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文化->文学天地

父亲的年

访问量:[]
发布时间:2019-02-02 09:31 来源:
分享:
0


  前两天,我给千里之外的老父亲打电话。父亲说他没有在县城,而是又如从前一样,一个人回到村子里过年。
  我禁不住埋怨父亲:“县城的房子有暖气,距离又不远,您可以把家神请到城里过年,不是一样吗?”
  父亲说不行,这是祖上传下来的规矩,况且大年初一一大早,村里的晚辈们都要来给他拜年,老家一定要有人。
  因为儿子节前节后密集参加美术类专业院校的院考,所以我和爱人商量,今年就在杭州过年,况且儿子报名的画室培训班年三十下午才放假,正月初一就要开课。虽然年前我已经让回家过年的乡友给父亲带去年货,可是当电话里得知父亲一个人回到村里去过年,心里还是酸酸的。
  老家过年请家神是祖辈传下来的习俗。每年的大年三十上午,过年的炸货备好后,家家户户的长者都要拿着香火和鞭炮到祖坟上点,把祖宗家神请回家过年。家神请回之后,要在院子大门口横上根木棍,再在北屋正堂的方桌上摆上牌位或是去世亲人的照片,摆好贡品,香火不断,家里主事的男人一直要陪着祖宗守岁到凌晨。若有同族的晚辈来串门,进门时还要向家神叩上三个响头。等到正月初一下午,再拿掉院子门口横着的木棍,拿着点着的香火,把家神送回去。从请到送,这一系列过程都需要家里主事的男人来完成。
  父亲退休之前,在省城济南二钢工作。即使工作再忙,每年过年他也要和同事调班回家。父亲回来就是全家最为开心幸福的日子,因为一到年关,父亲工厂里总会发一些带鱼之类的年货,这在上世纪70年代的农村是很奢望的。记忆中,父亲为了节省几块钱的车票,时常会借别人的自行车,带着年货,骑车回家。70公里的路程,要骑上整整一天。父亲带回来的年货,分给奶奶和姥爷家一些,我们自家也就能留上几条带鱼或是鲅鱼。
  有炸鱼吃,在那个年代是最幸福的事。正因为如此,每年过年期间,村里一些和父亲要好的,总是想方设法来我们家蹭吃蹭喝。父亲文化水平不高,为人实诚,从不计较。虽然喝的也只是地瓜干换的散装酒,或从村上代销点买的块把钱的酒,但总要管个够。
  母亲时常唠叨父亲实诚,近似于有些傻。父亲在厂里和村里是出了名的好人,口碑一直很好。2012年,母亲去世后,向来不考虑人情世故的父亲,仿佛一下子成熟了。我每次回老家,父亲总是向我倾诉他对周边一些人和事的看法。晚上,我和父亲躺在一张床上,一唠就是半夜。
  虽然我为父母亲在县城里买了套房子,也装了空调和暖气,可每年过年,上香、敬祖、请家神,父亲仍要回到村里,雷打不动。母亲走后,供奉家神的供桌上又多了母亲的照片。即便我在家,父亲一如既往,每年大年三十都由他来守岁。母亲的离去,使我终于理解了不善言语的父亲的内心情结——说是守岁,其实是在守着早已离去的祖父母的牌位和刚去世的母亲的照片,用无声的行动表达着思念。
  在家过年的日子,我总是喜欢陪着父亲聊一些他喜欢听的话题。大年夜,我和父亲挤在一起睡,屋外寒风凛冽,盖上两床棉被仍有寒意,但听着父亲的絮叨,仍能进入香甜的梦乡。父亲的年里,不仅有祖辈传承的风尚习俗,也有广袤中原的故乡味道,更有难以忘怀的绵绵乡愁。
  来年,我一定回家过年,再和父亲一起守岁,挤在被窝里聊天,任由屋外寒风肆虐。

□浙江省市场监管局消保分局 赵庆胜

(责任编辑:)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市场监管报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