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法律法规->法律研究->研究思考

从市场监管角度刍议《电子商务法》(上)

访问量:[]
发布时间:2018-09-13 09:30 来源:
分享:
0

编者按
  
历时五年,历经三次公开征求意见、四次审议,2018年8月31日,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审议通过了《电子商务法》,该法自2019年1月1日起施行。
  《电子商务法》对第三方平台责任、平台内经营者责任及政府监管部门责任作出了明确划分和规定,有利于形成企业自治、行业自律、社会监督、政府监管的多元共治格局,更好地保护经营者、消费者合法权益,促进电子商务健康可持续发展。
  本文从市场监管的角度,对《电子商务法》正式施行后可能产生的一些影响及相关方面应注意的问题进行了初步探讨,供读者借鉴和思考。

关于《电子商务法》的调整范围和对象
  《电子商务法》第二条第一款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电子商务活动,适用本法。第二款规定,本法所称电子商务,是指通过互联网等信息网络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的经营活动。第三款规定,法律、行政法规对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有规定的,适用其规定。金融类产品和服务,利用信息网络提供新闻信息、音视频节目、出版以及文化产品等内容方面的服务,不适用本法。上述规定界定了《电子商务法》的调整范围和对象。
  《电子商务法》适用的地域范围。《电子商务法》适用于发生在国内的电子商务活动,也就是商品销售和服务(即交易行为)在国内发生的电子商务活动,不适用于交易行为在国外的电子商务活动。但如果经营者在国外进货而在国内进行电子商务交易(跨境电子商务)则适用本法。比如,一名中国消费者在国外的网络交易平台上直接购买了商品,则该消费者与该网络交易平台的交易活动发生在国外,不受本法调整。如果一名外国消费者在中国的网络交易平台上购买了商品,则该交易活动发生在国内,受本法调整。关键在于,提供网络交易的平台是否注册在国内,如果平台注册在国内,一般情况下,相关交易行为均受本法调整。
  电子商务的内涵。《电子商务法》第二条第二款以下定义的方式界定了电子商务的概念。该定义与原国家工商总局出台的《网络交易管理办法》第三条第一款的规定基本一致。
  根据《电子商务法》第二条第二款规定,电子商务的媒介和载体是互联网等信息网络,行为内容是销售商品或提供服务,行为性质是经营性活动即营利性活动。笔者认为,上述定义隐含了两个关键概念,即“交易(买卖)”和“远程(不见面)”。也就是说,只有通过互联网等信息网络渠道进行远程商品或服务交易(买卖)的经营活动才属于《电子商务法》调整的对象。
  无论是销售商品或提供服务,通常包括进货仓储、宣传推广、合同缔结(下单)、交易支付、物流运输、售后服务等环节,其中最核心的环节是合同缔结即下单。如果只是单纯地通过互联网渠道进行宣传推广,而不通过该互联网渠道实现远程线上商品或服务的交易,则不属于《电子商务法》调整的电子商务活动。
  比如,企业通过自设官网、官方微信公众号等宣传自身产品和服务,但并不通过该官网和微信公众号提供远程订货下单服务,而是采用线下交易的方式,则该经营活动不属于本法调整的范围。
  再比如,消费者在超市或商场现场选购商品,商场提供网络支付方式进行货款结算,这样的交易行为虽然有某个环节通过互联网渠道进行,但其选购、下单等核心交易环节并不通过互联网渠道实现,这样的经营活动应不属于《电子商务法》调整的范围。
  综上所述,只有相关宣传推广、交易支付、物流运输、售后服务等环节完全依附于网络渠道进行远程线上商品和服务选购及下单的经营活动,才属于《电子商务法》调整的范围。单一地通过互联网进行广告宣传或支付货款或售后服务,并不通过该互联网完成下单交易的经营活动,则不属于《电子商务法》调整的范围。如果选购商品和下单通过互联网渠道完成,哪怕广告宣传在线下,支付结算在线下(如货到付款),也属于《电子商务法》调整的电子商务活动。
  电子商务包括销售商品和提供服务两种类型。以交易对象划分,常见的电子商务形式包括企业对企业(B2B)、企业对消费者(B2C)、消费者对消费者(C2C)及企业对政府(B2G)四类。《电子商务法》对电子商务的定义仅作出原则性规定,该法第二条第三款则以列举的方式列出不属于本法调整的情形。在未来的市场监管实践中,如何更加准确地理解和把握《电子商务法》的调整对象,需要权威部门出台法律解释和实施细则予以明确。

