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文化->文学天地

父亲,多想再看您一眼

访问量:[]
发布时间:2019-05-27 14:42 来源:
分享:
0


  母亲和我提起父亲时,总是说:“要是你爸还在,多好!看到你们几个家里都好,我高兴,他也一定高兴!”是的,如果能再看一眼父亲,该有多好啊!
  父亲在他一轮甲子的岁月中,可以说读书、下放和代课教书,几乎三分了他的一生。祖父是乡间有文化有能力的人,只比父亲早去世4年,而这4年父亲已是重病缠身。尽管如此,自我记事起,父亲对于子女的责任和担当从不含糊,点点滴滴让我铭记于心。
  在我刚开始读书的时候,到学校要经过一处叫二麻子湾的树林。树林里无人居住,又无其他小伙伴同行,我很是害怕。父亲不管农业生产有多忙,都会丢下手头的活儿,把我送过那片树林,看我走远了才回去。后来,树林那边的蒲家院子里养了只很凶的大花狗,我害怕被狗咬,父亲将我送过院子才回去。我放学回家时,父亲总在树林边的田地里劳作,或者在我家的自留山里打柴,或者在显眼的地方站着接我回家。无论是接还是送,我看到父亲时心里充满安全感,总是那么高兴。
  父亲话不多,很少表扬和责怪我们,却用他的行动体现着对子女的深情。我读小学高年级时,父母在集体生产队劳动,供不起我读书的开支。无奈之下,父亲偷偷在山里弄些柴,夜晚背到山那边的临乡村换些现钱。偶尔我也跟着去,背柴是其次,主要是给父亲做个伴儿。有一回换了现钱往回走的路上,月亮忽然钻进了乌云,父亲凭着记忆却走进了荒草丛,怎么也走不出来。于是,父亲摸着一块石头坐下,让我坐在他身边,用手搂住我的肩头,语重心长地说:“日子苦啊,要好好读书!”我应了一声后,他便不再说什么。我和父亲一直坐等到天亮,才走出荒草丛。
  我刚参加工作时,因为到远乡上班没有客车,连货车都极少,父亲硬是坚持替我背着小竹箱,步行送我。他一路上只顾走路,说了一句“分那么远”后,便不再作声。我知道他是在自责,没能找熟人把我分到离家近一些或者条件好一些的地方工作。我说:“不错,还可以。”父亲便不再说什么了。一年后,父亲说找人可以把我调到有客车的地方工作。我说:“习惯了,就不调了。”父亲也依了我。
  我在乡下工作的日子虽然艰苦,但也愉快,只是每月工资几乎半月就光,只好向家里求救。那时没有手机,乡村也没有电话,只能靠书信往来。父亲接到我的信,总是准备好我信中要的钱物,步行15公里给我送来。有一次父亲下午给我送来钱物,返回时走到半路天就黑了,就在一处人家借了火把。没想到,还没到家,又下起了雨,火把熄灭了,父亲只好摸黑在雨中行走,回到家已是半夜了。我知道后很是愧疚,跟父亲提起时,父亲却不以为然。
  从乡村到县城,从教师到公务员,许多年来我忙于工作,回老家的时间少了,更多的是父亲抽空来看我。每次看到父亲来去的身影,我总会感到温暖和鼓舞,身上生出一股向上的力量。
  现在,我也当了父亲,每当想起当年与父亲生活的往事,总觉得自己的言行远不能和父亲相提并论。父亲以他有限的方式和无限的仁爱,为子女、为乡邻、为学生默默付出,从不计较、不声张、不图报。我和儿子一说起父亲,儿子总能说起记忆中农村的犁头、老家的二胡、乡村的小学等,这些也算是父亲无字的碑文流传给后世了。
  父亲去世以后,亲戚们总说他没有等到享福的时候。父亲啊,儿子现在生活好了,老家环境也变了,可再也见不到您了!我永远忘不了您的样子,慈眉善目却极少欢笑,承担着那个时代不是您的错却带给您的痛。父亲生病住院的最后日子里,闭目不语,闭口不食,仍然没有一点儿痛苦的样子,那么坦然,那么安静。想到这些,写着这些,我已是泪眼模糊……
  时至今日,父亲离开我们将近20年了,我再次听到母亲“要是你爸还在,多好”的话,心中百感交集。真希望时光能倒退20年,让我再多看一眼父亲啊!

□四川省巴中市市场监管局 朱绍元

(责任编辑:)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市场监管报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