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工商文化->文学天地

天地间永恒的星光

访问量:[]
发布时间:2018-09-03 09:32 来源:
分享:
0


  大学毕业前那个春节假期,我借得老师一间宿舍准备论文,把关于苏东坡的厚厚的一撂书,连带林语堂的《苏东坡传》,一起搬进了这间小小的宿舍。整整一星期,日出而作,日落不息,挑灯夜读,与书厮守,直到把日光看淡,把月光看白,把那堆厚厚的书看薄。翻来覆去,只是想弄明白一个问题:苏东坡是个什么样的人,可以如此潇洒快活在人间?
  林语堂如此评价苏东坡:“在玄学方面,他是印度教的思想,但是在气质上,他却是道地的中国人的气质。从佛家的否定人生,儒家的正视人生,道家的简化人生,这位诗人在心灵识见中产生了他的混合的人生观。”这七天,我就在他混合的人生观里遨游沉浮。有偶入深山幽谷,见识奇花异草的喟叹;有置身正午阳光,沐浴万缕金辉的惊喜;有沉醉琼浆玉液,一饮而尽的酣畅淋漓;更有静眠朗月清辉,绕指不去的万般柔情……从那时起,我便如林语堂一样,“吾爱苏夫子,风流天下闻”。
  工作后自考汉语言文学本科,读到苏东坡的文论:“所示书教及诗赋杂文,观之熟矣。大略如行云流水,初无定质,但常行于所当行,常止于不可不止,文理自然,姿态横生……”苏夫子的论述,让人拍案叫绝!人生与作文一般,初无定质,行走间,不知何时逶迤曲折,缩手缩脚,瞻前顾后……倘能以水之自然恣意,“常行于所当行,常止于不可不止,文理自然,姿态横生”,岂不快哉!
  人生低谷灰头土脸之际,我的QQ签名挂上他的《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再大声诵读几遍,心里顿时敞亮起来。
  待结婚生子,沦为家庭“煮妇”,日日锅碗瓢盆为伴,更为苏东坡的“东坡胁子”“东坡肉”叹服。东坡《猪肉颂》言:“净洗铛,少著水,柴头罨烟焰不起。待他自熟莫催他,火侯足时他自美。黄州好猪肉,价贱如泥土。贵人不肯吃,贫人不解煮。早晨起来打两碗,饱得自家君莫管。”之前的东坡,经历了一次生死考验。他对家国满腔赤诚,激扬文字,弹劾朝政,却身陷囹圄。九死一生,被朝廷发落到黄州这一蛮荒之地,生活窘迫,环境恶劣。昼短夜苦长,何不来烹羹?东坡耐心地研究起猪肉的烹调艺术,“东坡肉”便诞生了。大文豪就这样实实在在地沾满人间烟火气,就这样顺顺当当地洗手烹羹汤。
  苏东坡就是如此随遇而安,豁达乐天。他曾对弟子说:“吾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以陪卑田院乞儿,眼前见天下无一个不好人。”林语堂笔下的苏东坡,是一个不可救药的乐天派,一个伟大的人道主义者,一个百姓的朋友,一个大文豪,大书法家,创新的画家,造酒试验家,一个工程师,一个憎恨清教徒主义的人,一位瑜伽修行者,佛教徒,巨儒政治家,一个皇帝的秘书,酒仙,厚道的法官,一位在政治上专唱反调的人,一个月夜徘徊者,一个诗人……苏东坡比中国其他诗人更具有多面性天才的丰富感、变化感和幽默感,心灵却像天真的小孩——这种混合等于耶稣所谓“蛇的智慧加上鸽子的温文”。他一生嬉游歌唱,自得其乐,忧患来临,一笑置之。
  东坡是豪放的关西大汉,抱铜琵琶,执铁绰板,高唱“大江东去”;是婉约的深情男子,“明月夜,短松冈”,断肠处直叫人黯然销魂。他悼念亡妻写就《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冈。”出语如话家常,却字字发自肺腑,自然而又深刻,平淡寄寓真淳,黯然销魂,美到极处。至此,东坡不但才气纵横,满满人间烟火气,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更是一个情感丰沛、有血有肉的男子。正所谓无情未必真豪杰,多情如何不丈夫!
  东坡晚年,追寻长生不死的灵丹妙药终成泡影。然而,正如林语堂所说:“他的肉体虽然会死,他的精神在下一辈子,则可成为天空的星、地上的河,可以闪亮照明,可以滋润营养,因而维持众生万物。”是的,他是如此元气淋漓、富有生机,他是生命中的不朽与美好,他是天地间永恒的星光!

□四川省攀枝花市工商局 张春梅

(责任编辑:)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工商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