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文化->文学天地

回乡

访问量:[]
发布时间:2019-05-13 09:35 来源:
分享:
0


  那是暮春之际,我错过了一场油菜花的盛宴。从成都下飞机,到学校看望过侄女,尔后乘坐列车在红土丘陵上欢快地穿行。我知道,它要把我从浮华的都市,慢慢地拉回生我养我的故乡。一如30年前,它把孑然一身的我,从四川盆地慢慢地拉走一般。
  人在外面走得远了、累了,是要好好地回望来时的路。母亲用锅盔和凉粉招待我,我看到她的身躯日渐消瘦。我陪她聊了聊家常,便出门接接地气。听着扑面而来的乡音,看着熙熙攘攘的人流,在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西部小县城,我的眼眶竟然有些微湿润。
  在三弟陪同下返乡祭祖之后,我在修葺一新的乡小学驻足。N年前,父亲曾经是这所小学的教师,我也在这里度过了自己充满野趣的童年。至今还记得放学之后,我手拿簸箕,在乡下孩子的招呼下,一起到他家菜园肆意采摘红苕叶、豌豆尖用来做饭的经历。故乡的淳朴,“喂养”了我的整个少年时代。
  参加高中同学校友会前一天,我竟然像就要参加高考般半夜失眠了。“你胖了!”“头发白啰!”“你啷个没变?”寒暄、拥抱、捶胸,笑声朗朗中,我们重新回到教室,再来一次自我介绍,再围着火锅来一场举杯豪饮。半世的坎坷、生活的不易,被夸张的手势、热情的吆喝掩饰了。令我甚感诧异的是,分明仅同窗两载且隔了经年累月,情谊却像亲人般醇厚。当年捧着金庸武侠小说、琼瑶言情小说偷看的少男少女,在40年改革开放的列车里,被分流在不同的车厢,看到了不同的风景。譬如我的同桌,一直在金融系统工作,他对生活的热爱和对古老道德的坚守,令我动容。还有更多守着乡下田园的同学,他们的后代多在城市里发展。高铁和高速公路大大缩短了城乡距离,小县城的魅力,是久居大都市的人无法企及的。
  一杯茶,半辈子。时光不老,茶香不散。黄桷树下,我和两位校领导合影,他们曾是我父亲的学生。故乡耕读传家的古风尚存,而我终将踏上东去的航班。
  乡音是泥土中疯长的音乐,古老、缠绵而悠长。乡音盛开的地方,叫故乡。我小心翼翼地把乡音“装”进行囊。从此,在异乡光陆离奇的街头,我和孩子走路的姿势,便永远如先辈们那样——自信、坚定而又昂扬。

□浙江省消保委 崔砺金

(责任编辑:)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市场监管报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