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文化->文学天地

父亲节怀想

访问量:[]
发布时间:2020-06-19 10:01 来源:
分享:
0


  又逢父亲节,一种从骨子里发出的思念迫使我情不自禁地拿起笔,写一篇关于父亲的文章。尽管我知道,这支秃笔和纷乱的思绪完全不能表达出父亲大爱的万分之一,这些浅薄的文字和无序的组章或许亵渎了父爱的光程,但我还是忍不住要写,权且作为父亲节的思念吧。
  转眼间,父亲离开我二十年了。二十年来,他的音容笑貌、举止言谈,一直印在我的脑海里,时时刻刻激励我在人生和事业的征途上认真工作,老实做人,把自己内心深处的爱无私奉献给像父亲那样任劳任怨、默默无闻辛勤劳动的人们。
  上世纪五十年代,由于生活所迫,十七岁的父亲一个人背井离乡,从甘肃武威老家来到新疆定居。从此,新疆成了他的第二故乡。他虽然文化不高,但心灵手巧,什么活儿一看就会,干起来又很卖力,很得当地老住户的赏识。两年之后,父亲回老家接来了他的父母、妹妹和弟弟。
  父亲有极强的个性,事情要么不干,干则干出个样来。用他的话说,就是要“出人头地”。当时,除按时参加生产队的劳动外,父亲以他的勤劳智慧与家人一道开垦荒地,种粮食,种树,用以贴补这个人口多的大家庭开销。父亲一生都是忙忙碌碌的,从我记事起就没见他闲过,白天挥汗忙地里的,晚上拨拉着算盘给队里记账,深夜吸着莫合烟思忖着致富“计划”。用他的话说:“吃不穷,穿不穷,计划不好一辈子穷。”
  自包产到户以来,父亲不但科学种田,还发展养殖业,获得了乡里颁发的“致富能手”奖状。当时父亲是村干部,除履行好职责外,他还帮助当地有困难的群众,凡有大事小情包括婚丧嫁娶之事找上门,都是有求必应。父亲的热心得到了大家的认可,他们亲切地称父亲“大眼睛”。这个称呼一直伴随父亲离世。
  父亲常对我说:“我们出身农民,现在条件渐渐好了,你要学好文化,做一个有出息的人。”父亲的这句话在我心中产生了极其重要的影响。
  记得上初中的那一年,父亲托人把我转到四十公里以外的县城上学。父亲送我到学校,临走时,没有说一句鼓励我学习的话,却留给了我八十元零花钱。望着父亲离去的背影,我从内心体会到父亲无言的教诲,理解了父亲送我到县城上学的目的和意义。从此,我一丝不苟地对待每一门功课,认真做好每一件事,以好的学习成绩来报答父亲的厚爱。
  高考结束后,父亲来接我回家。他没有问我考得怎么样,而是带我到县城转了转,还给我买了一套衣服。回家吃饭时,我问父亲:“爸爸,您怎么不问我考得怎么样?”父亲看着我,爱抚地说:“我知道你在学校是刻苦的,尽力学习,你会考好的。就算考不上大家,你照样可以把学到的知识用到生产劳动中。”他说话轻柔缓和,就像林间小溪在明净的沙石上汩汩流过。
  一个月后,录取通知书来了,我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一所师范学校,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
  1987年,我参加工作,父亲用慈祥的目光看着我说:“你要努力干好工作,为我们争光。”在父亲的教诲和影响下,我时刻以严谨的态度和高度的责任感对待工作,因此多次荣获“先进工作者”称号。那一大摞荣誉证书已成为我迈上更高起点的基石。我知道这是父亲身教胜于言传的结果,也是父亲留给我一生享不尽的宝贵财富。
  最难忘的是1995年3月,组织上安排我到家乡任职。当天夜里,我回到家里。父亲轻声对我说:“你在家门口工作,最难过的莫过于人情关了。不要为工作抹黑,不要给公家丢脸。”果然,我上任不久,就有同学、亲戚、父辈的患难知交或直接找我或找到父亲融通关系,求给予照顾。我没有因为私情而开绿灯,父亲也从未对我说“照顾一下”之类的话。凝视着苍老的父亲,我从内心感激他。上学时不懂事,懂事时又在外求学,工作时又在外地,这次回乡工作,使我增进了对父亲的理解。父亲平凡的外表之下,有颗博大的心!
  写到这里,我更加怀念父亲。我未能干出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也没有取得什么显赫的成就,但确信自己是个诚实廉洁、忠于职守、对工作不敢疏忽怠慢的人。我想,父亲在天之灵一定会是平静而欣慰的。
  父亲活着,我生活在他的心里,他的身躯是我人生的路标;父亲走了,他埋葬在我的心里,我的身躯是他正直的墓碑。我为朴实无华、勤劳耕耘的农民父亲感到自豪骄傲!我爱我的农民父亲,更爱普天之下像父亲那样朴实无华的农民!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市场监管局 冯忠文

(责任编辑:)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市场监管报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