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文化->文学天地

乡愁的路有多远

访问量:[]
发布时间:2019-05-27 14:42 来源:
分享:
0


  1982年,我离开老家山东青州姜庙村外出求学、工作,那年我19岁。从此,我便有了乡愁;有了乡愁,便有了回乡的路。这魂牵梦绕的路,年复一年,我奔波了37年,仍无怨无悔、乐在其中!
  或许是命运的眷顾,我的成长、学习和工作,没有离开过胶济铁路线。第一次走出家乡求学,我就坐上了胶济线的火车。出校门来到济南工作,还是坐胶济线的火车。小时候,听青州人调侃寿光人,说寿光某人到青州后第一次看到了火车,很是惊诧,回家便跟邻居讲:“火车是爬着走的,如果站起来跑,还会更快啊!”笑话归笑话,当时的人们没有期望火车跑得更快,能坐上火车就觉得是一种享受了。
  虽然说是坐火车,但那时无论是从济南到青州,还是从青州到济南,大部分时间是站着,从这头站到那头,从那头站到这头。工作以后,眼界宽了,见识多了,才真正意识到,站着坐火车也是幸运。我有一位老领导,家在菏泽市曹县古营集。改革开放初年,已经安家济南的他思乡心切,一个人骑着一辆金鹿牌自行车,早上7时从济南出发,人不离鞍,日夜兼程,第二天中午方到家。近500公里的路,平坦的柏油路面不多,沙子路占了多半,路上给养也不足,个中甘苦,只有本人自知。这就是改革开放初期许多人的乡愁路,遥远、艰涩、孤寂、无奈。
  我虽然没有千里走单骑的经历,但有千公里“站火车”的经历。记得参加工作不久,有一次去福建漳州参加原国家工商局企业登记统计汇总会议。火车从济南出发,我一路站到浙江金华,那可是1000多公里的路程啊。上个世纪80年代,尽管守着胶济铁路,也没有出行的便利,因为那是“一票难求”的时代。现在乘火车对号入座,那时根本没有这个概念,有票能上车就行。绿皮火车在大大小小的车站都要停靠,先不说转车,一切顺利的话,从青州到济南要3个小时。况且,从县城到乡下是没有公交车的。
  记得那是1986年,我接家里父亲的电报说,有病速归!在通信设备匮乏的农村,电报是最快的信息传输工具。火车票买不上,我只好买汽车票。济南到青州没有直达长途汽车,只能买济南到张店的车票,再由张店转车到青州。那天,我早上9时离开济南,到青州县城时已是下午4时。150公里的路程,整整用了7个小时。下车后,我又步行一个多小时,到离县城较近的姑姑家借了一辆自行车。回到家时,已经是晚饭时间了。那时,乡愁的路就是火车上站着的3小时和长途汽车坐着的7小时,外加步行的1小时。
  要想富,先修路。1993年,山东第一条高速公路济青高速建成通车,这在全国是轰动一时的大事。1995年的春节,我借了一辆客货两用车,第一次奔驰在回乡过年的路上。现在看来很普通的客货车,在当时感到无比奢华;听着车上录音机里劣质磁带放出的断断续续的流行歌曲,我的心情亢奋。1小时40分钟,我就从济南回到了老家。父亲看着锈迹斑斑的会跑的庞然大物,情难自禁:“嗨!这条路就是为咱家修的啊!”是啊,济青高速就是为千千万万个乡愁游子和千千万万个家庭致富修的!从此,回家的路不再遥远。后来,和大多数家庭一样,我也有了私家车,彻底告别了胶济铁路,告别了绿皮火车。接下来10多年的时间里,高速公路成了我不二的选择。那时,乡愁的路就是1小时40分钟!
  随着车辆日益增加,不知从何时起,山东的第一条济青高速日益拥堵,大货车、小轿车交叉穿行,限速标志杆连着杆,测速装置线连着线。即使有了第二条济青高速,原济青路仍然堵得一塌糊涂。
  2008年,为迎接奥运会,济青铁路客运专线建成通车。从老家的村庄西行4公里,就是青州火车站。乘坐动车从济南到青州只需要62分钟,既快捷又安全。于是,我又回到阔别已久的铁路线上,虽然时不时还要开车跑跑济青高速,但我心目中的乡愁路就是62分钟。
  在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的喜庆日子里,山东又传来喜讯——济青高铁于2018年12月26日正式通车。从济南坐5站就到青州北站,这个新站在老家村北7公里处。乡愁的路,变得只有短短的40分钟。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写就此文的时候,正值我的老母亲八十大寿。她老人家吃过苦,经历过合作社、人民公社、大跃进、大炼钢铁、大食堂、大饥荒,更享受了改革开放带来的甜,包产到户让生活温饱有余、日子兴旺。如今,母亲子孙满堂,颐养天年。子孙们虽海内海外天各一方,但因为回乡的路四通八达、畅通无阻,逢年过节一家人常常欢聚一堂。老母亲人老心年轻,80岁了还会玩微信视频。我们给她买了智能手机,她只要想谁了,就随时视频。“按一下按键,人就好像到了面前。这真是赶上了好时代,我知足呢!”她不止一次地说,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劝勉子孙。

□山东省市场监管局 王春和

(责任编辑:)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市场监管报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