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文化->文学天地

欧阳白《心经》的诗学辨析

访问量:[]
发布时间:2020-01-06 09:38 来源:
分享:
0


  湖南省市场监管局欧阳志刚业余醉心于诗歌创作,且有所建树。其以欧阳白笔名发表的长诗《心经》,历时十年熬制,引起诗歌同仁的关注。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一首“排斥”读者的诗。长诗本身和碎片化时代有着巨大的背驰,在当代几乎成为“幸存者”,只有极少数专业读者保持着耐心。在这个意义上,欧阳白的《心经》写作本身就有着某种姿态性的意义,至少是为“幸存者”续命的一次艰苦努力。
  《心经》发表以后,一些评论文章大多基于意义阐释,较少触及诗歌发生学层面。从形式上看,此诗依据佛典《心经》每一句起头的字做成藏头诗,响应了中国藏头诗的传统。从文本看来,作者的主要目的可能基于两个方面:一是让自由诗变得“不自由”,即在语言运动的场域设置边界;二是从佛教文化经典《心经》取字,既将它作为一种观看世界的背景参照,又借此形成诗歌的天然结构。
  欧阳白的《心经》参照佛教文化中看待事物和世界的方式,展开一个诗性的语言旅程,与其说它像水流,或奔突,或流淌,不如说它是一场跨栏运动——每一个打头的字都是一个栏,不能将栏踢到,又不能没有栏的存在。主体性的确立,是这个文本成立的基础。比如诗的第一节《观想》:“观想一溪清澈的山泉,眸子慢慢瀞入其中/自然,溪水被洗去颜色,就像骏马/在空旷的原野,跑失了奔腾。记忆里,有人在/菩提树下顿失了身心,有人在低声唱着/萨顶顶的那首《万物生》……”它对应的是《心经》中的“观自在菩萨”一句,在意义上两者并无显在的关联,但是从语言具象所呈现的现象来看,其“观想”似有一种空性在场。不如此,就不会有“溪水被洗去颜色”,更不会有“骏马跑失了奔腾”的奇思妙想。值得注意的是,在菩提树下,有人顿失身心,有人唱《万物生》,这样的场景虚实并置,又从主观冥想中脱身出来,将语言的行动置于一种客观性之中。事实上,它也实现了诗歌现代性构建的部分意图。
  整体来说,《心经》的写作延续了现代主义的传统,表面上它的形式是极其东方化的,但它的诗学内核是十足的现代主义,相对于传统文艺的反映论,更强调表现论。作于新世纪的《心经》,在某种意义上说,有其独出机杼的一面。比如全诗省去了主语,“我”的位置空置,淡化现代主义主体言说,以化解主客二元对立的危机,尽量将“观想”置于一种“客观对应物”之中。
  现代主义文学借助现象世界来表现观念世界,主要依托想象,甚至幻象。从《心经》看来,语言的启动全依托想象,完全出离日常,实际上是对世界或者人生进行整体性观察之后,对事物进行高度抽象之后的具象还原。比如“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领出的诗行:“色彩不只是为了春天而来,它在冬天受孕,也/不只是为了秋天而来,它的波浪为水赋形/异于抽象的词,可以触摸和烘烤,可以冲天一怒和洒脱一笑/空是它的伴侣,它的敌人,它翱翔于天地之间的缰绳和翅膀/空是它的极微细的胞,极宏大的衣裳/不可分割的血肉,是舞与舞者,是诗与诗人/异于任何苦闷与分离的爱情,它们一体两面/色彩不为时间而在,它始终铺在历史长河的堤岸/色彩不为历史而在,它在书页上迷茫、美丽、忧伤/即使敷上面膜再戴上面具,也无法不显露真容,即使/是面对漆黑的原野,炙热的火,蛮荒的洪水/空是它的行囊,它的马背,十万里河山/空是它的眼,它的耳,它的鼻,它的舌头/即便山摇地动,磁场逆转,桑田沧海,也不过/是它窗户上薄薄的宣纸,眼睑上薄薄的膜/色彩因迷于惑而来,美丽和丑陋……”
  诗歌对佛教经典的远逸而转入的形而上思辨,伴随着语言之思,成为激情洋溢的个人化命名,而其显示的宏阔视野和密集意象,又是典型的现代主义风格,带有一定的纯诗特征。其意象的主干体系由观想者到枯树到笨牛到色彩,没有什么事理性逻辑结构,但在诗性上实现了一个自身的语言逻辑生成,形成一种新的秩序或者体制,和现代主义的本质合拍押韵。从本质上说,它是论述性的,而非描述性的。一方面,其语言言说尽可能实现自我客观化,带有悖论意味;另一方面,写作主体生发的想象凌驾于客观世界之上。如果忽略藏头诗的特点,其语言之思既发挥了语言的天性,也展示了诗人的天赋。
  欧阳白的《心经》以佛典起兴,以个人的体悟展开对人生世相的形象性纵论,而在诗中引入对话性的戏剧结构,是对藏头诗约定结构的突破,赋予诗歌以鲜明的现代性。由于这样一种微结构的建立,语言的言说也不再完全依托于想象,而有了烟火气息扑面的日常言说。从更高的层面说,语言本体内部二元对立的危机也随之消除,诗的意义有了某种消除自我蒙昧的姿态,更能深入人心。
  《心经》主要的风格特征是隶属于现代主义写作潮流的,它显示出来的对现代性和智性的坚持,保证了诗的思想品质和语言质地。从本质上看,此诗的观念性特征不言自明,因为它建基于对世界的整体性观照,而缺少个人性和日常性,更多是开启了“语言的观看”,而非“语言的倾听”。

□草树

(责任编辑:)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市场监管报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