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工商文化->文学天地

鼓眼儿

访问量:[]
发布时间:2018-07-02 09:08 来源:
分享:
0


  鼓眼儿是镇子上的人,两个瘪腮,一对鼓眼,身如弯弓,脚似薅秧。他不光模样难看,还衣着邋遢,身上的味道让人闻了作呕,大伙儿“畏”而远之。
  偏生镇子巴掌大,过上过下都能撞到鼓眼儿。推车早出做生意的人碰上他,朝地上就是两口唾沫:“呸,呸,晦气,今天的生意算是没得做了。”有些年轻的母亲遇到孩子耍娇,便唬孩子:“再闹,再闹鼓眼儿来了。”孩子听了,马上收住了“风腔”。
  鼓眼儿走到哪里都旁若无人,哪儿热闹就往哪儿凑。镇子上,哪家有个红白事,保准有鼓眼儿在。搬桌子、抬板凳、扛柴火有鼓眼儿的份,端茶倒水轮不上他。主人这时也不吝啬,有时给一元有时给二元,鼓眼儿抿着嘴,乐呵呵地拿着。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镇子上有了秧歌队,都是些大妈大爷,遇到排练、表演要搬这搬那,鼓眼儿能打上帮帮锤。
  平日无事,茶馆是鼓眼儿的去处。他一摇一跛地窜进茶馆找一个空位子坐下,原来桌边的茶客顿时败了胃口,有的起身换座,有的愤然离去。鼓眼儿顺手端起剩下的茶呷上两口,学着老茶客的样子晕起味来。离场的多半是生客,老茶客手一挥,三个“去去去”,自然相安无事。上了年岁的茶客有时递给他一个钢镚儿,他就乐滋滋地走了。店老板可是明白人,每遇着鼓眼儿进茶馆,便跑来堵在门口,扔过一支烟,叫他到别处去耍;懒得扔了,几声“去去去”,送瘟神似的把鼓眼儿赶走。
  鼓眼儿常到河边去。时逢枯水季节,河坝成了孩子们的乐园。可鼓眼儿沾不上边儿,只能在一旁呆呆地看。几个踢球的孩子,偶尔把球踢到他跟前,喊:“鼓眼儿,把球丢过来。”他学着踢球的样子抬起一脚,球没踢着,自己反倒摔了个四脚朝天,引来孩子们一阵哄笑。他也看河边洗衣的大妈大婶特别是小妇人,看自己的影子。他对着自己的影子嘿嘿地笑,捧起水就往脸上抹。近旁洗衣的妇人叫着鼓眼儿:“鼓眼儿过来,帮我把衣服提回去。”他一下就窜了过去,乐滋滋地拎着桶,卖力地走在妇人后面。
  鼓眼儿有时学着别人哼哼哈哈唱歌,最拿手的是“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那句。每次烟瘾过足,他便手舞足蹈地乱唱一通。“鼓眼儿,哼句拿手的,我给你烟抽。”有爱寻趣儿的,看姑娘路过,就拿烟逗鼓眼儿。他真唱。“龟儿子花包谷,短阳寿的,没有教招。”姑娘油炸豌豆似地骂,不知骂谁。鼓眼儿直溜溜地盯着姑娘,只是嘿嘿地笑。
  “鼓眼儿,喊我两声爷爷,给你两个包子。”逗他的人转了话题,从旁边店子里果真取来两个包子搁在板凳上。“两个,不后悔?”鼓眼儿伸出舌头舔着嘴皮嘿嘿地笑,两只手伸去抓包子,极认真地喊了。有人接着逗他:“鼓眼儿,你喊我两声爷爷包管有你吃的。五个包子,怎样?”“不喊。我有吃的了。”鼓眼儿咬着包子一摇一跛地走了。
  鼓眼儿没烟抽时,有人给他出馊点子:“鼓眼儿,到桥头上去拦车子,叫司机打烟庄。”鼓眼儿便柴角蔸一样躺在镇西头车辆的必经之路,在简易的公路桥中间要烟抽。来往司机看看他那模样,摇摇脑袋,随手抽出一支烟丢过去。鼓眼儿得到烟,像得到宝贝似的,赶紧从地上爬起来,点着了,靠着低矮的桥墩,享受着呑云吐雾的滋味。
  有一天,刚下了雨,鼓眼儿在桥上候着。一辆货车失了控直奔过来,桥中间有个小孩正玩泥。鼓眼儿窜过去,拉着小孩就往边上拖。小孩摔在桥边的稀泥里直哭,鼓眼儿却叫不出来。他桩子不稳,一个倒栽葱掉下桥去。
  鼓眼儿死了。镇子上的人总觉得似乎少了点儿什么,但谁也说不清楚。

□四川省宜宾县工商局 杨发勋

(责任编辑:)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工商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