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文化->文学天地

写作与喝茶

访问量:[]
发布时间:2020-12-11 09:58 来源:
分享:
0


  文有文道,茶有茶道;文有文话,茶有茶语。二者有诸多相通之处。大凡美文,亦如佳茗,无不形神俱清、各呈其美,或如绿茶般清新而鲜活,或如红茶般温厚而醇香,或如黑茶般智慧而深刻,或如白茶般清淡而透明,品之赏之,均有提神醒脑、长养精神之功效。
  自古文人多茶情,话茶吟诗、饮茶谈经,啜饮润心、酬和怡情。茶使人神朗气清,心境开阔,有助诗兴文思,激发灵感,故历代文人不仅知茶爱茶享受茶,还以茶入诗,以诗名茶。卢仝有“一碗喉吻润,二碗破孤闷,三碗搜枯肠,唯有文字五千卷”,白居易则是“夜茶一两杓,秋吟三数声”。陆游常常“勒回睡思赋新诗”“手碾新茶破睡昏”,苏轼则是“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杨万里“春风解恼诗人鼻,非叶非花自是香”,张可久则是“舌底朝朝茶味,眼前处处诗题”。这些句子写的虽是茶,但又何尝不是诗论与文话?
  古人如此,今人亦然。现当代关于茶诗茶文的专著多不胜举。鲁迅就常常边喝茶边构思,且写有《喝茶》一文,其所言“须有工夫”与“练习出来的特别的感觉”,也是在说作文。王蒙《茶魂与茶韵》中说,茶是诱惑,是灵感的源泉,有了好茶,就找到了真正的文学感觉。熊召政则说:“茶与诗融,饮者可得大愉悦;茶与道合,品者可得大圆通。”在他们看来,茶道文道早已相融为一了。
  在笔者看来,品茶与写作有很多类似的品质与品味。茶是心灵之水、性灵之饮;文是心的表达,最贵“独抒性灵”。千古文章写性情,或豪放,或婉约,或清远悠扬,或荡气回肠,性情不同、风格各异,这也与泡茶喝茶论茶有异曲同工之妙。茶有千滋百味,洋溢万种风情,或清淡,或温婉,或苦涩,或甘甜,但最终归为一体。茶与文都得能给人以无尽的回味。茶叶煎煮的是自己,受益的是别人,茶水清香怡人,让人止渴提神。写作亦如此,煎熬的是心血,奉献的是精神营养。好文章正如清茗一杯,沁人心脾,能启迪思想、温润心灵,能让读者醍醐灌顶,豁然开朗。
  喝茶让人静心,让人从容,让人专注,让人单纯,让人“纯粹而不杂,静一而不变”。这又通了写作的机窍。凡为文者,莫不求静。因为静乃“驭文之首术,谋篇之大端”,所谓“陶均文思,贵在虚静,疏瀹五藏,澡雪精神”(《文心雕龙》)。只有静,才能思接千载、视通万里,精骛八极、心游万仞,才能“观古今于须臾,抚四海于一瞬”。只有静,才能听见自己的心声,照见万物的本性。
  写作之“静”体现在两个方面:客观上,与喝茶一样,写作需要静的环境;主观上,写作需要心理的宁静,抛弃杂念,排除干扰,气定神闲,进入状态。正如林语堂所言:“茶有一种本性,能带我们到人生的沉思默想的境界里去。”当此之时,内心因宁静而澄明,思想因凝神而专注,主题因纯净而鲜明,思路因虚静而明晰。写作之于喝茶,就是让身心充分沉浸在幽幽茶香与文思之中,这时时间仿佛已经停止,而思绪则如茶叶般袅袅升腾,无数的意念思绪宛如片片嫩叶在心空上下漂浮、翻卷舒展,然后一行行文字落在纸上,那文字也仿佛有着茶一般淡淡的清香……
  古人云:“煮茗对清花,弄琴好知音。”“半壁山房待明月,一盏清茗酬知音。”在喝茶人眼里,不同的茶在不同时刻能带给人不同的感受。珍藏一杯好茶,等候的也是知心的人。这也正如写作,“酒逢知己饮,诗向会人吟”,“文章知己即知音”,有些心语,只有知心的人才会听得到,才能有感觉,才能品出味儿来。
  茶艺茶道,文法文道,都可以归结为“道法自然”。文道茶道都是人与自然的精神联系与心灵感悟。文章写到一定时候与喝茶喝到一定境界一样,讲究的都是人与自然的感性交流和精神融通。写作之触景生情、情景交融,与喝茶者由茶生情、传情入茶,有同样的情致。写作写到一定时候,就可能不再追求文采的绚烂与辞藻的华丽,而是追求质朴无华的自然天成。贾平凹写《茶事》说:“真正的茶是原本色味的。”这是就喝茶而言,而就写作而言则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一语天然万古新,豪华落尽见真淳。”
  茶道与文道相通之处还有很多。茶道如文道,讲究规矩、力推品质,一言一语字斟句酌,字里行间无不体现着作者的用情用心。文道如茶道,不能急功近利,需在茶香氤氲里、潜移默化中释放自己沁人的清香。一种名茶的出现,需要品种、光照、水分、呵护,还有采摘、制作、泡制等综合因素共同起作用。即便是一杯茶,喝入口中,也是先苦后甜。而一篇精品文章的形成,同样需要十年寒窗苦,香自苦寒来,它与写作者的才学识力、思维格局等综合素质密切相关,唯有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方能称为文章之精品。
  茶有两种姿态:沉与浮。文章也常有两种表现:实与空。言之有物则实,言之无物则空。茶要趁热喝,身才能温暖;文要用心写,情才能深挚。茶要趁热喝,才能原汁原味,温润肺腑;文要趁热写,才能趁热打铁,一气呵成。因为趁热写,才能保持思维的连贯性,才能使新鲜的感受、饱满的激情、闪光的灵感在笔下得到充分发挥。饮茶人和写作人都离不开两种姿势:拿起与放下,只是杯与笔的不同而已,而最美的文与至味的茶,无不是行到山穷水尽处,正是坐看云起时。
  茶从口中入,文自心间生。王蒙说:“茶是魂,是韵,是趣味,是机智,也是微笑与漂移,舞蹈与飞升。”写作又何尝不是如此?说到底,茶与文所蕴含的无不是茶人与文人的人生情怀、生命体验和情感表达。有时心想,一个人最美的日子,莫过于有一方属于自己的空间,做书房亦做茶室,不需很大,也不用奢华,一书桌,一茶席,一束插花,两把木椅,沏一杯清茶,展一纸素笺,借茶烟升华,助淡远之思,让茶心淡淡,文心悠悠,在茶香与书香的弥漫中追忆似水流年,聆听内心的声音。

□河南省市场监管局 张英俊

(责任编辑:)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市场监管报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