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文化->书画摄影

十点半的地铁

访问量:[]
发布时间:2020-12-25 09:38 来源:
分享:
0


  2016年年底,我第一次走进南昌地铁车厢。这距离一号线正式开通运营,已经整整过去了一年时间。在生活的很多方面,我都觉得自己属于后知后觉那一类。城市的变化、街道的易妆、川流不息的汽车疾驰而过卷起的尘烟,总是绕过我的目光,悄无声息地进行着。
  2019年年初,因为工作上的原因,我也成了地铁常客。每周一凌晨,我得赶乘余干县城开往南昌的最早一趟班车,七点钟前后到瑶湖西地铁站,再乘一号线转二号线,直到卧龙山站下。每周五下班后,再往回走同样的线路,途径同样的站点。倘若下班晚了,有事耽搁了,下了地铁已见浓浓夜色。因为很难等到回县城的车,经常很晚才能到家。
  一周之中的其他几天,我在南昌市租住,同样靠地铁奔忙。每天早上,从租住地出发步行约一刻钟,到达高新大道站挤上一号线。上班早高峰,这个点基本上是没有空座的,能找个地方落脚站着就很不错了。然后至地铁大厦站转二号线,到卧龙山站出。前前后后,得花一个多小时吧。苦中作乐,途经站点的地名和大致到站时间,我便记下来了。在不同的地铁车厢,我锻炼了自己同样的站功,接连写下了《过卧龙山》《出艾溪湖西》《这一天的故事》《一条路的日常》《余生渗透了岁月的烟雨》等诗文,陆续发表在一些大大小小的刊物上。这也算是南昌地铁给我的奖赏吧。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一天的工作终于结束了。下班,要么还是经卧龙山站回租住地,要么就搭乘同事的车走一段,到前湖大道站上地铁。随着卧龙山站末班车时间的调整,我回程赶地铁的时间也一再推迟了,经常得赶晚上十点半左右的地铁,这还算是较为理想的状况。偶尔也有手头任务未完成,导致错过了地铁末班车,先打一段车,再到秋水广场站转一号线。偶尔也会待在办公室加个通宵班,但到了凌晨三四点钟,上下眼皮打架,实在撑不住了,便摊开简易床,凑合着眯上一会儿。大多数时候,还是能赶得上十点半的地铁的。
  “十点半的地铁/终于每个人都有了座位/温热的风/终于能轻轻地静静地吹。”2017年湖南卫视《我是歌手》第九期现场,“音乐诗人”李健在妙曼的夜色里倾诉。那是我在艾溪湖畔第一次听到《十点半的地铁》这首歌。那样清澈柔美的声音,像在述说一个陈年的故事,又像在勾勒一幅淡雅的素描。往事与现实交错,灯光与星光呼应,有着催眠曲一般的特质。温热的风,温热的慢镜头,在十点半的地铁车厢次第铺开。
  “十点半的地铁/终于每个人都有了座位”,这也是不一定的。因为二号线从南昌西高铁站而来,乘客还是蛮多的,特别是延长了运营时间以后。但人流量相比其他时间段,还是明显少了许多。这个时候我们所看到的,多是疲惫的脚步、疲惫的眼神、疲惫的身影。当月亮开始觊觎这座城市的喧嚣,卧龙路的路灯投下羸弱的身影,人们各自裹紧了衣裳,将自己完整地交给十点半的地铁。不想说话,也无话可说。微信也懒得去看,新闻也不想去看,怎么舒服就怎么靠着。
  “身边的姑娘胖胖的她/重重地靠着我睡/我没有推我不忍心推/她看起来好累”,“对面的大叔/在鼾声之中张大了嘴/旁边的阿姨左摇右晃/她睡得找不到北/身边的妹妹和朋友谈谁/是是非非”。是父母,是孩子,是爱人,是同事,是邻居,是朋友,或者素未谋面的路人,但人们的疲倦与疲倦之间并没有什么差异。生活那么强大,我们冒失一回、失态一回、打一会盹儿,又有什么不可以呢!地铁那么长,疲倦只是一抹停顿,一份心灵的休憩与唤醒而已。人们忙碌了一天,累了,困了,疲倦了,这是我们奔波过后的时间再现。每一个疲倦的身影,每一种疲倦的姿态,都如此的普通,又如此的坚强和无可取代。
  “我也疲倦了/这是我唯一不失眠的地方/悲伤的难过的/在这里我没有力气去想/城市的夜在头上/沉默经过它的心上/尽管它千疮百孔/仍在夜里笑得冷艳漂亮”。我已经习惯了在这样的时间与空间,在地铁车厢深处再做一次逗留,将进进出出、上上下下的乘客们仔细阅读到深夜。十点半,甚至更晚的流动的地铁,毫不介意地包容了我们满身的躁动与尘垢,让我们的内心获得短暂的安宁,感知别样的默然。
  地铁,是大地身体里最独特、最大度的交通使者。它内心宽敞,全身透亮。它迷恋并且深入城市的身体,总是不自觉地替代城市默默修行,默默承载人们的出发与抵达。十点半的地铁,尽管姗姗来迟,但终究带着归途的祝福和箴言,身心已然填进一片璀璨的星空,放飞了一群提着灯笼的萤火虫。“我也疲倦了/这是我唯一不失眠的地方/沉重的烫手的/在这里都可以暂时放放”。累了,肉体在打盹;困了,灵魂在梦游;疲倦了,人们的脸上刻满奔波与煎熬、奋斗与波澜、梦魇与光明。时光和日常的生活紧挨在一起,被一只只无形的大手掳走,被苍劲有力的风掠走,无穷无尽,无声无息……
  “等到了站下了车/余下的路还有好长/不去想管它呢/让风吹在我脸上”。在城市里劳作的人们,生活的哲学里并没有那么多浩渺和粗犷,这是与庄稼地里的拔节不一样的表达。但同为生命的传递者、耕耘者,我们前行的路途同样充满四季绚烂,同样布满日月星辰。我们一步一个脚印的姿态,同样是无数记忆的叠加、无数开拓的叠加、无数重复的叠加。叠加,是生活的内涵。余下的路,则是生活的外延。重整行装,不惧风雨,继续前行。
  快要到站了,我想起了印度著名诗人、文学家、哲学家泰戈尔说过的话:“上岸之前,我们是陌生人;来到你的岸上,我是你的宾客;离开你的岸,我们是朋友。”十点半的地铁,你承载了我、陪伴了我,我会默念你、珍惜你、祝福你。我曾无数次踏着深沉的夜色,漫步在你的胸膛、你的肌肤、你的五脏六腑。你是城市的讲述者,我是你的倾听者。我们相互感知、相互致敬。我们感知过的东西,留下了时间的温度;我们致敬过的艰辛,又温暖了这个世界。
  十点半的地铁,比我们想象的更加坚韧、守恒。人这一生,会经历很多磨难。搭乘一趟十点半的地铁,做一个坚忍有恒的人。

□江西省市场监管局 李 晃

(责任编辑:)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市场监管报 版权所有