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文化->文学天地

端午,一场民间的驱疫

访问量:[]
发布时间:2020-06-19 10:01 来源:
分享:
0


  有句妇孺皆知的赣西乡谚:“冒吃端阳粽,寒衣不敢松。”每年夏至前后是端午节,这时候天气越来越热,各种病菌繁殖得快,蛇虫活跃起来,也是时疫流行的时节。端午,在我的家乡,就是一场驱疫祈福的仪式。
  日子安康顺遂,山河无灾无恙,这是乡亲们共同的愿望。旧时,山林水泽多雨高温的赣西,是南方瘴疠之地,时有瘟疫流行。翻开古老的《莲花厅志》,我们可以读到,某某村遭瘟病,原伍姓聚族而居的村庄,竟无一伍姓留存。若干年后,史、贺、程等姓迁入,以致原有伍姓只留下一个空洞的地名。如此村庄易姓,定是大灾大难。那时候交通不便,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依靠两条腿。一个村庄的人病了,大家既无力外出,也恪守病不外传的道德底线。于是,瘟病往往局限于一村一乡,并无四处蔓延。
  疫疾,在古人看来,与邪与毒相关。为了驱邪去病,拔除不祥,巫术与民俗相伴,成为生活中的一部分。“五”是个神秘的数字,端午又称“重五”,也是个神秘的节日。这一天,人们要浴兰汤,挂道符,臂缠彩线,身佩香囊,喝雄黄酒,点吉祥痣,染红指甲,门插艾草菖蒲,乃至龙舟竞渡,乡人相约游玩……无论是“旧俗方储药,羸躯亦点丹”,还是“儿女纷纷夸结束,新样钗符艾虎”,或是“门前艾蒲青翠,粽叶香飘十里”,甚而“龙舟争渡,助威呐喊,凭吊祭江诵君赋”,这所有的仪式与活动,都与驱邪祈福、护佑乡人安康有关。
  此时节,榴花吐艳,风信子摇响一束束铃铛似的粉红花朵,水田里的新禾已经一片翠绿,江河湖泊里的水也涨起了汹涌的欲望。龙舟下水了,鼓声与号子声在空阔的水面上飞跃。划龙舟是对屈原的纪念,更是一种祭祀,是对龙的崇拜与敬畏。据说,端午划龙舟早于屈原之前上千年。南方雨水丰沛,每年的端午洪水泛滥成灾。乡人通过对龙的祭拜,祈求风调雨顺、无旱无涝。
  端午节前,乡人采了艾草、菖蒲,将雄黄研磨成粉,分成小包,在市场上出售。艾草,从春日萌芽、生长,到了农历五月,已经长到有人肩膀高了。这真像娉娉婷婷、初涉世的少女,身着青翠的衣衫,携带着山野的气息,有着别样的芬芳,让我们眼前一亮,神清气爽。在乡人眼里,插在门上的艾草,就是一杆摇曳的翠旗,迎来满屋子的瑞气。过了端午,母亲将门上插着的艾草收拾好,晾干备用。小孩子身上长痘,煮艾叶汤洗洗澡;肚子疼,用棉布包了炒热的艾叶,反复在肚皮上摩擦,或者以艾作为茶饮,徐徐饮之。家里有了秽气,燃艾草薰之。母亲坚信,艾草灵验,能去百病、纳千祥。
  生长在水边的菖蒲像兰草,只是比兰草少了几分婀娜,多了几分刚健。菖蒲被称为“蒲剑”,它没有剑的锋利,却有着剑的灵魂。它长年与风浪搏击,以柔弱的身子秉持坚韧的气节,最终从百草之中脱颖而出,成为百姓心目中一把斩妖除魔驱邪的利刃。人们将菖蒲和艾草一起挂于门楣,悬于窗棂,希望起到与桃符、门神或者剪刀、铜镜相同的效果。在端午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里,有了艾草和菖蒲,原本洞开的门窗,成为一道阻断疾病、污秽和不祥的屏障。
  乡亲们的驱邪除病仪式不止于此。这一日,母亲以脸盆将烧酒、雄黄、石灰、碎菖蒲等混合一起,用竹锅刷洒于庭院四周,说是可以避蛇虫、除秽气。小孩子好动,一天到晚总在外面疯玩,母亲便以雄黄酒点于孩子们的眉宇之间。一个个红红的吉祥痣,平添了几分童稚与可爱。每个孩子还需要佩戴一个五彩线织成的香囊,香囊里装着花椒、雄黄、艾绒等物,还有庙里请的平安符。在母亲的细心呵护下,我们兄弟姐妹七个均无病无灾地长大了。母亲却老了,她老人家已经离开我们十三年了。没有母亲的端午,也就少了许多旧时的习俗,但我们期盼自己的孩子健康成长、平安无恙的心情是相通的。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的当下,端午这一传统的节日,更是多了一层驱邪去病的含义。

□江西省莲花县市场监管局 李晓斌

(责任编辑:)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市场监管报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