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工商文化->文学天地

在路上

访问量:[]
发布时间:2018-09-17 08:40 来源:
分享:
0


  母亲说,在我还需要用抱被包着出门的时候,一听说要走,自己就会拖过小被子,眉开眼笑地躺在上面等着被包起来出门。可见,渴望“在路上”,深种在我幼小的心灵里。
  我生长于东北吉林的一个矿山小镇,群山环绕。少时的我常站在小学校空旷的操场上,望着群山想象:这多么像一颗颗巨大的龋齿,我们都是生活在龋齿里面的牙菌,外面的世界如何,牙菌无从知晓。所幸的是,从五岁开始,几乎每个暑假,父母都会带我翻山越岭走出去,去看看“龋齿”外面的世界。
  年少时候的旅途,十分清苦、艰辛。从偏僻的东北边境到祖国的任何一个角落,都是一场跋山涉水的修行。在那个路网不发达、交通工具很原始的年代,我们出行的主要交通工具是那种走起来哐当作响的老式绿皮火车。想来那时候也是有卧铺车厢的,可是俭朴惯了的父母从来都是买两张硬座票。从东北到华中,在火车上跨越几个日夜,父亲带了一块塑料布,倦了就铺在车座下面,钻进去睡。母亲则一直坐着,让我躺在她的腿上,享受他们两个座位大小的“床”。一路上,大概只有我是舒适的吧。
  那时候火车总是很拥挤。有一次父亲拖着大箱的行李,与我们分开进站,约好了3号车厢见。可那趟列车车厢是反挂的,从车尾开始是1号。我和母亲上车后找不到父亲,在那个没有手机的年代,在逼仄炎热的车厢里,母亲焦急慌乱,汗如雨下。过了很久,父亲才扛着箱子艰难地挤过摩肩接踵的人群,从火车头开始的第三节车厢,到了从车尾开始的3号车厢。
  渐渐地,我知道了,不管在哪里,只要安心地等,父亲总会找到我们。因为父亲不仅聪明,还是个活地图。待独自踏上旅途,操心各种事情时,我才懂得,当年我和母亲每次无忧无虑地跟着父亲走是多么幸福。而一家人寻幽探胜的热情、身处异乡的亲近相依、人在囧途时的不畏艰难,深深影响了我后来的人生。
  雏鸟总有独自飞翔的一天。由于在吉林省内读大学,一直到大学毕业,我没有独自出过省。在我的强烈要求下,终于获得了一次独自出行的机会。那次,由成都开始,从重庆上船沿江而下,到武汉又转火车到上海,我粗粗地领略了长江流域的全貌,对这条哺育了中华儿女的母亲河有了感性的认知。
  江船上,浩浩荡荡的江水气势磅礴,令人触目惊心。身边浓重的四川方言,也让我感到异常的陌生。三等舱的舱室有六张床,都是上下铺。这艘以游览三峡为主的江船,沿途行经众多景点,在一次次下船、游览、登船的重复中,我和室友渐渐熟悉。来自兰州某军工厂的两男一女陪我坐惊险的高空索道,帮我买好吃的凉面,帮我拍照,在夜游白帝城时帮我驱散胆怯,还与我分享去九寨沟拍的照片……一路上,西北人的豪爽热情温暖了我。
  在路上,那些不同的风物、不同的人深深吸引着我。我常常坐在车窗旁畅想,看着窗外闪过的山河,希望生命就这样流过。生命本身就是场孤独的旅行,每个人的目的地都不相同。在路上,保持从容的姿态,珍惜每一个与我们同行的人,记住每一段同行的喜乐,一点点地充裕我们多彩的人生。

□福建省厦门市翔安区市场监管局 王婷婷

(责任编辑:)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工商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