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工商文化->文学天地

花竹一夜

访问量:[]
发布时间:2018-09-10 10:25 来源:
分享:
0


  而今的福建省霞浦县三沙镇花竹村,用名闻天下来形容丝毫不为过。中央电视台新年、国庆两次在花竹现场直播花竹日出的美景,加上国内外摄影人的推波助澜,近年来,花竹因海上日出成为蜚声海内外摄影界的著名景点。
  作为一个“本地土著”,我对花竹并不陌生。曾有几次凌晨三四点钟驱车到花竹,陪慕名而来的外地朋友守望福瑶列岛日出晨景;也曾几次在十五月圆之夜,奔赴花竹跟拍海上升明月;三沙国际山地马拉松赛举办时,还在花竹当过啦啦队员。然而,一直没在花竹住过一晚。初夏的一个傍晚,因采风安排而夜宿花竹,在花竹过夜的心愿终于得偿。
  我们到达时已是傍晚,花竹的石头屋村落在薄暮轻阴中反而显得更加明晰。当我们沿着村中石厝间的小径步步登高走进住宿处时,回头再看脚下层层错落有致的石厝,才感觉到黑夜在花竹降临,就像我头上缓缓到来的白发,而不像在城里骤然夜色笼罩。这让我想起刘亮程在他的《一个人的村庄》里写的:“许多年之后你再看,骑快马飞奔的人和坐在牛背上慢悠悠赶路的人,一样老态龙钟回到村庄里,他们衰老的速度是一样的。时间才不管谁跟得多快多慢呢。”
  入夜之后的花竹村,显得朦朦胧胧,只能看清树和石屋的轮廓,树木和村舍影影绰绰,像一幅诗意很浓的水墨山村夏夜图。文友们站在房前的空地上仰望星空,寻找星宿和月娘。蛙鸣犬吠相和,虽不美妙也不悦耳,但是动听、动情。它们想用这古老的声响,咬破这黑的夜,让我们这些久困城中之人,洗一洗被尘嚣拥塞的耳朵。这一声声都是来自田野的呼唤,充满大自然的野性。一种回到乡下老家的愉悦感在心头油然升起,身心突然放松下来。
  听着身边的文友聊天,心里许多被琐碎纷杂的生活尘封的诗句不断往外涌:“水满有时观下鹭,草深无处不鸣蛙。”“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我们顺着斜坡缓缓散步,晚风吹拂,神清气爽。树木的味道,青草的味道,海风和山风混合的味道,组成花竹之夜的味道。村子像个农夫,早早就歇息熟睡,进入梦乡,只有我们这些城里来的人,还不肯安静。不大的村子,房屋大多已是空壳,昔日的烟火人家,眼下已是颓墙败栋。没有几户人家亮着灯,门窗紧闭,只透着一窗一窗的灯光,更显出夜的空旷。眼前这个有着诗意名称的村子,跟大地上所有的村庄一样,正在老去。时间经过它的时候,没有人帮它的忙,伸出手来挽住时间,让时间不要带走这里的一棵檐头草、一株门前树、一扇木头窗……
  每一个村庄都很孤独,即便是因海上日出而闻名国内外的花竹,即便它面向东海,极目处就是中国最美的十大海岛之一——大嵛山岛。福瑶列岛毗连镶嵌在村前的蓝色海域,人称“海上仙都”。一年四季,天还未亮,就有车子从镇区驶进通往它的盘山公路,“长枪短炮”架设在摄影台上。每到金秋时节,紫菜上架,摄影人和观光者更是多到摄影台上无立足之地。然而,过客匆匆,都如海天之上的流云。
  回到住处,和同屋的文友压低嗓音说着贴己话,终于说累了。时间已过零点,她那头儿静悄悄的,不知入睡没有,而我的脑子却在胡思乱想,如天马行空。头顶繁星点点,萤火虫在夜色中慵懒地飞。闭上眼睛,仿佛听得到不远处海的喘息声,风吹野草的瑟瑟声,蛙鸣呱呱,虫声唧唧,大地上的音乐似乎永无休止。有谁知道这些永恒之音中的每个音符的仓促和短暂?城市和乡村,是阴与阳、正与反的两极。每个人的灵魂深处都有“归田园居”的向往,因为乡村更接近生命的真实。只有乡村在时间推进的现代文明进程之流中站稳了,我们才能真正找到属于自己的精神家园。如果有一天家园废失,所有“回家”的脚步都将踏上虚无之途,所有渴望回归的灵魂都将漂泊于风中。

□福建省霞浦县市场监管局 欧晓琼

(责任编辑:)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工商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