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法律法规->法律研究->案例分析

电子商务领域专利案件的侵权认定及快速处理

——解析浙江温州某汽车用品有限公司与林某专利侵权纠纷行政裁决案

访问量:[]
发布时间:2020-08-26 10:04 来源:
分享:
0


  2018年11月30日,专利权人浙江温州某汽车用品有限公司发现林某未经许可在某网络电商平台经营的网店上销售和许诺销售的地垫、猫砂垫等系列产品的技术方案与其拥有的一项“汽车脚垫”的实用新型专利技术方案基本相同。针对该涉嫌侵权产品,专利权人向某网络电商平台提出下架申请,但未被受理。专利权人认为,林某销售和许诺销售的产品侵犯了其专利权,向温州市知识产权局提出处理请求。
  温州市知识产权局及时完成案件受理审批程序,组成合议组办理该案,向林某送达请求书及证据材料副本。在询问过程中,林某对其在某网络电商平台经营的网店上销售涉案产品的行为无争议,但认为其行为不构成专利侵权。

厘清审理脉络
  专利权人称,其是实用新型专利“汽车脚垫”(专利号:ZL201520789058.9)的专利权人,该专利于2015年10月13日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出申请,2016年2月24日获得授权,至今有效。专利权人认为,林某未经其许可,擅自在某网络电商平台经营的网店上销售涉案产品,侵犯了其专利权,请求温州市知识产权局依法责令林某立即停止销售、许诺销售侵权产品的行为,责令某网络电商平台对涉案链接下架处理。
  林某辩称,其所销售的产品系一款猫砂垫,并非汽车脚垫,且涉案专利的评价报告显示,该涉案专利不具备创造性,属于无效专利。根据专利权评价报告中引用的两篇对比文件显示,其销售的产品属于现有技术。
  某网络电商平台辩称,其并非经营者,且在本案受理后,已经对涉案链接采取下架等必要措施,不应再承担责任。
  在审理期间,由于各方明确表示可以由温州市知识产权局对本案书面审理,根据《专利行政执法办法》第十六条的规定,该局以书面审理方式进行审理。

精析技术要点
  经过前期准备和书面审理,温州市知识产权局梳理了本案争议焦点:一是专利权评价报告对涉案专利的创造性予以否定,是否可以据此认定涉案专利是一项无效专利?二是以专利权评价报告中引用的两篇对比文献相结合,能否构成现有技术抗辩?三是林某销售的是地垫、猫砂垫等产品,与涉案专利“汽车脚垫”是否构成相同侵权?
  针对争议焦点一,温州市知识产权局认为,专利权评价报告是专利行政部门在处理实用新型专利和外观设计专利侵权纠纷案件过程中用来参考评价涉案专利技术性的一种证据。《专利审查指南》规定:“专利权评价报告不是行政决定,因此专利权人或者利害关系人不能就此提起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据此,国家知识产权局作出专利权评价报告的行为不属于行政机关的具体行政行为,仅为国家知识产权局出具的一份参考意见。评价报告中对已授权专利作出的是否具备专利性的技术评价并不具有强制性,其结论只有与专利案件中的其他必要证据相结合才能发挥其适当作用,不能仅依据专利权评价报告就认定涉案专利是一项无效专利。另外,对一项已获授权的专利权来说,只能通过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的无效宣告程序来确定其效力,无论专利权评价报告的结论如何,在没有经过专利无效程序时,该专利仍然是有效的。因此,虽然专利权评价报告对涉案专利的创造性予以否定,但不能据此认定涉案专利是一项无效专利。
  针对争议焦点二,温州市知识产权局认为,在专利侵权纠纷行政裁决的侵权判定规则中,现有技术抗辩是指被诉落入专利权保护范围的全部技术特征,与一项现有技术方案中的相应技术特征相同或者等同。在适用现有技术抗辩时应当注意单独对比原则,即只能将被控侵权技术方案与一份现有技术作单独对比,不得将多份现有技术组合与被控侵权技术方案对比。另外,现有技术抗辩的效力在于阻止请求权的行使,而不能变更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也不能否定专利权的效力。因此,林某以专利权评价报告中引用的两篇对比文献相结合作为现有技术抗辩,不能成立。
  针对争议焦点三,温州市知识产权局认为,本案中,被控侵权产品与涉案专利其实在本质上均属于脚垫产品。根据涉案链接中的文字描述“这是一款多功能垫子,适用于猫垫、狗垫、进餐垫、地垫,由于材料的设计独特性,除了猫砂垫外,还可以设计成各种家用地垫、门垫、车垫、床垫、浴室洗澡垫”,被控侵权产品同样具有车垫的用途,只是在涉案专利“汽车脚垫”的基础上,增加了猫砂垫、家用地垫等其他用途性的技术特征,但仍然体现了车垫的用途。此外,从技术方案所要实现和预期取得的效果来看,被控侵权产品与涉案专利均是为了能够将泥土、脏物、粉尘不带入特定区域,两者所解决的技术问题、技术方案和预期效果实质上相同。因此,虽然林某对涉案专利“汽车脚垫”在用途方面增加了技术特征,但仍然构成侵权。

