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文化->文学天地

海风吹过岁月的脸颊

访问量:[]
发布时间:2020-12-11 09:58 来源:
分享:
0


  这个国庆节放假去哪儿?我迟迟没有下定决心,一则是单位工作实在太忙,尤其是节假日里生怕随时有事情,不敢跑远;二则是从内心来讲,我还是想去趟温岭石塘。
  当我把去温岭石塘的决定告诉张德友时,他有些激动:“好啊!来吧,老早盼着你来了!”张德友是我1990年在温州武警支队服役时的班长,退伍后历经商海沉浮,如今在老家温岭石塘开了家名叫“海山生活”的民宿。海边长大的他,又回到了有海有山的地方。通过几年打拼,现在“海山生活”已成为温岭石塘一带屈指可数的“网红”民宿,张德友也成了当地小有名气的人物。
  去年五月份,我曾去过一次石塘,回来后还专门写了一篇《那山那海那石屋》的文章,作为“海山”之行的纪念。再去一趟“海山”,我一直有此想法,最直接的原因还是我喜欢那里上百年的石头房子,以及那些压着石块的屋顶瓦片。从它们身上,我总能看到一种不屈的抗争精神。其实,更主要的原因还是想去见一见班长张德友。
  节日的“海山生活”,是城里人慕名而来的天堂。在这里,听海、踏浪、品茗,别有一番味道不说,还可以对话微醺海风,慢跑海滨绿道,聆听山间鸟鸣,放飞心情梦想。得知我来,张班长的战友文军先生也早早在民宿等候。
  夕阳渐渐西下,鳞次栉比又错落有致的石屋被涂上了一层金黄,千年石塘徒然增添了一份别样的厚重沧桑。我们几个战友和来自上海的朋友沉醉在夕阳里,沉醉在暮色海风中,沉醉在“海山生活”的美味和军营往事的回忆里……
  海上已经悄悄生起了明月,我们却浑然不知,依然任凭微醺的海风吹过脸颊,直到玉盘般的明月爬上石屋屋顶,才晓得已近午夜。此刻,我禁不住在朋友圈里发了一组照片,感慨道:“听着涛声品茗,月光如水,与班长忆起当年警营岁月。那山,那海,有幸遇见!”
  在军营,班长张德友是我既敬重又打怵的老兵。他凡事爱较真儿不说,一天到晚脸上没有一丝笑模样,新兵见了他就像耗子见了猫,都是躲着走。尽管这样,我们这些他带过的兵依然想他、念他,或许这就是“军中之母”的魅力吧。我躺在床上,久久未能入睡。三十年前的军营往事,在脑海里放电影般一幕幕再现。
  “叮咚!”手机响起微信信息的提示音,打开一看:“你明天中午前还在海山吗?我十点钟从温州赶过来看你!”原来是我温州服役时政治处的老领导蒋新平主任发来的,他从朋友圈看到我在“海山生活”,要专程赶来一聚。
  次日上午十点钟,蒋主任如约而至。中午时分,我们坐在“海山生活”的露台上,吹着海风,谈着海天,一起畅聊温州军营的往事,一起回忆曾经的那些难忘的苦,还有那些不一般的乐……
  “庆胜,你要用文笔记下我们这次相聚,记住难得的‘海山’雅集。”蒋主任趁机给我下达了一项特殊任务。
  午饭期间,我因为开车没有喝酒。蒋主任破例喝了点酒,且兴致不错,一直喋喋不休地唠叨那些久远的军营往事,故事的主人公不外乎饭桌上的几位战友,一切仿佛就发生在昨天。看得出,此次相聚不光是酒的醇厚,更是那些尘封多年的军营往事被揭盖倒出,由此多了一份胜过美酒的醇香,弥漫了海山的角角落落。
  此时,恰好一阵海风吹过,吹过彼此被岁月雕刻的脸颊。我想,肯定是多情的海风偷听了我们曾经的军营故事,要把它们吹到大海的另一边,吹到我们曾经的军营——曾经战斗过的地方……

□浙江省市场监管局 赵庆胜

(责任编辑:)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市场监管报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