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工商文化->文学天地

君子豹变,其文蔚也

——读木心小说《豹变》

访问量:[]
发布时间:2018-09-10 10:25 来源:
分享:
0



  读木心的小说《豹变》(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7年10月第1版),我一直心存一个疑问:16个独立的短篇按一定的顺序排下来,为什么不是短篇小说集,却成为长篇小说呢?
  小说中的故事,有能分清“寺、庙、院、殿、观、宫、庵”的童年时的“我”,有接受父亲外室夏明珠和蔼款待时少年的“我”,有和芳芳鸿雁传书时青年的“我”,还有被非法囚禁写地下室手记时中年的“我”……这几个人生阶段分别对应战前、二战、二战后、建国后、打开国门等时期,还有一个重要阶段就是走出国门。木心的好友、木心作品的研究者及英译者童明先生为此书作序,我读完小说正文回过头看序,才略知《豹变》属于短篇循环体小说,是现代主义长篇小说的一种,其中的16个短篇,看似碎片化,却是一个整体。
  木心小说气象非凡,其对人物尊重的深度是很重要的方面。小说写到夏明珠女士,在失去靠山之后,落得惨败。对于这样一个女人,小说并没有轻易判断其好坏,而是很完整地进行了描绘:她漂亮又优秀,是“两江体专”的高材生,是游泳明星和网球健将,还经营着一家很大的理发厅。她精心照料和庇护“我”和姐姐,真心实意地想当“我们”的二妈。后来,她被日本宪兵队抓去,誓死反抗,不做亡国奴。这是多么令人心疼的人物!小说还写到路工:“烈日当空,中年者穿上衣,青年赤膊——也由于发胖了不愿出丑,而正当腰紧肩舒,胸肌沛然,背沟像一行诗。”对于小说中的好些人物,木心看到的是蓬勃的生命,也许不完全认同,却明白和尊重他们的生活方式。
  木心小说的语言有一种馥郁精致的古韵,他用古典与民间传统建构话语,通于西洋文学和绘画的妙处,兼具哲学思考与诗人气质。小说中的《魏玛早春》篇,拥有十足的散文诗体,其中四节,宛如四个乐章的变奏:第一章写魏玛的早春寒流反复;第二章讲众神在一次竞技中创造了花草,是原创神话故事;第三章描绘洞庭湖边超自然的奇景,一棵奇树在大雪中绽放花蕾;第四章写“我”对春天的期盼,烘托歌德的艺术创造。这样讲故事的方式让我觉得有一种磁力在引导着自己,世间杂事皆忘。这就是文体的奇妙,这就是文体对故事的效用!它使故事丰富起来,变得五彩斑斓,像玻璃片掉落万花筒。
  童明先生曾说,“君子豹变”是由丑变美、由弱到强的过程。木心心中的君子是艺术家,其成熟和高贵,也要经过不易的蜕变。木心的短篇循环体小说再一次引起当代文学创作者对小说讲故事方式的重视,值得悉心研究。

□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市场监管局 段慧群

(责任编辑:系统管理员)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工商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