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文化->文学天地

哦,外婆

访问量:[]
发布时间:2020-12-11 09:58 来源:
分享:
0


  外婆去世许多年了,我常常想起她。
  我从出生八个月开始,就跟外婆一起在乡下生活,一直到十岁转学离开。外公做点生意,见面的时候很少,加之他很严厉,我总避着他。外婆说那时她的农活儿很多,只好背着我干活。我一岁多时,她常把我放在田里,跟她喂的鹅儿嬉戏。外婆放些高粱秆之类的吃食让鹅儿去啄,有时我会与鹅儿争抢。可能是这个缘故吧,我的脖颈现在还是细长细长的。
  我的爸爸是军官,妈妈随军到部队,于是外婆成了我的保护伞。一次,爸爸回来了,跟外婆一起到学校了解我的学习情况。老师说:“这小鬼挺机灵呢,要是我们这个乡火车通了,能动用火车皮拉奖状的话,可以考虑给她发一张。”回来的路上,爸爸阴沉着脸,像是老天马上要下雨。幸好老师没有告诉他我经常逃课的事,也没有告诉他我跟小伙伴们去堆雪人忘了期末考试差点儿被学校开除的事。要是爸爸知道了,不打我个半死才怪哩。外婆则一路上不停地说:“我的明娃子会得奖,老师这么说的。”我看见爸爸想笑,一下子却笑不出来。
  后来,爸爸转业到县城机关任职,我也跟弟弟、妹妹到了县城读书。转学考试时,我的语文、数学加起来也没超过五十分,这样的学生在班上只能拖后腿,谁也不想要。几经周折,朱学珍老师发了慈悲收下了我。外婆知道县城小学收留了我,很是高兴。
  十岁那年,我懂得了在班里成绩差的“滋味”,开始认真学习,也是冲着外婆说的那句我会得奖的话。仅半个学期,我的成绩便名列前茅,不仅当上了班干部,还被评上了“三好”学生。外婆听到这一消息,开心得很,放下手中的农活儿,提着鸡和蛋便来看我们。回去后,外婆逢人便说她的乖孙得了奖。可乡下的人总是不信,他们认为,这么顽劣的捣蛋鬼,怎么可能当“三好”学生还得奖呢?
  殊不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我确实得了奖。那时候得奖,或每课平时成绩连续十个一百分,父母会给我们点钱作为奖励。弟弟妹妹得了奖励,我就会给他们讲故事。我常常瞎编一个故事,讲完后就找他们要报酬,说是买故事书看,以便给他们讲更精彩的。爱听故事的弟弟妹妹就会把钱全部掏给我。这些钱我既没用于买零食,也没拿去买故事书,而是把它积攒起来,全部给外婆买了礼物,以致外婆在世时常夸:“明娃最有孝心!”
  后来我参加招干考试,成了一名工商干部。见我穿着一身制服回家,外婆高兴得眼泪都掉下来了。乡村的人也个个夸我有出息。我要接七十多岁的外婆到我那儿去住,外婆考虑到我在读函大,说等我毕业后再来。可是,就在我去西华师大参加毕业论文答辩那天,一个溢着花香、孕着果实的日子里,外婆走了。
  外婆啊,要不是我继续读书,我定会背着您逛街,背着您去逛商场,背着您去火车站赶火车,背着您去渡口坐轮船,背着您去飞机场坐飞机……可一切都未来得及。听爸爸妈妈说,您去时一双大眼睛盯着他们,一直在问:“我的明娃子呢?我的乖孙呢……”
  回忆往事,泪水已充盈了我的眼眶。外婆,您在天堂还好吗?下辈子,我还要做您的乖孙,一定要带您去外面的世界看看……

□四川省南充市嘉陵区市场监管局 姚明明

(责任编辑:)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市场监管报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