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文化->文学天地

谒路遥故居

访问量:[]
发布时间:2019-11-25 10:26 来源:
分享:
0


  每一个文学爱好者,心中都驻着一个或数个自己喜爱的作家及其作品。于我来说,路遥是我最为崇拜的作家之一,他的《人生》深深地影响了我的人生,那本百万字的巨著《平凡的世界》更是我的挚爱。那年正月送女儿到西安上学,本想拜访路遥纪念馆,但由于路途不便,不得不忍痛割舍。“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没想到一次偶然的机会,来到了心中的圣地。
  车过延川县城,到达大禹街道时,夕阳已挂在西山,夜色徐徐降临。听说路遥故居距离不远,我不顾长途跋涉的劳累,前往拜谒。
  路遥故居所在的庄子郭家沟村名副其实,位于黄土高原的一个山沟之中。山上流下来的一条小河从村中经过,将本来就不大的山村一分为二。我不知道眼前的小山和小河的名字,猜想它们就是路遥先生笔下的神仙山和哭咽河或者双水河的原型吧。
  路遥故居在郭家沟村东面山冈。我曾经看过专题片《路遥》,知道他继父王玉德老人的家就在这里。电视镜头里,一道又窄又陡、两边长满荆棘杂草的土路自下而上,连接着山冈土崖下那几孔历经沧桑岁月、破烂不堪的土窑。此时,我站在光滑平整的水泥路面仰望,仿佛看到年仅七岁尚且懵懂无知的小路遥,被父亲牵着小手,极不情愿地走上这段通往自己新家的土坡,进入那孔又旧又破的窑洞。第二天一早,他眼睁睁地看着父亲佝偻着背踽踽而去,只好强忍着悲痛,把泪水流进那幼小稚嫩的心里……
  当年的斜坡土路如今已经修整硬化,铺上了石板,有一段旁边还插着树枝筑成的篱笆。昔日衰败的院子和破落的窑洞虽然进行了必要的修葺,但仍保持着原有的风貌。院中靠边摆放着陕北原始而古老的石磨和石碾,仿佛述说着充满酸甜苦辣又蕴含无限温情的已经远去的岁月。一棵有些树龄的老槐树向天空伸展着手臂,蓬松而充满生机的枝丫下矗立着一尊路遥的铜像。他身着一件半大风衣,左手背在身后,右手横放在胸前,指间夹着一根烟灰长长的香烟,昂首挺胸,目光炯炯遥望着远方。他的眼中满含着太多的忧虑和思考,仿佛笔下的高加林,更确切地说是孙少平,向往着外面广阔的世界,盼望自己能够有机会走出大山,走向属于自己的“不平凡”的世界,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窑洞靠山冈旁边竖立着一块三角形的石头,上面写着“电影《人生》取景地”。我站在石头标牌前,仰望着后面无比苍茫的山冈。沟壑纵横的黄土高原上,昔日老祖宗留下的梯田被荒草、荆棘和杂树拥抱着,不见了原有的面貌。我仿佛看到,失去代课教师资格、气愤难平的高加林,举着镐头在那里拼命地刨地;不远处,巧珍欢快地跑过来,把刚刚采摘下的酸枣喂到她亲爱的人的嘴里……
  我和高加林有着类似的经历:30多年前高考落榜后,我躲开众人的眼光,来到村东头高处,眺望云雾间隐约可见的县城。好友从省城寄来那本《人生》,我读到篇首引用著名作家柳青的那段名言:“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特别是当人年轻的时候。”我为高加林的不幸人生而悲哀,更为这本书带给我人生的勇气而欣慰。正是因为有了这本书的激励,我没有屈从于命运的安排,奋发努力,终于走出大山,走向一个全新的世界。正应了路遥在《平凡的世界》中的那句话:“其实我们每个人的生活都是一个世界,即使最平凡的人也要为他生活的那个世界而奋斗。”
  我一边回想着往事,一边在路遥故居里漫步。突然,我在一块石头上发现了路遥的手书:“我尽管出生在清涧县,实际上是在延川县长大的,在延川县成长起来的。所以,我对延川县的感情很深。在我的意识中,延川就是故乡,就是故土。”
  是的,正是源于对延川这块土地的深情,路遥写出了以延川地域风貌和风土人情为背景的脍炙人口的大作。他脚踏黄土,从不虚伪做作,写出来的小说既有黄土高原的雄厚,又有延河水的温情,更有陕北这块神奇土地的精神,让我们深沉思考,又激励我们永远向上。它已经冲破时空限制,成为一种罕见的流行作品,影响了几代人,并将永远影响下去,具有无限的生命力。多少年来,他墓前的鲜花和故居的游人从没有断过,全国各地前来祭奠拜谒的人络绎不绝。诚如著名作家贾平凹所言:“他是一个气势磅礴的人,但他是夸父,倒在干渴的路上。他虽然去世了,他的作品仍然被读者捶读,他的故事依旧被传颂……”
  从路遥故居出来,天已经完全暗下来了,空中飘起星星点点的雪花,郭家沟村恢复了它应有的宁静。望着车窗外的情景,我不由想起路遥花了整整三天时间,为《平凡的世界》写就的开头。我仿佛看到,他站在故居的院子里,面对着苍茫的天空和眼前的高原深情地吟读:“一九七五年二三月间,一个平平常常的日子,细蒙蒙的雨丝夹杂着一星半点的雪花,正纷纷淋淋地向大地飘洒着……”

□山西省阳城县市场监管局 张红胜

(责任编辑:)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市场监管报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