明晰难点问题
  在线上侵权、线下维权的过程中,往往会出现专利权人投诉网络平台作为连带的侵权行为人,但因为网络平台上的卖家涉及全国各地,管辖权难以确认。对此,《电子商务法》第四十二条规定了“通知+删除”规则:知识产权权利人认为其知识产权受到侵害的,有权通知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通知应当包括构成侵权的初步证据。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接到通知后,应当及时采取必要措施,并将该通知转送平台内经营者;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对损害的扩大部分与平台内经营者承担连带责任。《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九十五条同样延续了这一规则。
  温州市知识产权局认为,电商领域专利侵权纠纷“通知+删除”规则的设立,旨在解决电子商务领域侵权行为人涉及面广、取证难的问题,对减轻权利人诉累和维权成本、提高专利侵权纠纷行政处理效率起到重要作用。从尊重立法目的的角度出发,对于网购平台来说,收到专利权侵权行政投诉和司法诉讼函,均系一种“通知”行为。因此,网购平台收到“通知”后,如果置之不理,对之后因侵权行为所引起的损失承担连带责任。
  在具体操作过程中,经办人员要仔细审查专利权人提出的其他涉案链接与案件中的链接内容是否基本相同,如产品描述、实物图片、数据参考、评价内容等基本相同,有理由认为系同一款产品。在初步认定链接中的产品与涉案产品一致的情况下,可以向网购平台建议下架,给予网购平台一定的期限与涉案链接卖家沟通。如涉案链接的卖家有相关证据证明其销售的产品与涉案产品不同,可以免予下架,但如果有其他证据证明卖家作出虚假陈述,网购平台可以实施诚信惩戒,并给予相关处罚;如无法证明或者提出与专利权不同或者以现有设计提出抗辩理由,应当不予采信,并告知该卖家及时向法院提出不侵权之诉。
  根据现有证据,温州市知识产权局认为,林某存在销售、许诺销售涉案产品的行为,且其产品落入温州市某汽车用品有限公司专利权的保护范围,构成侵犯专利权行为。该局作出行政裁决,责令林某立即停止销售、许诺销售侵权产品的行为。因某网络电商平台对侵权产品链接已经及时删除并作下架处理,故不再承担相应责任。
  本案作出行政裁决后,专利权人凭该行政裁决书陆续在其他网购平台发起专利侵权投诉,均取得比较满意的效果。本案的办结,为快速解决电商类专利侵权纠纷、推动行政裁决简易程序制定起到较好的示范作用,是温州市实施知识产权“严保护、同保护、快保护”的重要实践,为促进电商领域专利行政裁决快速处理提供了实例。

□浙江省温州市知识产权局
  仲 夏 卢 珊

(责任编辑:)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市场监管报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