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文化->文学天地

陪父亲上普陀山

访问量:[]
发布时间:2019-12-23 10:12 来源:
分享:
0


  十一月的最后一个周末,我陪父亲来到普陀山。
  天气预报说阴有阵雨,我们刚下渡船,登上普陀山的码头时,天空飘起了毛毛雨。我们徒步向景区走,还没打开雨伞,雨竟悄悄地停了。我笑着对父亲说:“观音大士被你的诚心感动了!”父亲脸上漾着微微的笑意,没有说话,继续健步向前。
  年初的时候,我对母亲说要陪他们去杭州玩,母亲却说杭州已去过,父亲没有去过普陀山,很想去一次。于是,陪父亲上普陀山列入我这一年的计划,这次终于可以了却父亲的心愿。
  父亲70多岁了,脚步却一点儿也不比我慢。我想陪父亲尽量多走些景点,就迈开步子快步走。第一个景点是南天门,然后穿过金沙海滩,再到南海观音像前,返回过紫竹林,参观观音禅院,再到普济寺景区,过心字石,到西天门、盘陀石。每到一处寺院或佛像前,父亲都要焚香礼拜。
  父亲一辈子劳碌,一生绝大部分时间扑在田间劳作和外出打工上,养育我们四兄妹成人,并供我们上学,使一个普通的农家走出三个大学毕业生。父亲敬佛,却很少有时间去寺庙烧香拜佛,即便老家附近的寺庙也很少去。
  佛教是教人为善的。父亲一辈子没有与别人争吵过,连跟别人高声说话都没有过。普陀山是观世音的道场,观世音又被称为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父亲的善良,应该是通佛性的,这也许是他将上普陀山作为此生最大心愿的原因吧。
  我已是第三次上普陀山了。父亲进寺参观,或烧香礼佛,我就坐在寺外的石阶上,看海天佛国的景色,看寺院飘出的袅袅香烟,看进进出出的善男信女。
  大海依旧是无边无际,白茫茫一片。初冬的百步金沙海滩,海浪平缓,浪声柔和,海水即使不是很冰凉,也没有赤足踏沙的游人。普济寺前池塘里的荷叶早已枯萎,只留下一枝枝干枯的茎干,稀疏地插在水中,透露出曾经的生命灵光。
  过心字石时,已是中午时分,我们在路边买了两个茶叶蛋、一串豆腐干,简单地补充了体能。游完盘陀石一带景点,下山到一处渔家饭店集中的地方用过中饭,已是下午两点钟了。此处离轮渡码头很近,如果此时结束普陀山之行,返回沈家门酒店,时间还早。我问父亲累不累,要不要继续走。父亲说一点儿也不累。于是,我们走到码头公交站,坐车赶往法雨寺。
  就这样,我们游完法雨寺,又徒步爬上佛顶山。到佛顶山时,天色已越来越阴沉,越来越昏暗。为了赶上最后一班渡船,我们要尽早原路下山返回。
  普济寺、法雨寺、慧济寺,被称为普陀山三大寺。普济寺称为前寺,法雨寺称为后寺,都在山脚下,而慧济寺位于海拔299.1米的佛顶山上。我与父亲此次普陀山之行,从进码头到出码头,全程用时大约七小时,到达普济、法雨两大寺,最后爬上佛顶山,因时间关系最终没有去成慧济寺。
  我虽是第三次上普陀山,前两次都只走了这次上午与父亲一起走过的路线,也就是说只到过普济寺,从没有到过法雨寺和慧济寺,也没有登上过佛顶山。这次与其说是我带父亲上普陀山,不如说是父亲的耐力和坚韧,带我登上了佛顶山。正如我的一生中,始终是父亲善良、吃苦耐劳的品格,影响指引着我的每一次人生旅行。
  在刻有“佛顶山”三字的石碑前,我给父亲拍下了一张照片。山顶的雾气在渐渐升腾,背景已渐渐模糊,父亲的形象却格外清晰地定格在镜头里。
  父亲仿佛一尊佛,定格在我的心里。

□浙江省台州市黄岩区市场监管局 余喜华

(责任编辑:)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市场监管报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