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工商文化->文学天地

回眸2018年:影响中国文坛的人和书

访问量:[]
发布时间:2019-01-07 10:40 来源:
分享:
0







  2018年是值得回味的一年,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俄罗斯世界杯、改革开放40周年等举世瞩目的事件,都将在史书上留下浓重的一笔。刚刚过去的2018年,哪些人和书影响了中国文坛?哪些书值得珍藏?本文以文化背景为参照,从不同侧面反映2018年读书文化的热点所在。

李国文:历史情怀的坚守与担当
  李国文是一株文坛常青树,耄耋之年还在《当代》《花城》《人民文学》等杂志上同时开专栏,不仅每篇都是超过万字的优质长文,还不时发表些零散文章。1月,他出版《血性的失落》,以犀利妙笔勾勒文人江湖,三言两语道破中国文人与权力的万千纠葛,虽写古时文人,却也是现代人的一面镜子。李国文的历史随笔,融文学的才情、历史的厚重、杂文的犀利于一炉,形成鲜明的个人创作风格。7月的《历史不忍细说》、10月的《历史这面镜子》、11月的《红楼故事犹温热》《人生弦外有余音》《独自闲行》,均体现出李国文历史情怀的坚守与担当。有评论家认为:“他是当代将学识、性情和见解统一得最好的散文家之一,颇有法国作家蒙田之风。”

叶兆言:大时代里的刻骨铭心
  4月,作家叶兆言凭借小说《刻骨铭心》,折桂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杰出作家”,颁奖词评价他的写作:“大文弥朴,至言不饰,用意精深,下笔平易。”《刻骨铭心》聚焦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军阀混战、日军侵华时南京各个阶层的生活,描画出大时代背景下的悲喜人生。叶兆言曾多次说:“小说不是历史,然而有时候,小说就是历史,比历史课本更真实。”

张平:信仰与欲望的存亡较量
  8月,作家张平推出反腐长篇小说《重新生活》,引起社会的强烈反响与关注。小说讲述了一个家族尝尽人情冷暖的痛苦历程,是一幕挑战人生落差的反转戏剧,展现了信仰与欲望的存亡较量。而今,反腐是时代热点。张平将反腐的重任重新交付于人民,将人民推到了小说的中心位置,饱含着民本情怀,撼动人心。

冯骥才:知识分子的责任与担当
  8月,冯骥才的《俗世奇人》获第七届鲁迅文学奖短篇小说奖。这部短篇小说集虽然完整版的出版时间并不长,但是其中的《泥人张》等一些著名篇目,已经被选入课本多年并拥有广泛的影响。冯骥才是文艺大家,3月出版的《我的文化人生只修不改》是对当下知识分子“做人有筋骨、做事有道德、做文有温度”的诠释;10月的《让心灵自由》,展现了他对心灵自由的不懈探求;11月的《漩涡里:1990-2013我的文化遗产保护史》,记录了他从文学跳到文化遗产保护的心路历程,体现出他对文化的敏感与自觉、责任与担当。

阎连科:说出灵魂的真话
  中国首位卡夫卡文学奖得主阎连科被文学界认为是莫言之后很有希望获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作家。其作品从《日光流年》,到《受活》《风雅颂》等长篇,都是当代文坛的重要代表作。8月,散文集《独自走过的日子都有余温》展现了他的心灵轨迹。他的忏悔,直射民族精神的核心,让所有年龄段的读者产生共鸣。9月,《田湖的孩子》是关于乡土故园和成长的情感实录,回望供给他几十年文学养料和情感依托的家乡故土。阎连科的文字如同射向黑暗的一丝光亮,使读者在黑暗中感受到人的生命、呼吸,感受光和美、温暖与悲悯。也许,不忘初心,说出灵魂的真话,才是他最真实的符号。

金庸:江湖犹在侠义永存
  10月,武侠小说泰斗金庸离世。有华人处,皆有金庸。金庸与梁羽生、古龙合称为“武侠小说三剑客”。据统计,金庸作品卖出至少3.5亿册,不仅滋养了中国人的精神世界,更影响了几代人的价值观和娱乐生活。虽然江湖犹在,侠义永存,但一个时代的集体记忆,永远定格在此。金庸能够大火,不是因为奇迹,而是因为他制造了共鸣,让每个人在武侠门外找到自己的影子。金庸的离世,再度掀起金庸武侠作品的读书热。

王安忆:低回慢转的“上海别传”
  12月,深圳读书月“年度十大好书”评选结束,王安忆的《考工记》获选“年度十大好书”。在文学圈,王安忆被认为是中国文坛影响力深远的女作家。人们常把她与上海的张爱玲作比较,说张爱玲笔下的上海是喧闹和华丽做成的,而王安忆笔下的上海则是弄堂的寻常人家,是老上海,写的是上海骨子里的媚。《考工记》像极了王安忆那部脍炙人口的《长恨歌》,故被评论家们称作“又一部低回慢转的‘上海别传’”。《考工记》虽以上海为背景,却并非为它的时代风貌赋形,而是要在这“上海别传”之外,以陈书玉和老宅的遭际,将市民与房屋的世俗故事推向严肃的历史大境界,进而诠释所谓历史的风流云散。

□张光茫

(责任编辑:系统管理员)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市场监管报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