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文化->文学天地

常回家看看

访问量:[]
发布时间:2020-08-21 09:53 来源:
分享:
0


  星期五打电话回家,母亲接的,我说明天回家一下。她问有事吗,我说没事,就是回一下家。母亲说,不要回了,休息休息吧,上班也挺累的,来来回回又要花钱。我说我都定了。母亲不再说什么,又说那就浸点儿豆子,明儿做些豆腐。
  我原本在家乡的工商所上班,后来通过遴选调到市里。突然间,我与父母相见变得奢侈起来。七十公里的路不算远,但需要倒三趟车,只有在周末或者小长假回家短暂住几天,而不像以前那样可以随时见到父母。特别是后来小孩跟着我来市里上学,我回家就更少了。
  星期六回到家中,一切照旧,东西摆放仍很杂乱,因为房屋过于狭小。我的心中不由泛起惆怅。父母做了几十年的农民,靠苦力将我们兄弟俩拉扯大。我们先后考上了大学,又顺利地找到了工作。这种情况在农村来说,似乎也算不错。但父母依旧住在他们辛苦建造的小屋内,佝偻着身躯,艰辛地劳作,困守着又少又陡又贫瘠的土地。原本以为我们兄弟俩工作后会改善父母的境况,没想到不但未能减轻他们的辛苦,反而在他们步入年老时又离开他们,还让他们为我们担心,尤其是为我瘦弱的身体担惊受怕。
  小时,我体弱多病,父母半夜抱我到医院是常事。他们曾被告知,我得的可能是难以治愈的病。可以想象一下他们心中的痛!后来,我的病因终于被找到,吃了几个疗程的药,终于治愈。只是至今我的身体仍非常虚弱,让父母一直放心不下。找对象时,母亲期望我找一个身体健康的,对于容貌、工作等条件都无所谓。我到市里工作后,父母总说我们独自带小孩很辛苦,千叮咛万嘱咐,要我一定保重身体,却从不把自己生活的艰辛挂在嘴上,甚至受了委屈也不告诉我。
  每次回家,母亲都停下农活儿,忙着给我做菜、烧饭,还为我准备些油、菜、豆腐、饺子,还有腌制的鱼、肉,以及挑着这些东西的小木棍。常常是我空手回家,却肩挑背扛离开。有时我带点儿东西回去,父母总说太贵、浪费钱,或者说不喜欢,下次不要买了。我给他们点儿零用钱,他们总说现在还不是用儿子钱的时候,我们需要用钱的地方更多。
  我在家会和母亲聊聊家长里短。一次,母亲感叹,他们年纪大了,挣不来钱了,要不然也盖幢房子,这样我们回家就不用住在外边,小孩子也愿意回去,大家就可以在一起多些时间。我的心头一动:原来母亲是如此渴望我们常回家!虽然她口中让我不要回家,内心却是如此期望!上一次回家,临走时母亲送我出来,叹道:“你回来我是高兴的。”母亲的高兴溢于言表,却透露着一丝哀伤。我的内心真不是滋味。
  回想那年,我在遴选中一举夺魁,大家纷纷向我道喜,母亲却说她不想我离开。我告诉她,这是许多人梦寐以求却得不到的。母亲默然。直到现在,她仍然会对我说:“要是你还在这里上班就好了。”是啊,我的离家,让母亲心中不踏实、失落了。其实,我何尝不是这样!“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父母一天天老去,身体又不太好,我和他们聚少离多,让我的心中不安。
  岁月不饶人,岁月更不等人。在父母的有生之年,我一定要尽到做儿子的责任,常回家看望,安抚他们的孤独与失落,让他们晚年安享儿孙陪伴的幸福。

□安徽省黄山市市场监管局 王雨沐

(责任编辑:)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市场监管报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