关于平台内经营者登记注册问题
  《电子商务法》第九条对电子商务经营者进行了明确界定,并将其区分为三类: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平台内经营者以及通过自建网站、其他网络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的电子商务经营者。该法第十条规定,电子商务经营者应当依法办理市场主体登记。但是,个人销售自产农副产品、家庭手工业产品,个人利用自己的技能从事依法无须取得许可的便民劳务活动和零星小额交易活动,以及依照法律、行政法规不需要进行登记的除外。
  电子商务平台内经营者是否应当办理营业执照,长期以来一直存在着两种意见。由于该问题涉及对当下几大电商平台利益格局的调整和政府监管的现实需要,争议一度非常激烈。一种意见认为,所有平台内经营者都应办理工商登记,这样才能体现线上线下经营者在经营资质、依法纳税等方面的平等性,实现公平竞争,也有利于政府部门实施日常监管。另一种意见认为,我国电子商务处于快速发展时期,一些规模巨大、知名度较高的电子商务平台内存在大量未办照的自然人经营者,数量甚至以千万计,应秉持“鼓励创新、包容审慎”的原则予以扶持,而不应一刀切地强制要求所有平台内经营者办理营业执照,否则会给平台及平台内经营者带来较大的成本压力及工作量,不利于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不利于经济发展。
  针对上述问题,2014年3月实施的《网络交易管理办法》作出了较为灵活的规定。该办法第七条第一款规定,从事网络商品交易及有关服务的经营者,应当依法办理工商登记。同时,该条第二款对从事网络商品交易的自然人作出了例外规定,具备登记注册条件的,依法办理工商登记。该规定十分模糊,何种情形属于具备登记注册条件,哪些情况属于不具备登记注册条件,在市场监管实践中缺乏可操作的统一标准。
  近年来,随着商事制度改革的不断深入,办理工商登记的门槛及成本已经大大降低,办理营业执照也越来越便利。但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仍然有大量的平台内经营者没有办理工商登记,使得线上线下经营主体面临两种待遇,监管难度不断加大。
  从逐渐兴起到蓬勃发展,我国电子商务经济突飞猛进,各类电商平台层出不穷,网络经营主体数量呈几何级增长,网络交易已经影响着千家万户,网络经济对国民经济的贡献越来越大。我国电子商务在快速发展的同时也暴露出一些问题,如线上线下经营主体不平等,自然人网店逃避缴税义务,电子商务中侵犯知识产权、销售不合格商品及侵害消费者权益等问题比较突出,政府监管难度越来越大,尤其是一些自然人网店被投诉举报,监管部门却根本无法查到经营者是谁、住所在哪里,依法调查处理也就难以落实。
  此次电子商务立法,相关条款对电子商务经营者应当办理工商登记作出了原则性要求和规定,这是大势所趋,体现了立法者期望逐渐改变现状、不断规范电子商务发展秩序的立法目标。个别人认为,《电子商务法》中办理工商登记和依法纳税的规定,是给电子商务发展设置障碍和门槛。笔者认为该看法缺乏依据。该法关于无须办理工商登记情形的规定,则实现了与《无证无照经营查处办法》的衔接。
  那么,《电子商务法》涉及的平台内经营者办理工商登记的规定,在未来具体实施过程中会产生怎样的影响呢?笔者认为,应从两个方面考虑。
  一方面是“消极”影响。具体而言,一是可能增加平台经营者和登记注册部门的工作量。如果在该法正式施行后还存在很多应办理工商登记却未办理的经营者,那将是市场监管部门面临的另一个棘手问题。二是增加平台内经营者的成本。这里所说的成本不是办理登记注册业务的成本,而是经营者的办公地租用成本、缴税成本。根据现行登记注册有关规定,办理工商登记最基本的条件是有经营地址,而且实际经营地址必须与登记地址相符,否则就会因查无下落被纳入经营异常名录或因擅自改变登记事项被处以行政处罚。目前看来,有不少地方规定住宅不能注册为经营地址,造成许多网店不得不支付一笔较大的办公房租费用,还可能滋生虚假注册行为。事实上,由于电子商务平台内经营者为线上经营,许多网店根本不需要固定的经营场所或办公场所,有些网店提供的服务,甚至仅需一台电脑就能完成。要求这样的网店租赁一个符合营业执照办理条件的固定办公场地,显然增加了网店经营者的经营成本。基于上述分析,未来能否创新平台内经营者登记注册方式,针对线上经营特点,制定网店经营者的登记注册新规?比如,不再严格要求平台内经营者的经营地址与注册地址相符,或者适当延长登记注册过渡期。这些都需要相关部门持续研究,尽快加以解决。
  另一方面是“积极”影响。一是有利于电子商务经营者加强自律,有利于不同电商平台之间以及线上线下经营者之间的公平竞争,有利于政府新增税源;二是有利于政府相关部门依法实施监管,有利于更好地保护知识产权及消费者合法权益,有利于我国电子商务产业健康规范发展。
  此外,关于《电子商务法》第十条规定的不需要办理工商登记的规定,在实践中如何准确把握,也是一个问题。特别是对“便民劳务活动和零星小额交易活动”如何认定、标准何在、如何操作等一系列问题,都有待进一步细化和完善,否则很可能使豁免登记的规定在实践中演变成大量平台内经营者不办照的挡箭牌。

□北京市工商局昌平分局 罗正恩

(责任编辑:系统管理员)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工商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