个一岁。大人出去劳动挣工分,带妹妹的任务就落到我的头上。三妹躺在摇篮里,睡醒了就哭,我和二妹赶紧放下手中玩着的泥巴,跑到摇篮边,一左一右地摇啊摇,摇得三妹不哭不闹重入梦乡。反复几次,我们就累得爬到旁边的竹床上呼呼大睡。之后不久,我开始学着帮奶奶烧火。奶奶一边切菜做饭,一边教我数数,从一数到一百,再从一百数到一。
  再长大些,我干的活越来越多,除了扫地、擦桌子之外,还要挑水、做饭。我个子小,妈妈就特地买了3个小铝桶,两个用来挑水,还有一个用来从井里面打水。用小桶,我挑满一缸水得跑上十多个来回。一天下午,我把水缸的水挑满,做好了饭,地扫得干干净净,等妈妈回来吃饭。可天都快黑了,她还没回来。那时流行狼下山吃人的故事,我怕妈妈遇上了狼,哭着跑向家里的农田,边走边大声喊妈妈。很快,我听到了她的应答。薄薄的夜色下,禾田干裂,水渠里的水不多,妈妈拿着脸盆站在田里,疲惫地说:“水跟不上,地就白种了。”“妈,我来吧,你歇歇。”我接过脸盆。“那你就浇一百下吧。”我卖力地干起来,妈妈在一旁给我数着。满了一百下,妈妈过来接脸盆。我仰起头,气喘吁吁地说:“不累,我再浇一百下。”来来回回好几次,我们卖力地浇水,认真地数数,轮换着休息。月亮升上来的时候,每一棵禾苗都喝饱了水。妈妈牵着我,顺着小路往回走,田野和村庄浸透着银白色的光辉,月亮周围飘着几朵清亮可人的云彩,我忘记了身体的疲劳。
  上学后,我和小伙伴们放学了常一同去打猪草。我动作最慢,又贪恋美景,每次别人装满一竹篮,我还只是薄薄一篮底。小伙伴们一人帮我打两把,差不多满了就一起跳房子,直至夜幕低垂才不情愿地回家。妈妈接过竹篮,总是顺势在我脸上或额头上亲一口。读书期间,寒暑假我也要回家干活。我参加工作后,农村逐渐实现机械化或半机械化生产,需要我干的农活少了许多。
  现在,农村的孩子基本不用下田干活了。想想自己劳作的童年,我并不觉得苦,因为我从中找到了踏实的快乐。

□江西省高安市市场和质量监管局 周慧芬

(责任编辑:)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工商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